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变形金刚

第八十章 变形金刚

下一代赵泽君同学,这两天正在和华阳集团扯皮。
  本来是挺简单的一件事,要不是华阳集团的陈会计提起来,赵泽君和姜萱差点都忘了。当初高岗村重建,华阳一次性付给泽建公司35工程款,后来重建没到一半,就因为拆迁停止了。陈会计认为,工程没完,这笔工程款应该至少退回一半。
  陈会计的话听起来没错,可到手的钱,哪有吐出去得道理?创业者就是一头头饿极了狼,谁见过肉到了狼嘴里还能吐出来得?
  就是肉包子打了个狗,它也有去无回嘛。
  姜萱的意思是不搭理陈会计,拢共十几万不到二十万,华阳总不至于为了这点钱去告泽建。
  赵泽君考虑了一下,钱不还,但事也不能像姜萱说得这么办,一来和华阳的关系一直很不错,没必要为了小二十万闹翻脸,像华阳这种规模的公司,指头缝里随便漏些就够泽建吃香的喝辣的;再者,对于新生的泽建公司而言,行业间的名声很重要,哪家公司也不想和一个过河拆迁,见利忘义的公司打交道。
  想要把企业做大,做长久,基本的商业规则还是应该遵守的,诚信这两个字其实很重要。
  但有诚信,没资金更不行。
  赵泽君和老陈深谈了一次。
  泽建不赖你们钱,不过这笔钱,名义上是救灾款,前脚捐了钱,后脚就要回去一部分,知道的,说是工程没进行完退款,不知道的呢,人家会怎么认为?
  你这不是给华阳招骂嘛。
  老陈也不傻,说到底,还是泽建应该还的钱没还,再说了,你泽建不朝外说,谁知道这事?
  最后,赵泽君取了个折衷得方案。
  泽建还钱,华阳赞助泽建几辆车。
  不用好车新车,就是华阳分公司一直停在门口的那些拉煤用的重卡!
  老陈盯着赵泽君打量了半天,没说行,也没说不行,打电话给郑源请示了一下,郑源居然同意了:两辆旧重卡,外加一辆差不多报废多年没用的小面包车。
  姜萱眼珠子都要掉下来,赵泽君你这是变戏法啊!
  泽建公司现在缺什么?就缺车,尤其是拉货的大货车,后面拆迁垃圾回收,重卡简直就是神器,一辆车拉个二三十吨轻松简单,有了这玩意,回收工程不要太顺利。
  “我第一次去华阳,就瞄上他们那些大车了。”赵泽君咧嘴笑呵呵的说。
  “你都神了,你怎么就知道郑源会答应?这些重卡,去市面上买,一辆都要20多万。”姜萱问。
  赵泽君是有枣没枣打三竿子,但他敢开这个口,当然心里多少有底。
  首先这些车都是旧车,矿上下来的运煤车,用了很多年,买车那点钱早就赚回来了;
  再者,他记得从2002年开始,苏南省经济转型,煤矿产业之后几年一直保持着恒定的产量。要知道之后那些年,房地产发展,带动重工业,煤矿本应该是大幅度增产才对,没增产,就说明几个大煤矿已经开始转型了。事实上,之后几年,华阳集团的业务重心的确有偏移,好像几个专营煤矿的下属分公司都撤了。
  之前去宜江分公司几次,都看见那些大货车停在门口,落了一层灰,估计很久都没动过了。
  还有层原因,是赵泽君猜的。
  90年代,国内第一批富起来的私企,主要财富来源,是低价收购倒闭国企,最极端的情况下,偌大的一个厂子,连进口设备带技术,甚至都不要花钱,只要能接收原企业的人员和债务就行。
  华阳集团就是靠着收购国有煤矿起家!
  这批重卡,当年到底花没花钱,花了多少钱,那还不一定呢。
  赵泽君和华阳这一套,其实就是当年私企收购国企那一套得翻版。
  用闲置资产,换现金,双方各取所需。关键是,他得猜到对方的这些大卡车,的确是‘闲置资产’。
  运气不错,猜对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泽君和姜萱就到了华阳集团宜江市分公司。
  两辆变形金刚一样的庞然大物,浑身的充满了金属力量感,视觉感绝对不是家用轿车能相提并论的,人站在边上,就觉得身边有座金属小山。
  和后世常见的渣土车差不多,巨头大车头后面带了一个大大的翻斗,载重二十吨,如果超载玩命拉,一趟就拉个小三十吨不成问题。
  以前看见大马路上奔驰的渣土车大货车,赵泽君特别烦感,危险、噪音大,而且污染还严重,可是看着属于自己的大卡车,那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油然而生就是一股子亲切感。
  他总觉得这两个大家伙,像是以前一部动画片里的宝船,一旦开动,将来会源源不断的把钞票送到自己的怀里来。
  要不是有外人在,赵泽君都想抱着大卡车亲两口。
  别看这玩意丑,可开着其实挺拉风的,什么宝马奥迪路虎,在重卡面前全是渣渣!
  只要不遇上坦克,公路上全无敌!
  那辆‘搭头’的小面包果然很挫,前面大灯坏了一个,后面的防撞断成两节,像个小尾巴似的挂在屁股后面,车门上还有个凹陷,估计是被撞过。
  拉到维修厂检测一番,车况都还行,大货车特别耐操,再用个几年不成问题,小面包美个容之后又是一辆呼呼呼乱窜的小老虎!
  美得狠!小面包,大卡车,一副标准土老板派头,再配一辆小飞虎就更完美了。
  接下来要招几个会开大车的司机,给大车上高额保险,最好再从公司里挑几个人去考大车驾照,省的总是租用别人的司机,姜萱就是个不错的选择,天天开个摩托车乱窜太不安全。
  赵泽君这边弄到大车,姜萱那头已经联系好了一家建筑垃圾回收厂。
  附近几个市,就这么一家有设备有资质得厂,等工程开始后,泽建只要负责入场把垃圾撞车送过去,一吨垃圾,就有两三百利润在里面。
  一场大规模拆迁有很多人能从中获利,拆迁队、垃圾回收、运输、垃圾堆放,整个流程每个环节都有油水,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关键是能拿下拆迁入场卷,拿不下入场卷,资质再全,设备再好,也只能跟在后面喝点汤。
  听拆迁办老李酒桌上聊,有大大小小十九家单位参与了整个高岗村的拆迁工作,最大的一家单位是苏南省第二建筑公司,真正的豪门企业,人家玩的是高速省道之类的国家工程。
  在这些公司里,泽建的体量是最弱的一级,有这些大鲨鱼在前面领路,拿到了入场卷的泽建,安安心心的跟在后面吃小鱼就行。
  体量小还有个好处,其他人相对于泽建公司都是‘大佬’,拆迁进行中,顺便结识几个其他公司的朋友,对于泽建都是用得上的人脉,对将来公司发展大有好处。
  尤其是省二建。
  赵泽君不由诡异的想,不会搞来搞去,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反而是泽建公司吧?
  王老板,你等着我,小弟争取早日和你胜利会师,共同弄死迪士尼。
  ……
  万事俱备,只等收垃圾,赵泽君的担子轻松了不少。
  给任必达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找找房子。
  老爸老妈八月份回来,那个多年未见面的表妹居然也跟着来玩,一家人总要有地方住。
  这次买房和以前不同,不为赚钱,甚至不用考虑未来的升值,就是要给父母住得舒服。
  赵泽君的原则。一是环境要好,二是面积要适中,足够父母两个人住,至少十年之内不用换房,但也不必太大,真买个别墅,自己要吐血,父母也未必就真住的惯。
  挂了任必达的电话,赵泽君拿着电话想了想,又一次拨打了夏语冰的电话。
  考试完一次,高考成绩下来后打了一下,这是赵泽君在这个暑假,第三次拨打夏语冰的电话。
  前两次夏语冰都没接电话,赵泽君也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许她想明白了什么,不接自己的电话了。
  无论如何,毕竟是一段情,有没有遗憾不好说,但赵泽君不想和夏语冰之间,带着对彼此的误会各奔东西。
  赵泽君有时候想想,男人身上那点子劣根性,自己其实一样不少。对你好的时候爱答不理装无所谓,不理你之后呢,还是有点记挂。
  他倒是没太介意,本来就是俗人一个,整天勾心斗角的,偶尔做点庸俗的举动,其实是提醒自己,还是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即别真把自己当圣人,也不必沉浸在黑暗中迷失自我。
  事不过三,再打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