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网吧证

第三章 网吧证

        “你关心拆迁干嘛?”老妈周娅在厨房里听到了,说:“你下学期就要高考了,好好读书复习,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有我和你爸。”

        “男孩子大了,关心点社会时政没坏处,免得读书读傻了。”

        赵涛在教育上一向很开明,放下手里的书,点点头说:“从城市发展的大方向来看,城中村拆迁势在必行。城中村环境差,人员组成复杂,不利于城市规划建设,还容易产生社会不稳定因素,现在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城市的土地只会越来越稀缺,高岗村在一环内,位置非常好,所以肯定会拆迁。”

        如果让赵泽君来分析城中村的弊病,说得肯定比赵涛要全面和深入的多,这不是他水平比赵涛高,而是多出了未来十几年城市经济发展的亲身经历。

        不过他还是装出一副受教的样子,频频点头,耐心的听老爸说完。

        “你可别跟儿子一样想一出是一出的啊!咱们家就这几万块钱,明年儿子要上大学,还有全家的开销,就指望它了。”

        周娅推了推赵涛,暗示他自己很快就要下岗了,家里不能一点积蓄都没有。

        赵涛微微点头,示意明白,继续问赵泽君;“你是怎么想的,不妨先说说。”

        ……

        和家里人聊了一个多小时,赵泽君分析得头头是道,小户型、拆一补一、增购……这些专业词汇,接二连三从赵泽君嘴里跳出来,让赵涛夫妻觉得,儿子好像懂得比他们还多。

        赵涛很欣赏赵泽君的态度,他觉得儿子一定是事先做了充分的功课,才能讲得这么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想要实现目标,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说到最后,赵涛甚至被赵泽君说服了。

        但是,赵家并不准备买城中村的棚户房。

        父母有他们的顾虑。

        以前也有人抱着和赵泽君同样的想法,想赶在拆迁前买房等拆迁赚一笔,可是快十年了,高岗村年年说要拆迁,却一直没动静,那些买了房子想发横财的家伙,钱全部陷在高岗村里。

        产权不清,人员组成复杂,人口太多,种种历史原因,导致了高岗村拆迁难度极高。

        赵泽君当然知道这些都不成问题,可他不能直接对家里人说明,说了家里人也不会相信。

        赵家有三四万的存款,是赵涛从90年代开始,就在外面代课,一节课几块钱一点点攒下来的,全家上有老下有小,赵泽君外公身体还不好,赵泽君明年就要上大学,另外,尽管父母没说,赵泽君也知道老妈即将下岗,老爸的学校也维持不了两年了。

        钱本来就不多,处处都要用到钱,这时候因为自己一个高中生几句话,父母就拿出全部积蓄去买棚户区的房子?

        父母真要是这么干,连赵泽君都会觉得他们两太不靠谱了。

        不能怪父母没魄力没眼光,这年头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房价会像后来那样暴涨,更不会有人能未卜先知,算准高岗村的拆迁补偿条件是宜江市历史上最好的一次。

        赵泽君早就预料到一定是这个结果,其实,他也压根就没看上家里那三四万存款。

        之所以和父母聊拆迁,聊房价,唯一的目的,只是提前做个铺垫,让家里人先入为主的有‘儿子想买拆迁房’的印象,勉强将来自己真的从拆迁改造中赚了一笔,父母过于惊诧怀疑。

        即然这个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要靠自己想办法,赶在明年六月份拆迁公告发布之前,弄一笔钱尽可能多买房。

        刚吃完中饭,家里电话响了。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忽然响了,赵泽君顿时觉得超级亲切,都有多少年没听到过电话铃声了?2016年的时候,很多家庭里已经不装电话座机的,装了也没人打。

        打电话来的是自己的初中同座,绝对铁杆,姜萱。

        名字很女性化,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老爷们。

        萱字的本意,是‘如兰君子’,可是这位姜萱后来十几年所作所为完全和君子没啥关系。

        严格来说,姜萱就是俗称的‘小混混’,高中没考上,在体校混日子,美其名曰:散打运动员。

        毕业后,姜萱做起了铁路拖运,那个年代火车站拖运都有地盘划分,他一个人没背景没来历,受地头蛇欺负。大年三十晚上,他一个人拎着把西瓜刀和对方七八人火并,被砍了八道伤口,足足流了几升血,送到医院去的时候医生都说没必要抢救了,哪知道昏迷中的姜萱居然睁开眼睛,瞪着医生说了句‘放屁’,然后眼一闭,又晕过去。

        还真就给救回来了,出院之后,姜萱第一件事就是又拎着刀上门,笑眯眯问对方能不能给他一块地盘,不给,就继续砍。

        也不知道对方是敬他带种,还是不愿意和这样的滚刀肉闹出人命,最后还真就给他分了一杯羹。

        几年时间,姜萱从拖运起家,开运输公司,做物流,开迪吧酒吧,承包土建工程,成了当地有名的‘老板’,黑白通吃。

        道上人称‘萱萱哥’,后来他做大,敢当面这么叫他的也就赵泽君了。

        按理说,这样一个人和赵泽君应该没什么交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从初中时代就特别投缘。

        姜萱这人混是混了点,可重义气,讲感情,成事在此,最后也倒霉在这上面。

        他手下有个部门经理,女的,二十七八岁,从托运站最艰难的时候开始就跟着他,鞍前马后好几年,眼睛没瞎都能看出来这个女经理对姜萱有意思。姜萱有次喝多酒和赵泽君表示过,再过一两年,他想安定下来,说不定就娶了这姑娘。

        这话没说几天,那个女经理招待大客户,被客户下了药给玩了。这还不算,对方客户压根就是个变态,居然用刀子割了那个女经理胸口的一颗蓓蕾作为‘战利品’。

        姜萱在医院陪了那姑娘一个礼拜,然后一个人一声不吭,把那个变态客户给煽了。

        几天后,姜萱名下所有的产业都被查封,姜萱本人也给抓了起来,判了十八年。

        第三年冬天,姜萱不明不白的死在牢里。

        后来才知道,那个煽货的表叔,是省里的一个大佬。

        姜萱死之前,赵泽君每年都会去监狱探望他。

        姜萱在监狱里经常说的三句话,赵泽君印象非常深。

        第一句,老子还是心软了,要么不弄,要弄就该彻底弄死他;

        第二句,该办的事,不要命也得办,老子知道这次活不成了,我谁也不怨,只怪自己势力还不够大;

        第三句,跟谁斗,别跟天地斗。人再高,高不过天,势力再厚,厚不过地。

        不过现在姜萱距离上辈子宜江市道上大哥还有十万八千里,就是个爱打CS的小混混,天天不上课,技术在同龄人当中非常强。

        赵泽君技术一般,每次都被姜萱虐。姜萱也特别爱虐待赵泽君,美其名曰:帮助落后同志提高。

        “爸我出去下,姜萱找我玩。”挂了个电话,和老爸招呼一声就要朝外走。

        这辈子,无论如何不能让姜萱重蹈覆辙了,上辈子他教给自己的三句话,这辈子,至少要还给他两句。

        “跟姜萱在一块别惹事。”周娅叮嘱说,姜萱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学习爱打架,每次赵泽君和姜萱一起玩,周娅一颗心多少都有点提溜着。

        “孩子压力大,偶尔上网放松放松不是坏事,再说了,姜萱那小子,他妈都管不住他,偏偏听你儿子话,不会出事的。”

        赵涛倒是很放心,还掏了二十块钱塞给赵泽君:“别什么都让姜萱花钱,他爸死得早,家里不富裕。”

        “知道了。”赵泽君点点头,拿钱出门。

        ********分割线*******

        萱萱哥说:这章太短了,晚上8点还有一章。

        萱萱哥说:能不能给几张推荐票,不给,我就继续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