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106章 高塔上的对峙

第2106章 高塔上的对峙

        “亨利八世吗,也对,”摩顿看到伦敦塔方向似乎飞出了一只乌鸦,皱了皱眉,话语却没怎么犹豫,“毕竟他在处死了自己两任王后……”

        池非迟也看到了那只乌鸦,声音嘶哑地恶趣味吐槽道,“有一个说法,没有一只乌鸦能飞着离开伦敦塔。”

        “有吗?”摩顿一怔,很快道,“那只大概不是伦敦塔里养的乌鸦吧,如果是伦敦塔里的乌鸦,大概是飞不出来的,不过你好像很了解英格兰的历史,你是……英格兰人吗?”

        池非迟看着伦敦塔,没有回答。

        别想套他话,他只是想高空欣赏伦敦塔这个残忍的白色建筑群,然后等着看摩顿有没有异动……

        “抱歉,是我多话了。”

        摩顿见某拉克不吭声,也没有在意,拿出打火机,伸手挡风点火。

        很好,借着抽烟,再拖拉克十分钟。

        屋顶上风大,火很难被点燃,摩顿花了两三分钟,才把烟点燃。

        池非迟全程盯着伦敦塔走神,以至于让摩顿怀疑某拉克对伦敦塔是不是有什么不一般的情愫。

        “嗡……”

        池非迟放在衣服下的手机振动,轻响声在呼啸风声中微不可闻。

        “叮铃铃……”

        摩顿的手机同时响起来电铃声。

        劲风中,摩顿没有接电话,右手迅速伸向外套下的腰侧。

        “啪!”

        池非迟左手紧紧扣住了摩顿的右手手腕,让摩顿的右手手指停在枪身不足一厘米处。

        摩顿不甘心地咬了咬牙,抬眼看池非迟时,眼里已经带上了图穷匕见的凶意。

        下方塔楼窗户里,传出中年男人用英语喊出的声音,“摩顿!你没事吧?现在塔楼里全部都是我们的人,你自己小心!”

        池非迟左手猛然用力,在掰折摩顿右手右腕时,伸手向摩顿腰侧的手枪探去。

        摩顿咬牙忍着手腕传来的疼痛,往一侧翻滚,避开池非迟夺枪伸出的手,靠到斜坡屋顶冰冷的大理石上,同时,左手也将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

        “咔……”

        在摩顿举起手枪时,池非迟也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枪,居高临下地瞄准了靠在大理石上的摩顿,目光平静地嘶声道,“你不是左撇子,现在连上膛都很难吧?”

        “啊,我的左手确实比右手笨拙得多,你随时可以杀了我,但是没有用的……”摩顿咬了咬后槽牙,忍住右手手腕骨折的疼痛,毅然用左手持枪瞄准池非迟,“就算你杀了我,我的同事已经包围了塔楼,拉克,你跑不掉了!”

        “同事?”池非迟嘶声说着,将手里手枪的子弹上膛,垂眸看了看不知何时安静下来的下方塔楼,“你是说mi6的人?”

        “你们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不是吗?”摩顿靠着大理石斜坡屋顶站起身,左手里没有子弹上膛的枪依旧没有放下,双眼死死盯着池非迟,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笑意,“正好,我也是一样,在我刚进入mi6没多久的时候,是你们利用我,让我不小心出卖了同事的消息,导致了卧底到你们身边的前辈的死亡,你们事后还利用这种事威胁我,我怎么可能为你们这种人做事?我那个时候是真的很愧疚,但是我也没想过一错再错!”

        “在苏特恩……就是你口中那个前辈,在她死后,组织的人一直在监视你,还在你屋里放了窃听器,只要你试图前往mi6总部或者试图联系同事,他们就会杀死你,但是根据他们的汇报,你一直待在自己家里,没有出去过,也没有打电话联系同事,”池非迟依旧平静,嘶声问道,“一个曾经出卖过内部情报、导致mi6情报员同事死亡的人,如果你在事后告诉mi6真相,他们不一定会相信你,以他们的作风,你应该会被停职调查,也就是说,你在被组织监视期间,就已经联系过同事,避开了我们的耳目,跟他们商量了将计就计、让你混进组织的计划,你是怎么避开组织监视联系上他们的?”

        “通过下水道,”摩顿被池非迟用枪指着,想到自己同事已经包围了楼下,心里有底气,也有着赴死的决心,不介意跟某拉克说清楚,“我住的那栋公寓楼,下水道就在前不久检修过,检修人员粗心地搭错了管道,准备那段时间重新铺设,我写了很多秘密联络的暗号,用蜡丸封了起来,在每天洗手、洗澡、上厕所时,往下水道里冲了数百颗蜡丸,在检修人员重修管道时,还有不少蜡丸残留在里面,我连续请假了好几天,我的同事去我住所附近确认我的情况,马上在施工地发现了检修人员取出来的蜡丸,通过蜡丸里藏的暗号,知道了我的处境,再之后,我们的人让检修人员在附近出水管道、下水管道做了手脚,我第二天做好了蜡丸,准备继续冲下去时,发现水龙头里只有一滴滴水滴下去,我就知道水龙头被堵住了,拆掉水龙头,就看到了一枚卡在出水管道里的小蜡丸……”

        “原来如此。”

        池非迟嘶声低喃。

        他之前猜测过,摩顿可以通过下水管道之类的地方传递信息,却不知道那附近的下水管道在检修。

        因为他查过社区公布的信息,那附近的管道检修,在他们针对苏特恩行动前就已经完成了,没想到检修人员会闹出搭错管道的乌龙来,在苏特恩死后、摩顿被他们监视的时候,又重新修了管道。

        这大概就是——一个人不行就两个,一次不行就两次,只要有心潜入组织,总有人会成功的?

        “接下来,可以换我来提问了吧?”摩顿盯着眼前的年轻脸庞,在被风吹乱的金发下,那张长着小雀斑的脸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似乎还没有他年纪大,但他怎么也不敢掉以轻心,“你……或者说你们那个组织,行事一向谨慎,明明你们还不够信任我,为什么你会约在这种地方和我见面?可别告诉我,你只是突然大意了!”

        池非迟用空闲的左手拿出口袋里的窃听器,让摩顿看了看,又放回口袋里,嘶声道,“来拿那两把钥匙,顺便确认你是否跟mi6串通一气、趁机潜入组织。”

        他们这次行动,还有一个目的。

        在他和摩顿见面时,在那些mi6情报员包围塔楼的时候,易容成游客的贝尔摩德、库拉索,已经用身上的隐藏摄像头,把那些mi6情报员的脸、体型、行动特点都给拍了下来,丢进组织情报库,留着以后用,另外,塔楼里还有组织布下的窃听器,能够听到mi6情报员在包围行动中彼此之间的称呼。

        换句话说,他以自己为饵,不仅试探出了摩顿对组织是否忠诚,也得到了一批mi6情报员的基本情报,长相、体型、身体特征或者特殊的习惯动作、名字或者代号。

        这些信息,现在是用不上,但以后想确认mi6情报员是否出现在某处、想欺骗mi6情报员获得重要情报时,这些信息说不定就是关键。

        当然,关于这一目的,他不能告诉摩顿,也不会告诉摩顿。

        他身上的窃听器,会把他们的所有谈话传到附近的简那里,再由简在平板电脑上用程序实时传递给朗姆、那一位和其他人。

        这么多人听着他们的对话,他不可能对mi6透露他反手偷到的这一张稀有牌。

        “仅仅是为了试探我,就值得让你身陷险境吗?”摩顿怎么想都不认为自己有这种份量,目光闪了闪,很快镇定下来,大声喝道,“拉克,放下枪吧!我们不仅有包围楼下的人手,最多再过两分钟,我们调来的直升机就会包围这附近,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保证……”

        “能把我无罪释放吗?”池非迟嘶声嗤笑,放下了右手里的手枪。

        摩顿悄悄松了口气,心里仍有不安,“如果你愿意把你们那个组织的情报告诉我们……”

        伦敦塔对岸的高楼上,司陶特听着蓝牙耳机那边传来的谈话声,盯着狙击枪瞄准镜,心跳骤然加速,缓了缓,才伸手按了耳机按钮,切换了通讯频繁,试探问道,“拉克是怎么回事?附近没有适合观察的地方,我在这里看不清他们的情况,他……”

        虽然他被指派来准备接应拉克,但附近根本没有合适的观察点、狙击点。

        拉克被mi6的同事围在高高的塔楼上,怎么想都逃不了了。

        就算拉克尝试跳下高塔,他们也能趁机用枪打伤拉克,最糟糕的情况,也能直接击毙拉克,铲除组织的一员干将,也是为他们铲除组织的行动提前清除一只拦路虎。

        他相信,这也是摩顿和其他同事冒险抓捕拉克的原因——抓到拉克的几率太高了,不管其中有没有陷阱,都必须要抓住机会试一试!

        如果真能趁机抓捕拉克,他潜伏在组织的生涯也很快就可以结束。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要继续做组织的司陶特,尽量打听出拉克的全盘计划,可以的话,他要协助同事们抓捕或者击毙拉克。

        “司陶特,你不用担心,”耳机那边传来贝尔摩德笑吟吟的声音,“如果拉克敢出卖组织的话,就杀掉他好了……不,如果他真的落在mi6那些人手里,在他被带到mi6总部之前,我会找机会杀掉他的。”

        “好了,”众人耳边响起变声器作用下男女难辨的电子音,“贝尔摩德,不用怀疑拉克会举手投降,你该去做准备了,司陶特,继续盯着那附近,随时汇报你所能看到的事……”

        司陶特见试探不出什么来,没有再试探下去,沉声应道,“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