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号声响起

第五十四章 号声响起

        赵泽君和这对老夫妻打过几次交道,少了一截腿的老兵年纪大头脑不太清楚,老太太精神头还不错,甚至可以说有些睿智,上次居然猜出来那个信封的来历。

        老太太指着房里几只没精打采的鸡,说:“雨太大,房子里潮,鸡要得瘟病。”

        养鸡的那个房子是套单间户型,正好在二楼小楼的屋檐下,二楼的水顺着房檐,全部流到了小房子房顶,这房子本来就很旧,大雨外加二楼流下来的水,房顶终于支撑不住了,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屋顶缝隙低下来,房间里的地面就和泥潭似的,几只母鸡带着小鸡仔,全部缩在房里地势最高的那一小块。

        “大妈,你别管了,回家待着,这些鸡我都买了,放我楼里先养着。军子,去抓鸡。”赵泽君大吼。

        “家里都是水,也呆不住,我借几个盆接水,老头子在家腿病又犯了!”老太太回头指着她家的方向。

        赵泽君回头看了眼,第二组人跟着自己出来了,第一组还在楼上休息,于是冲军子喊:“去二楼,把休息的那几个叫下来,帮他家修房子。”

        军子刚掉头进二层小楼,不远处就传来轰一声闷响。

        赵泽君还以为是打闷雷,可是透过雨幕,就看到一阵烟尘扬起来。

        老兵他家的房子在暴雨中轰然塌了半边。

        “老头子啊!”老太太惊呆了,声嘶力竭的嚎了一嗓子,拔腿朝回跑,结果脚下一软,顺着墙一跤跌倒在泥水里。

        赵泽君眼珠子都要瞪得掉下来,好好的一栋房子,当着面说塌就塌了?!

        “去救人,全部叫下来!”

        “赵老板,我们的房子怎么办?还去不去巡查了?”有个工人拽了了一下。

        “去他妈的房子,救人!”赵泽君一把甩开工人的手,吼冲进了废墟。

        冲到跟前,房子已经塌了一面墙,外带大半个屋顶,塌下来的半间房呈现出一个随时会再次倒塌的斜面。

        老兵很凄惨的倒在污水烂泥里,脑袋上全是血,身上压着砖头瓦砾,两手并用挣扎着想要朝外爬。

        一根原木房梁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缓缓的朝老兵砸下去。

        ……

        姜萱带人刚下楼,就看见一副让他胆颤心寒的画面。

        暴雨中,赵泽君用肩膀顶住了半截塌下来的房梁,整个人像一堵人肉墙壁似的,撑住另外一侧的墙壁,用自己的身体为废墟中的老兵撑起一片天空!

        姜萱脸都吓绿了,剩下半间房随时会塌,赵泽君在里面跑都跑不掉。

        “赵泽君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姜萱吼着冲进了废墟,一猫腰,就要替赵泽君去顶着快要倒下来的大梁,另外一只手朝外拽拉赵泽君。

        赵泽君一把推开他,弓腰顶着墙,咬着牙低吼:“少废话,把老头拉出去!”

        军子带着人赶到,七手八脚的把老兵从废墟里拉出来,抬到了安全的地方,梁实抬了根大毛竹,代替赵泽君顶住房梁和墙壁。

        “拽我一把,我抽筋了……”赵泽君顶着身后的房梁,呲牙咧嘴的说。

        姜萱力气大,双手拦腰搂住赵泽君,一扭腰把他抱出废墟,姜萱的力量加上赵泽君的体重冲击,两个人咕噜噜滚在泥浆里。

        吱呀……身后的毛竹发出不堪重负的脆响,剩下的半间房,终于也没能支撑柱,缓缓的塌下来。

        暴雨中,赵泽君仰面朝天躺在泥浆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姜萱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指着赵泽君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他妈下次再找死,老子不管你了!”

        赵泽君呵呵呵傻笑。

        “哥,你们没事吧!”军子把赵泽君搀起来,赵泽君问他:“那老头怎么样?活着呢吧?”

        “应该没大事,梁工让他把老头老太太带二楼去了,换干衣服烧水呢。”

        “走,我们也上去歇一会。”

        上了二楼,就看到老太太坐在小凳子上,梁实在边上用个大脸盆在倒水热,拧了一条热毛巾递给老太太。

        老头平躺在工人睡得简易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脑袋上的血已经擦干劲了,不过破了一块。

        “人没事,稍微歇会,送医院去缝两针就好了。也是万幸,房子倒下来的时候,他腿病犯了,裹着被子躺在床上,砖头被棉被挡了下。”梁实说。

        看见赵泽君来了,老太太扶着墙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紧紧的握着赵泽君的手,嘴唇抖动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布满皱纹的眼眶里,却一下子涌出一股浑浊的泪水。

        “大妈,没事啊,没事。”赵泽君大声安慰说:“房子塌了没事,你们就先住我这,不难过啊。”

        就在此时,躺在床上的志愿军老战士忽然用力捶着床板,身体扭来扭去的,简易床被锤的一阵乱颤,一边捶床,一边还很愤怒的发出嗬嗬低吼声。

        几个人都愣住了,老头好端端的发什么火,救他还救错了?!

        人年纪大了,脾气难免怪异,赵泽君也没生气,只是奇怪的问老太太,“大妈,怎么回事这是?”

        老太太抹抹眼泪,说:“老头子头脑不好使你别往心里去。他在部队是当连长的,退伍以后还总觉得自己在部队里,以前都是他带着兵去帮老百姓,今天差点连累到你,老头心里难受。”

        老头心里难受,赵泽君听了这话,心里更不是滋味。

        “行了大妈,你先歇歇,暂时住我这,我待会叫人把大爷送到医院缝针。”

        赵泽君轻轻的拍了拍老太太的手背,转身就要走。

        就在刚才,差点眼睁睁的看着一条人命在自己眼前消逝,赵泽君做了一个决定。

        接下来,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办。

        “等等。”老太太干枯的手一把抓住了赵泽君,颤颤巍巍的从贴身的衣服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塞到赵泽君手里,“这个你拿回去,你能用得上。”

        赵泽君犹豫了几秒钟,接过已经被水泡湿的锌粉,然后转头冲着床上的老头大声说:“连长,你歇着,司务吹号了,我带人去抢险!”

        一直在发出愤怒的低吼声的老头,忽然冲着天花板大吼了一嗓子:“排除万难,不怕牺牲!”

        赵泽君沉着脸,转身大步走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