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拿学生会不当干部

第八十三章 拿学生会不当干部

        赵泽君板着脸离席,宋云一言不发的跟了出去。

        赵泽君离开小饭店之后没回学校,而是朝公司的方向走过去,名正言顺的出来一趟,正好去公司办公。

        宋云从后面大步跟上来,和他并肩而行,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到了公司楼下,赵泽君停住脚步,问:“是不是有话要说,我看你一路上欲言又止的。”

        “嘿嘿。”宋云被识破心思,讪讪一笑,说:“宣伟我们肯定是不会再用,不过刚才是不是可以对常杰客气点?他毕竟是学生会的干部,还可能成为下一届会长,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帮不上我们,但是要恶心我们,办法多得是。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是不要得罪太死的好,咱们还要在科大上学,把关系闹僵了,总不是好事嘛。”

        “你以为我甩脸子,是给宣伟看?”赵泽君问。

        “不是吗?我们和常杰又没矛盾。”宋云不解。

        “我告诉你,今天换成另外任何一个同学找我喝酒,我八CD喝点,可偏偏他常杰不行。”赵泽君冷笑说:“一进门,他开口第一句话我就听出来了,这小子就是那天在餐厅里,让宣伟刷泽阅币的人!”

        “啊?是常杰让宣伟干的?”

        “难怪能当上学生会干部,年纪轻轻就能想到这么一条生财之道,年轻人,大有前途啊。”赵泽君语气讥讽的说。

        宋云这下明白了,怪不得赵泽君发火,他听了都一肚子气。

        什么人这是?!当初看在同学面子上,好心好意同意宣伟进来工作,大家又都是校友,还是学生会的干部,不说支持泽阅工作吧,反而在背后下黑手,泽阅得罪他什么了?

        “泽阅当然没得罪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怪就怪泽阅能赚钱。”赵泽君说。

        “泽阅赚钱关他屁事!”宋云愤愤不平说。

        “对啊,关他屁事!”赵泽君摆摆手:“这种人不必跟他虚以逶迤,一个学生会的头目,还真把自己当领导干部了?你瞧瞧吃饭时候他那副德行,搞得就像他才是科大校长似的,脑子被烧坏掉了。咱们少根这种人来往,省的被拉低智商和档次。”

        回到公司,赵泽君翻看后台数据统计记录,**这段时期泽阅的流量果然开始暴涨,注册用户数量短短不到一个月,居然增加了20%,其中有过付费记录的,接近三分之一。

        用户平均访问频率和页面滞留时间较之**之前,提高了87%还要多,也就是说,平均算下来,以前一个用户如果一天访问一次网站,看一个小时,现在可能是访问两次,花接近两个小时看书。

        这些数据曲线还在呈增长趋势,也就是说接下来还会更高。

        这说明**中,老百姓的确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网络上。

        小说的评论区中,读者留言讨论帖子的数量也普遍增加,随便打开一本书都很热闹,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

        饭店包厢里,剩下三个人面面相觑。

        宣伟最先打破了沉默,小心翼翼的说:“常杰……你看他……”

        “他妈的,什么东西,开了个破公司,就以为自己真了不起了!”

        常杰重重一拍桌子,勃然大怒,神情扭曲。

        自从他进学生会工作以来,就没被人这么落过面子。学校里创业的学生多了去了,对他这个学生会副主席从来都是客客气气,遇上要请他帮忙的,跟在后面请客送烟送酒的不在少数。

        不要说学生,就算是学校的老师、领导,在一起开会商量事的时候,还不是‘认真听取他的意见’,给予他充分的重视。

        这让常杰一直以来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已经可以和学校老师领导平起平坐,至少比普通学生高一等。

        今天从进包厢,他拉下脸给赵泽君敬第一杯酒被拒绝那刻起,常杰就开始不爽。除了和老师一起吃饭,平时哪有他先敬同学酒的时候?

        结果赵泽君还没喝!

        为了能让宣伟重新回泽阅,常杰忍了。

        可结果呢?赵泽君根本一点机会都没给宣伟,连解释的话都不说一句,摔门而去!

        从对方的态度中,常杰恍然大悟,之前无论赵泽君怎么客客气气,其实人家从一开始,压根就从心底,就没拿他这个‘学生会副主席’当头蒜。

        一种被无视的屈辱感涌上心头!

        不仅是觉得被羞辱了,赵泽君今天的态度,等于是彻底断掉了他的‘生财之道’,完全没可能从泽阅的弄到一分钱。

        为了赚钱,常杰能忍,赵泽君断了他赚钱的路子,常杰终于爆发了。

        “给脸不要脸!什么东西!”

        他狠狠一拍桌子,目光落在马凯之身上:“马凯之,你去跟他说,让他考虑清楚了,他要是敬酒不吃,老子自然有罚酒等着他。别以为开了个公司,学生会就拿他没办法……”

        马凯之眉头微微一皱,打断了常杰,语气冷冷的说:“常杰,你要搞清楚两件事。第一,在学生会你职位比我高,可我不是你跑腿的,也不求你什么,帮你传话是看在大家同学一场的情分上,你不要不识好歹,把情分当应该。第二,你自己空口白牙说得清楚,今天吃饭没有别人,我问你,宣伟怎么来了?你这不仅是骗赵泽君,也是骗我。就这样吧,以后这些事,不要找我搀和。走了。”

        说完,把小挎包一背,步赵泽君后尘,同样面无表情的走出包厢,扬长而去。

        “我操?!”常杰瞪大眼睛,愣住了。

        今天是怎么了,他个往常风光无限的学生会副主席,忽然就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垃圾?连学生会自己人都不给面子?

        “常杰,常杰?”宣伟拽了拽他,“这到底怎么办吗?”

        常杰回过神,恼火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办!凉拌!”

        “你刚才不是说还有罚酒吗?”宣伟关上门小声问:“有办法整治一下赵泽君?”

        事到如今,整治赵泽君和泽阅,对常杰也没有任何好处,也不可能挽回局面。

        但是恰恰因为不再有求于泽阅,常杰反而能放开手脚,不给赵泽君点颜色看看,他面子上挂不住,心里这口气也出不来。

        “我当然有办法!这事你别管了。妈的,真拿学生会不当干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