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大眼妹和小眼睛男人

第七章 大眼妹和小眼睛男人

        高三周六补课。

        下午最后一节课才上了十几分钟,于哲就坐不住了,回头冲赵泽君挤眉弄眼,赵泽君趴在桌上打瞌睡没瞧见,于哲写了个纸条传过来,问晚上是去暴风玩,还是去吃烧烤。

        赵泽君用嘴型回了一句‘炸串’,开什么玩笑,火锅多贵啊,一次火锅钱够吃一个礼拜炸串了。

        纸条是通过同座何辉传过来的,何辉看到了纸条内容,酸溜溜的说:“最近生活质量不错吧,于哲可是大款。”

        赵泽君笑笑没解释。

        前后两辈子,赵泽君都不太喜欢何辉。

        这家伙属于班上的‘风头人物’,成绩好,长得帅,家里条件比较差父母都是农民,所以学习肯吃苦,做人爱钻营,非常有眼力见,给老师端茶倒水擦黑板尤其积极,很受何老师的宠爱。

        倒不是赵泽君势利眼因为何辉穷就看不起他,赵泽君有不少家庭条件差、农村走出来的朋友,唯独和何辉处不来。

        气场不合,相互看不起。赵泽君觉得何辉这人心胸太窄,给人一种阴阴的感觉,有点像最近热播的家暴电视剧别和陌生人说话里那个心里变态的男主角,自卑和狂妄并存,还特别敏感。

        何辉则看不惯赵泽君这些城里孩子的做派,说话常常阴阳怪气夹枪带棒。

        坐了三年同桌,却算不上朋友。

        就在这时候,坐另外一排的夏语冰,也传来一张纸条给何辉。

        和班上大多数男生一样,何辉也暗恋夏语冰;还是和大多数暗恋夏语冰的男生一样,夏语冰对何辉向来也是不假颜色冷冰冰的,忽然接到梦中情人递过来的纸条,何辉愣了一下。

        夏语冰给我传纸条?!

        夏语冰冲赵泽君努努嘴,示意让他把纸条给赵泽君。

        何辉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一股无名火冲上脑门。

        凭什么!

        见他拿着纸条不动,夏语冰眉头微微皱了皱。

        何辉赶紧压住心里的火气,把纸条递给赵泽君,语气酸酸的说:“你最近挺忙啊,男女通杀。”

        赵泽君没搭理他,展开纸条看了看。

        何辉也厚着脸皮凑过来看。

        一行笔势略带锋芒,却很秀气的小字。

        字不错,内容却莫名其妙,两句不怎么样的打油诗。

        ‘周一复周一,周一何其多’

        何辉一愣,这什么意思?

        愣了一会,讪讪的嘀咕了一句‘嗯,挺有意境的’。

        “屁的意境。”赵泽君鄙视的望了何辉一眼。

        他一开始也没看懂,用了好几秒才明白过来。

        上次给夏语冰让自己送她回家,当时自己急于把重生的记忆记录下来,说明天,她说明天是周末不上课,自己又改口说周一……

        这都过去快一个月了,所以是‘周一复周一’。

        打下课铃,班上同学没一会就走了七七八八,教室里除了四个值日生留下来打扫卫生,就只剩赵泽君夏语冰和于哲三个人没走。

        夏语冰趴在桌上,装作在写作业,不过一看就知道其实在等人。

        于哲最近打cs占据上风,人有点膨胀,好在他再怎么膨胀,也不会认为班花等的是他,试探着问赵泽君:“今晚,还去玩不?”

        一边悄悄的冲夏语冰方向努努嘴。

        赵泽君还没开口,夏语冰忽然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于哲一眼,一句话没说。

        夏语冰这类冷冷的女生,身上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大多数男生在暗恋之余,其实多多少少有点怕她,于哲被她盯了一眼,寒毛都要竖起来了,讪讪一笑:“哦哦哦,我明白我明白,泽君,那我先走了啊,改天再约。”

        说完,背着书包逃出教室。

        “你吓唬他干吗。”赵泽君冲夏语冰说。

        “我有吗?”夏语冰一脸无辜。

        “都说了,你眼睛大,盯着人看怪吓人的。”赵泽君说。

        “我眼睛大吗?”夏语冰盯着赵泽君,还故意眨了眨大眼睛。

        “大眼妹!”赵泽君说。

        “小眼睛男人!”夏语冰毫不示弱的反驳。

        两人很有默契都在教室里又各自写了一会作业,等高三各班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之后,两人才收拾书包,一前一后的下了楼。

        去车棚拿了车,夏语冰看了看赵泽君的二八大杠,揶揄道:“你这辆车还真是老古董,都能拿去拍卖了。”

        “能拍卖就好了,我巴不得卖掉还钱。”赵泽君哈哈一笑,指着二八大杠后面坐人的架子,说:“我这破车除了铃铛不响哪里都响,坐着咯人,你当心颠掉下来。”

        “那就不坐,在教室坐了大半天,好累,陪我走回去吧。”说完,自顾自的转身朝校外走。

        赵泽君推着车跟了上去。

        学校门口的红绿灯路口,两人在等绿灯。

        “你最近和于哲神神秘秘的干什么呢?”夏语冰望着路上穿梭车流问。

        “没干什么,玩游戏,打CS。”

        “CS?听说于哲技术很很烂,都没人愿意跟他玩。”

        赵泽君呵呵一笑:“我更烂,经常被他虐。”

        夏语冰薄薄的嘴唇抿了抿,忽然问说:“你最近是不是很缺钱?”

        赵泽君一愣,这都能看出来?女人的直觉真的有这么灵吗?

        “何以见得?”

        “我妈告诉我,小女人不可一日无情,大男人不可一日无钱。”夏语冰说。

        “你妈说错了吧,是小女人不可一日无钱,大男人不可一日无权。”赵泽君说。

        “我知道啊,不过我觉得我妈说的更好。”夏语冰一脸无所谓的说。

        赵泽君想想也是,权和钱,本来就是分不开得东西。

        见赵泽君不说话了,夏语冰这才说出了实情:“我很久没看到你带早点到班上吃了,以前你每天早读课都会偷偷摸摸的吃包子。”

        还真是,结交于哲花钱太厉害,赵泽君又没个收入,那点小金库花一毛就少一毛,所以只能节流,尽量少花钱。

        一天早点两块多钱,一周就能省下十几块,足够和于哲去网吧玩一次了。

        赵泽君厚着脸皮呵呵一笑:“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我的个人生活了,连我每天早上吃什么都知道。”

        “少臭美了,我才没呢。”夏语冰转过头望着赵泽君,一本正经的说:“韭菜猪肉馅的包子,那味道别提多大了,隔着半个教室都能闻到。”

        “额……”赵泽君这次无言以对了,在半封闭空间吃包子味道的确不好闻,可没办法,天天一大早爬起来骑自行车朝学校赶,只能买了早点带到班上吃。

        “要不然,我借你点钱?”夏语冰试探着问,大概是怕赵泽君多心,又补充说:“不过要收利息的哦。”

        “虽然不用,但还是要多谢你的好意。”赵泽君说。

        结交于哲的计划,已经进行大半,很快就会收尾,自己剩下那点钱够用了。

        “哦,那随便你。不过你不吃包子也挺好的,那味道实在是……哎……”夏语冰幽幽的叹了口气。

        绿灯亮起,两人很自然的并肩而行。

        马路过到一般,一脸左转的夏利出租车忽然从十字路口窜出来,赵泽君走在靠前一些,夏语冰一把拉住了赵泽君的胳膊。

        夏利距离赵泽君还有两三米呼啸而过,夏语冰却没放手,反而顺势挽住了赵泽君的胳膊,跟着赵泽君一起穿过马路。

        过了马路,夏语冰又很自然的放开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两个简单的小动作,让赵泽君对夏语冰有了些新的认识,这个小姑娘不简单。

        一直走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到了夏语冰家:宜江市琥珀山庄小区。

        琥珀小区是2001年宜江市少数几个有门禁的高档小区,夏语冰在门禁外停下,从书包里拿出粉红色的文具盒,在印花纸上面写了一串数字递过来:“这是我qq号。”

        赵泽君没接过纸条,说:“你加我吧,我家里没电脑,你注明你的名字,下次我上网的时候验证通过。”

        “你号码多少?”

        赵泽君报了自己的QQ号,夏语冰记录在纸条的反面。

        道了声别,赵泽君目送着夏语冰走进小区。

        夕阳下,高中女同学的水蓝色风衣随风摆动着,在河岸的一排柳树下摇曳生姿。

        ……

        周一一大早,赵泽君如常来到班上上课,在座位上坐下之后,顺手把书包朝桌肚里塞。

        手刚伸进桌肚,就摸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

        拿出来一看,是个塑料袋,上面印着‘人民银行’的字样。

        袋子里装了两个包子,一根火腿肠,一袋热乎乎的豆奶。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窄窄的小纸条,上面的字体略带锋芒却不失娟秀:

        “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韭菜太难闻了,给你买了香菇猪肉的”后面跟着一个吐舌头的笑脸符号。

        抬起头朝夏语冰的位置看过去,小女生正捧着书早读,似乎根本没发现有人正在注视着她,目不斜视望着课本,只留给赵泽君一个好看的侧脸。

        足足盯着这张侧脸看了有半分钟,夏语冰终于崩不住了,飞快的转头瞪了赵泽君一眼。

        赵泽君笑了,拿起热乎乎的包子咬了一大口,香菇猪肉的气味顿时弥漫开,故意很用力的深深吸了一口气,用不大但是确保夏语冰能听到声音说:“真香!”

        侧前排的夏语冰嘴角朝上微微挑起,画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从这天之后,赵泽君终于又过上了有早饭吃的好日子,而且比原来吃得更营养更丰富。

        其实他也不喜欢吃韭菜,韭菜壮..阳,可他这个年纪还没到需要补的时候,而且那玩意太塞牙,吃完之后满嘴泛绿,还得费半天劲剔牙。

        同样一件事,对于不同的人意义可能截然相反。

        “你能不能走远点吃?”

        “你能不能下课再吃?”

        “你有必要吸溜这么大声吗?”

        早读课对于何辉就是一种煎熬,赵泽君每咬一口包子,何辉就觉得在咬他的肉,喝一口豆奶,就像是在喝他的血,偏偏赵泽君还故意摆出一副吃得很香的样子……

        得陇望蜀,吃了几天包子,赵泽君又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夏语冰的生活经验毕竟不足,大概是自己那天夸张闻香味的样子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从那之后每天带的早点都一模一样,很单调:两香菇包子,一根火腿肠,一小袋豆奶。

        这几样早点配合在一起,难免让老男人赵泽君产生了点额外的想法。

        这丫头不会是在暗示我什么吧?奶,香肠,两包子……

        老男人自我意淫,在内心开动了一辆浓烟滚滚的小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