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业余玩票

第五十三章 业余玩票

赵泽君带上了耳麦,隔着玻璃,对外面做了一个OK的手势,甄寒锵在控制台上调试了几个按键,然后又对赵泽君比划了个大拇指,示意可以开始。
  录音室安静了下来,赵泽君的声音响起。
  和夏小姐的曲风不同,这首来来自范玮琪的04年十大励志金曲,赵泽君采用了清亮的声音演唱。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
  ……
  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
  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拥有隐形翅膀;
  ……
  实现了真的渴望
  才能够算到过了天堂
  ”
  甄寒锵虽然傻逼兮兮的,但有一句话倒是说得很对。
  他们是专业人士。
  在专业的录影棚里录歌,和在卡拉OK里听人唱歌,最大的不同在于,后者关注的是演唱者,比如唱歌的人帅不帅美不美,这首歌唱得好不好;
  而前者,在录音棚里,专业人士的注意力,则是集中在这首歌的本身。
  旋律是否优美,歌词能否打动人,符合音乐美学原理等等等等。
  从听到第一句‘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周媛媛的心头便是一震。
  作为一个没有太多经验的艺校毕业生,第一次担任编剧、导演,整部短片里,充斥着很多她自己的影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部片子里的女主人翁,就是她自己。
  当然,什么善良勇敢坚强……这些性格具体表现出来是怎样的,见仁见智。
  第一句歌词,就让她百感交集。这些年来,一个人无依无靠,在这个冷冰冰的大城市里,一次次经历挫折,饱尝艰辛,却固执而顽强的坚持下来,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为了胸中的那口不平气,带上坚硬冰冷的骄傲面具,艰难而执着的一步步走向远方。
  这一瞬间,她甚至有种错觉,赵泽君这首歌,和当初的夏小姐一样,是专门为了一个人而创作的。
  上一次,是为了夏语冰,这一次,是为了她。
  明知道这不可能,但周媛媛更愿意告诉自己,这首歌就是为了她而写的,就应该属于她。
  当听到‘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拥有隐形翅膀……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实现了真的渴望,才能够算到过了天堂’的时候,周媛媛心中更是一股委屈酸涩。
  这些年,有误解,有情义,有错过和追悔,但从来没有人,能真正懂她。无论别人怎么看她,肆意的评价她的所作所为,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追逐自己的梦想。
  第一部分听完,周媛媛已经确定再不可能找到比这首歌更合适的主题曲了。
  甚至可以说,这首歌并不是为了她的短片而生,恰恰反过来,她的短片,反而是为了衬托这首歌。
  甄寒锵几个人在一边听着,也彻底打消了‘等姓赵的唱完,再奚落他一通’的想法。
  这个念头,太可笑了。
  即便没有背景伴奏,仅仅听清唱,歌词和旋律就已经证明了这首歌的质量。
  符合周媛媛的短片,这点毋庸置疑,只要脑子没坏的人,都不会在这上面再做文章。
  更关键的是,这首歌的意境非常好。
  它本身就是一个故事。一个坚持梦想,崎岖奋斗不息的故事。
  最难得的一点,这首歌听起来,并不悲伤。
  人比人要死,货比货得扔。
  甄寒锵为周媛媛写过一首歌,周媛媛听了之后,说很好听,但并没有采用。甄寒锵拿这首歌去请教他的老师,一个业内比较有名的乐评人。
  对方听完后,认为他这首歌有两个大问题,一是太过于悲伤,二是无病呻吟。
  “励志不是绝望,而是在困境中,始终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说白了,要激励人。你这个歌听了,人家只会了无生趣,觉得相死。”老师的这番点评,甄寒锵记得很清楚。
  后来他又修改了一边,改成了轻松的曲风,结果老师一听,又笑了。
  第二稿是不绝望了,可又太跳脱,完全感受不到奋斗中的苦难,倒是更像一首闹腾的DJ舞曲,适合在迪吧里放。
  老师最后说‘这也不完全是能力的问题,你还是太年轻,从小到大过得太顺利了,生活阅历不够,写不出动人的东西也正常’。
  而赵泽君的这首‘最初的梦想’,曲风活泼却不轻佻,即写出了人生要经历的磨难,又对未来充满着希望,略微急促的唱法,更是有种催人奋进的感觉。
  作为年轻人,听上去非常有共鸣感。
  甄寒锵现在有些相信在录音棚里唱歌的这个同龄人,真的是‘赵总’。一般的大学生,没有生活阅历,写不出来这样的东西。
  赵泽君唱完一遍,摘下耳机从录音室里走出来,一出门,就看见周媛媛和三个男生满脸兴奋的望着自己。
  “怎么……”
  不等他说完,甄寒锵迫不及待的问:“赵……赵同学,有伴奏吗?放来我们听听。”
  “歌词旋律行不行?”赵泽君问周媛媛。
  周媛媛抿着嘴,含笑望着赵泽君,“我真是找对人了。”
  “刚才不好意思啊,我收回我刚才的话,这首歌棒极了!”甄寒锵也说。
  “其实也不是我原创。”赵泽君笑笑说:“这是改编,原曲是一首RB歌,叫做‘骑在银龙的背上’。不会有侵权问题吧?”
  理论上是有的,实际中,真没有。
  除非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才有一定可能被RB方面原创者得知。
  知道了,也未必会告,就算告,也未必告得赢,就算告得赢,后续处理也非常麻烦。
  总而言之,侵权这种事在国内到处都是,遍地开花,按照目前的大政策,‘拿来主义’,可以说全国都在‘奉旨侵权’。
  录音室可以上网,从中控台上网稍稍一搜就找到了这首歌原唱和伴奏,赵泽君又合着伴奏,再唱了一遍。
  第二次听歌没有第一次那么震撼,周媛媛抱着胳膊,站在中控台前,一边听,一边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甄寒锵。
  甄寒锵嘴角抽抽一下,没吱声。
  改编的难度,其实比原创还要大。在对方已经有的框架中,发挥自己的创造力,既要符合原著框架,又必须有自己新的东西。
  况且这是专门为周媛媛的短片配乐,不光受到原著的制约,还收到短片内容的先知,这就等于有了两层框架,难度1+1大于2。
  向来以才子自居的甄寒锵自问没这个能力,放眼整个艺校,都没几个学生能做到这点。有的专业老师或许可以,但也仅限于形式上过关,能不能做到真正打动人,还很难说。
  “这人也是学音乐的?”孙白小声问周媛媛。
  周媛媛目不斜视,透过玻璃窗望着在里面唱歌的赵泽君嘴角,淡淡说:“不是说了嘛,是赵总。他自己开公司,音乐,玩票而已。”
  “啊?!”
  孙白几个人面面相觑,心里有股子说不上来的憋闷,玩票都玩成这样,让他们这些‘专业人士’怎么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