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砸门

第四十七章 砸门

        哐当一下,赵江家院子的门给人重重推开,村里一个小伙子着急忙慌的冲进来。

          酒席是摆在院子的,一桌人都一愣,赵江瞪了小伙子一眼:“搞什么东西,火上房啦!”

          “比火上房了还急!”小伙子一头大汗,“隔壁村郑老二郑老三带了二三十人抄家伙杀过来了,路上看见人就打,快到了……”

          “啊?!”

          赵江豁然站起来,“怎么搞的?”一边说,一边转头对他二儿子说:“去,把村里民兵都叫来!”

          “爸,就村里那几个货,杀猪吃饭起劲,撑死了抓两偷狗的贼,谁敢跟郑老三叫板?”担任大洋村治保主任,赵江的二儿子赵大河苦着脸说。

          

        “让你平时多训练,关键时刻怂了吧!”赵江也是一头恼火,赵大河挺大个个子,一脸委屈郁闷嘀咕说:“又不光我们村这样,您打听打听,十里八村,哪个村子不怕他们……”

          “少废话,快去叫人,能叫几个是几个,壮壮场面也好!”赵江一挥手,问来报信的小伙子:“怎么回事?”

          赵大河急吼吼的朝外走,还没出院子,大铁门又是哐当一声巨响。

          刚才哐当,是小伙子顾不上推门,用身体撞门进来的,这一次,却是被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一脚踹开的。

          一大群人拎着棍棒钢管,冲进了院子,原本挺宽敞的院子,顿时显得拥挤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赵大河正好走到门口,迎面撞上,见这么多人冲进来,下意识的朝后躲了几步。

          “还吃饭!吃你麻痹的饭!”

        郑国威看都不看他一眼,扛着一根用布包着的黑乎乎的东西大步走进院子,眼神凶悍的扫了众人一眼,一脚踹开桌边站着的一个赵家人,猛地一抬手,掀翻了桌子。

          哗啦一下,桌上的汤汤水水溅了周围赵家人一身。

          

        赵江拉了一把赵涛,小声说:“你两先带媳妇进屋,外面有我。”

          赵涛挥挥手,让周娅和嫂子先进去,他却没挪步,抱着膀子站在门口,很是恼火。

          他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骨子里其实有些‘迂腐之气’,堵在门口,冷笑说:“没事,我倒要看看,光天化日,他们敢怎样!”

          

        “郑老二,郑老三,你们什么意思?”赵江怒视喝到。

          郑国威一脸的戾气,郑国富嘿嘿一笑,随手从边上拖了一把椅子,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子里,不阴不阳的说:“赵村长,咱们两个村子,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你赵村长为人厚道,我们兄弟对你赵村长,还算是敬重吧。”

          

        赵江心里想你放屁吧,你对我敬重,那大洋村往年那些被你们欺负的事,算怎么说?

          “你到底要干什么,带人闯到我家来,你要是说不清楚,我现在就报警!”

          

        “操你妈,我看看谁敢!”郑国威把手里用布包着的条状物晃了晃,虽然用布包着,不过在场大洋村的人都知道郑国威枪不离手,指向哪里,哪里就人就吓得朝后一缩。

          “郑老三,你他妈拿个喷子唬谁,有种你当这么多人给我一枪!”赵大河看不下去了,他这个治保主任怎么说也是退伍兵,梗着脖子站出来,挡住枪口。

          虽说当年干得是炊事兵,摸大勺比摸枪多,养猪比射击多,好歹那也是兵不是……

          “找死了你!臭当兵的!”郑老三倒也不傻,没开枪,手一横,枪托重重打在对方脸上,把他打倒在地。

          动手打人了,场面顿时有些骚乱起来。

          “老三!别动手啊。”郑国富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来,对赵江说:“赵村长,我们今天来,不是打人的,是要个公道。你孙子赵小盼,还有那个小歪子,带了几个外乡人,把我侄子侄女给打了,我跟你讲,我大侄子郑天宝鼻梁骨都被打断了,现在在医院抢救,你这个当村长的,要给个交代吧?”

          “你瞎扯什么蛋,赵小盼跟小歪子在后山,到哪打你侄子侄女?”赵江说。

          嘴上这么说,可他、赵波、赵涛心里却同时咯噔一下。

          这里的外乡人,就他们两家,赵小盼和小歪子带赵涟套兔子去了,赵泽君刚才打电话来,说带他们几个去镇上玩……赵泽君身边还带了保镖,这么一分析,十有八九是真的。

          “你不承认也没用,人就在医院,当时天宝好几个同学都在场,他们是两个人吧,一大一小,大的还带着人,我侄子,就是被那个小的打了。”郑国富说。

          “我来打个电话问下。”赵涛给赵泽君拨了个电话,接通后,说了几句,赵涛脸色一沉,挂了电话后,对赵江点点头。

          的确有这回事,就是不知道对方鼻梁骨断了。

          “赵村长,我没冤枉你家吧,欠债还钱,打人赔钱,天经地义。”郑国富说。

          赵江说:“小孩子打架,那不是常有的事嘛,打伤了人,该多少钱医药费赔你多少钱,你横什么?”

          “你说得轻松。”郑国富不耐烦的挥挥手说:“我告诉你,你孙子赵小盼一个,小歪子一个,还有那几个外乡人,谁打人,你把谁交出来给我带走。”

          赵涟老妈吓得不轻,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赵涛,小声说:“报警吧”。

          

        赵涟沉默不语。这事报警也没用,乡族矛盾非常复杂,事情不解决,这些人就赖在这里,警察也赶不走。

          “赵村长,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也不为难那几个人,到医院,当面跟我侄子侄女低头认个错,就让他们回来……另外嘛……”

          郑国富接着说:“你们这些人连孩子都管不好,还能管矿?我看你们是白活了这么大年纪。村里的那个矿,以后就由我郑家接手。”

          “你这是乘火打劫!”赵江气得都发抖:“那个矿一年就多少钱了,你家侄子鼻子就是金子做的,也值不了那么多钱!”

          “不给矿也行。我侄子被打成这样,将来指不定要毁容,你们先拿五十万医药费用着,不够再说。”郑国富说。

          赵江咬着牙说:“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没得说了,以后你们大洋村凡是姓赵的,都给我小心点,出门最好不要一个人。跟你家孙子赵小盼,还有那个小歪子说说,让他们学学水,省得哪天不留心,给淹死了。”郑国富冷笑一声,然后向郑国威使了个眼色。

          郑国威会意,吼了一声:“给我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