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这是……脑子有病?

第四十三章 这是……脑子有病?

        赵泽君伸出脑袋朝沟里面只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小歪子还真没乱说,对方有刀有枪,都是日本鬼子。

          可又不是那么回事。

          沟下面,一共七个人,六男一女。

          赵涟和另外一个十三四岁的本家侄子叫赵小盼的,两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衣服都扯破了,身上居然还被绑上了绳索:那种户外用的安全绳,非常结实,会用的人打一个活结套在人身上,很轻松就能把人绑住,再大的力气都挣不脱。

          这两人被打得鼻青脸肿,人头如猪头一般,绑着绳子,被人按着。

          剩下来四男一女,看起来都和赵涟差不多大小年纪,两个人按住赵涟朝地上压,一个人押住赵小盼。

          赵涟被按住,兀自挣扎不休,破口大骂***,狗畜生什么的。

          也难怪赵涟骂人,赵泽君都想骂人,对方四个男的,全部穿了一身二战时期侵华日军陆军军服,背着步枪,其中一个用步枪上的‘道具刺刀’顶着赵小盼的后脊梁,另外两个一人一边按住赵涟的肩膀用力朝下压。

          最后一个穿得是军官服,腰上挂着一把军刀,刀已经抽出来了,双手持刀,摆好了姿势,对着赵涟的脖子作势欲劈。

          剩下一个女生,穿着一套和服,拿着手机在拍,一脸笑嘻嘻的。

          不远处的沟里,插着一杆军旗,日军的军旗,迎风飘扬。

          赵涟越挣扎,对方摆造型越是起劲。穿和服的女孩在边上找拍摄角度,另外几个假鬼子还冲镜头比划胜利的手势。

          之所以说是‘假鬼子’,是因为老赵一眼就看出来,这几个人穿的,都是cos服饰。

          泽联科是全国的游戏大户,办职业游戏联赛,cospaly都是家常便饭,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cosplay赞助商也不为过,全国一大批做cos生意的都要指望着泽联科吃饭。

        赵泽君虽然不亲自负责,但偶尔去泽业广场附近,也常常能看见,太熟悉这些东西了。

          他这个年纪,对cos谈不上感兴趣,也不反感,每个年代的年轻人都有各自的爱好,当年他们那一代人追小虎队还不是一样很疯狂。

        只要不违法违规,不伤害他人,有市场就任由它自行发展好了。

        但是有几条是特别要注意的,就比如穿各国军装,包括纳粹、日本军国主义,甚至是本国军装、警服,都是不允许的。

          倒不是老赵是愤青,主要是这些敏感服装容易惹是非,本来好好的cos展览,万一触动了敏感神经,舆论纷纷,说不定上面就有动作给封禁了,顺带连游戏这个最赚钱的大头都受到影响,得不偿失。

          所以他一眼就看出对方穿得都是cos服,衣服、枪全是假货,不过那把军刀倒是货真价实,钢铁打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起来,应该是年头比较近的仿制品。

          “父母给我支那身,皇军赐我大和魂!杀光支那猪!”手持军刀的假鬼子军官,对着手机镜头大吼一声,然后手里军刀狠狠劈下。

          刷得一下,贴着赵涟头发砍了下来,赵涟脸都吓白了了,假军官哈哈大笑,拍照的和服女孩比了一个耶的手势,“太帅了!”

          “帅你麻痹!”

          赵涟脸吓白了,赵泽君也给吓得不轻,生怕搞出事,大吼一声,跳到沟里。

          “哥!”

          “三叔……”

          赵涟和赵小盼见来了救星,齐声大喊。

          小歪子双手扶地,屁股贴地,从土坡上滑到沟里,爬起来拍拍屁股,指着对方几个人,躲在赵泽君身后告状:“日……本鬼……子……就……就是他们……”

          

        “你们干什么,怎么打人?!”乔欣云有些厌恶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太阳军旗,然后皱眉问那几个年轻人。

          “你们干什么的?!多管闲事!”假军官一挥指挥刀,把刀尖指向乔欣云。另外三个假鬼子模仿者电视上日本人色迷迷的样子,就跟演戏似的,同时发出一身浪笑,怪腔怪调的说:“原来是花姑娘的干活!”

          赵泽君眼皮都在跳,这尼玛是遇到神经病了?还是老子真的跟社会都脱节,完全不懂现在年轻人在想什么?

          “有什么事,好好说,你们把人捆起来算什么!”乔欣云对保镖使了个眼色,说:“把他两扶起来。”

          保镖也是一脸的无语,本以为遇到了狠角色,都做好大战一场的准备了,哪知道是几个脑子不清楚的小孩,一身力气完全没处用。

          他走过去扶赵涟,对方那个拿刀的假军官举着刀就要拦,忽然手里一轻,手里的刀已经被夺了过去,然后莫名其妙身子一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对方几个人看起来都才20左右,没经过什么大世面的小孩子,两个打一个打打赵涟这样的同龄人还行,遇到这种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被一瞪眼,就吓得不敢动弹了。保镖一手一个,把赵涟和赵小盼给提溜起来,解开了绳子。

          “喂,你们这些人一点素质都没有,讲不讲理!”

        四个假鬼子没敢吱声,那个穿和服的女孩子气鼓鼓的说:“是他们先动手的!我们只不过是教训教训他们,教他们怎么做人!”

          女生长着一张挺好看的娃娃脸,声音很清脆,说出来的话却老气横秋的。

          赵涟虽然打输了,和气焰却相当旺盛,指着对面几个人气冲冲的说:“是我先动手的!不光这次动手,下次给老子看到,老子还打!”

          

        “果然中国人都没素质。”和服女生小脸一扬,嘟着嘴说。

          赵泽君给搞的一头雾水,拍了拍赵涟和赵小盼身上的灰,说:“不是来套兔子嘛,怎么跟人打起来了?”

          “哥,今天是几号,你知道吧。”赵涟气鼓鼓的说。

          “少废话,我当然知道。”九月十八号,这事不需要赵涟提醒,不过赵泽君一个生意人,不会动不动把这些东西挂在嘴上,心里有数就行,说:“有事说事,少挑拨矛盾,干嘛打人?又怎么被打了?”

        其实看到对方穿成这样,赵泽君也就不太在意赵涟为什么打人了,倒退十年,自己说不定同样会动手。

        关键是问后面这一句‘怎么又被打了’。

        赵涟气鼓鼓的把整件事经过大致说了,倒也不复杂,的确就是他先动得手,而且对方根本没得罪他,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看他,赵涟就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