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六章 谁是谁的磨刀石

第六章 谁是谁的磨刀石

        陪于哲打游戏是件技术活。

        赵泽君即不能发挥出真实水准,那样会把于哲打得找不到北,打游戏水平相当才有意思,差距太大总被虐,于哲很快就会失去和自己一起玩的兴趣;

        同时,又不能让于哲察觉出在故意防水,那比被虐更没有意思。

        这不是在打游戏,这是在演戏。

        接下来一个多小时里,换了三张地图,赵泽君始终很稳定的掌控着局面,在他的有意识控制下,双方的战绩呈现犬牙状,交错上升。

        战绩上,于哲占据上风,胜利总次数压过赵泽君一头,但是双方的差距非常小,赵泽君的比分紧追其后,随时都可能追平反超,于哲必须全力以赴才能保持住微弱的优势,还得靠着些‘运气’。

        当然,这些‘运气’都来自于赵泽君。

        每一局战斗,于哲打得都很辛苦,经常是火并好几轮,最后自己只剩下一丝血皮才能干掉赵泽君,双方子弹全部打空进行匕首白刃战得情况屡见不鲜。

        越是这样,于哲反而越起劲,整个人都杀红了眼,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烟灰落了一身都浑然不觉,不时爆发出几声神经质一样的吼叫!

        网吧里来了个神经病……

        赵泽君一边打游戏,一边注意着于哲的状态,很满意于哲‘神经病’发作。

        上辈子玩过很多游戏,从最早的手机游戏贪吃蛇,到大型网游,穿越前流行的简单网页游戏,十几年的游戏经验,赵泽君非常清楚游戏玩家最需要的是什么。

        六个字:紧迫感,成就感。

        局面越胶着,双方差距越小,紧迫感就越大,游戏者才会全力以赴的去投入;差距太大会让玩家丧失在游戏里奋斗的动力,索然无趣;

        营造紧迫感的目的,是为了胜利,获得成就感。同样是胜利,经过一番努力胜利,甚至是千钧一发命悬一线才赢得胜利,能让成就感最大化,比轻而易举的平推更爽。

        上课的时候觉得每一分钟都无比漫长,一进网吧时间就过得飞快,眼看到了六点半,高三学生压力大偶尔放松没问题,玩得太久就不像话了,毕竟还有不少作业要写,赵泽君退出了游戏。

        不能一次性喂饱于泽,饥渴营销,这次吃不饱,才会想着下次。

        于哲意犹未尽,揉着因为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酸疼的脖子,对赵泽君说:“呼呼,太爽了!我还是第一次玩得这么爽,赵泽君,我发现你的水平其实很不错啊,差一点点就能追上我了,有几局你要是运气好点的话,很可能会赢!”

        赵泽君心里好笑,这家伙压抑太久,偶尔给他爽一次就忘乎所以,这么不要脸的话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说得出口……

        不过这正是赵泽君的目的,就是要让于哲爽!

        “不行不行,今天输得太憋屈了,明天再来杀!”赵泽君说。

        “好,一言为定!哎呦……”于哲用力一点头,结果扭到脖子了。

        网费是于哲付的,还有两罐可乐。可乐六块钱,比网费贵一块钱。

        这次赵泽君就没抢着买单,在交往的初始阶段,他要给于泽一种双方平等的感觉。

        于泽这种人从小受到官僚家庭的熏陶,绝对要比同龄男生要敏感得多,自己之前和他仅仅点头之交,如果忽然之间大献殷勤,对方很可能会产生防备心,反而过犹不及。

        但是这种官二代,骨子里同样有骄狂的一面,如果一切都是他花钱,他不会在乎这点钱,可时间久了,会把自己当成一个跟班的,甚至从心底里看不起自己,将来再找他办事,不好开口。

        投其所好,不卑不亢,若即若离。

        这一套男女通杀,赵泽君很懂。

        ……

        接下来一段日子里,于哲体会到了从所未有的愉悦感。

        每天放学,他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求着其他同学带他一起去玩,花了钱还被人冷嘲热讽。

        下课铃声一响,于泽就收拾好书包,跑到赵泽君课桌旁边等他,然后两个人一起下楼拿自行车,骑车去网吧。

        于哲和任何人打cs都是被虐得料,难得能遇到一个比他还弱一点点的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那种‘大家都很弱但我比你强一点点’得状态让于哲充满了成就感!

        喜欢和赵泽君一起玩,除了两人游戏水平差距不大,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

        在赵泽君这里,于哲可以找到尊严。

        并不是因为他打CS能赢赵泽君。

        于哲心里明镜似的,班上大部分同学瞧不起他,觉得他除了家里有点钱,老爸是当官的之外,再没有任何优点,学习不行,打篮球踢足球不行,文艺也不行,长得还不帅。

        偶尔带他玩玩,完全是看在钱的面子上。

        但是赵泽君不一样,他从来不会说‘你不就有点钱嘛’、‘你就靠着你爸’之类的话,在一起玩即没有因为他有钱就处处都吃他得喝他的,也没有为了表现出骨气而刻意不花他的钱,更从来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过他。

        在赵泽君面前非常放松,不用如履薄冰,不用刻意讨好对方,也不必故意表现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做怎么说,不用生怕惹得对方不高兴以后不带自己玩而小心翼翼的去说话做事。

        于哲没有兄弟姐妹,班上同学都瞧不起他,虽然在经济上很宽裕但是父母工作都太忙,他很孤独,非常渴望一个像赵泽君这样的朋友。

        总而言之,于哲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自从上高中,尤其是情书事件之后,于哲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和赵泽君相比,其他那些同学简直就是牲口!

        想到这于哲就一肚子火。大家都是同学,我又没得罪你们,还花钱带你们玩,你们凭什么看不起我?不就是因为我爸是局长,我给女孩子写情书被拒绝了吗?

        他妈的,不管怎么讲老子还敢追,敢写情书,你们呢?全班男生有一半都暗恋夏语冰吧?可有几个人敢去追?你们这帮怂蛋,也有资格看不起老子?!

        越是对那些同学窝火,于哲越是觉得赵泽君亲切。

        连于哲父母都看出了于哲的变化。

        以前,于哲天天赖床不愿意去上课,临出门之前磨磨蹭蹭的,搞得像是上刑场一样;晚上放学回家,经常是耷拉着脸,垂头丧气,问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写个作业都能写睡着了。

        这几天,于哲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定时6点半起床,干脆利落的刷牙洗脸,胡乱吃几口早点就兴冲冲的背着书包出门,不知道的,还以为恐怖分子背着书包去炸学校……晚上回家,虽然比平时稍微迟了一个多小时,可是精神头非常好,回来之后立刻就写作业。

        在吃饭的时候,居然还一概往常的沉闷,好几次主动和家里人聊天。

        “我说老于,儿子是不是早恋了?”于哲老妈背后跟丈夫议论这事。

        于哲老爸,工商局副局长于今正在看参考消息,头也不抬的说:“早恋?早恋好啊,上个学,顺便把个人问题解决掉,一举两得。”

        “你瞎说什么呢!”于哲老妈急了,一把就把报纸给扯掉,“一天到晚就看报纸,这些新闻比你儿子还重要啊!明年儿子就要考大学了,谈恋爱哪有时间学习?!再说了,高中生谈恋爱,能有什么结果?”

        “嗨女人家,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于哲老爸无奈的摇摇头,说:“文凭这个东西,就是一张纸,拿了这张纸还不是为了找工作赚钱?咱家不缺钱,儿子不是块学习的料,考不上国内大学我就送他出国……”

        “对对对,出国好,外国文凭比国内大学吃香,不过千万不能去美国啊,太危险了!你听说没,上个月连世贸大厦都给炸了,你说说,这些恐怖分子胆子怎么这么大?”于哲老妈插嘴说。

        “我当然知道!你别跑题,说咱儿子呢,跟世贸大楼有什么关系!”于今挥挥手。

        “哦,对对对,说儿子。”于哲老妈说。

        于今这才接着说:“咱家只要我不倒,儿子将来工作不存在问题,经济也不用发愁,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儿子的性格,于哲这孩子内向,社交能力不行,何老师好几次跟我说,他在班上人缘很差,没什么朋友。”

        “你说说你,为人处事八面玲珑,儿子怎么一点都没遗传到呢。”于哲老妈忧心忡忡。

        这夫妻两都在政府单位工作,深知社交能力要远远比学习成绩重要的多,所谓文凭就是块敲门砖,有于今在,大部分单位于哲都可以直接破门而入。

        “儿子最近的表现,明显是有了新朋友!不管是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都是好事嘛,儿子交朋友,我们应该支持鼓励。”

        于今笑笑:“如果真交了女朋友也不错,趁着年轻输得起,在女人这方面,历练历练,女人嘛,就是男人的一块磨刀石……”

        “你们男人居然是这么想的?!”于哲老妈再一次打断了于今,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于今鼻子,瞪眼问:“那我是什么,也是你的磨刀石喽?来来来,我看看你这老头子,刀磨得有多锋利,想干嘛?”

        “嗨,说儿子呢,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你们这些女人……不可理喻!”

        “你说,是不是嫌我人老珠黄,想到外面去找野女人了?!”

        “你这老娘们,怎么年纪越大,心眼越小!”

        “好嘛,真话说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嫌我年纪大了,没小姑娘水嫩!于今,你当初为了从农村回城,追我的时候怎么不嫌弃我?!”

        “行行行,我不跟你吵,我上班去,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