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开局成为雷电将军贴身忍者在线阅读 - 第708章:削月筑阳真君

第708章:削月筑阳真君

        璃月大陆极西的奥藏山与海畔的璃月港之间的距离相当不短,以云墨与申鹤一边降魔除妖,一边赶路的速度,少说也要五六天的功夫才能够到达,这还算是比较快了。

        在此过程之中,云墨与申鹤之间的距离也不像之前那般疏远了,变得稍微亲近了一些,申鹤对于云墨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在教云墨仙家术法之时,申鹤总会不经意间露出一丝柔情,那是对于一个弟子该有的关怀,虽然很浅,但申鹤觉得自己那久违的人类情感正在重新涌现出来。

        而云墨也能够感觉到,之前的申鹤似乎并非是讨厌他,只是一直保持着那种疏离而又淡漠的态度,虽然没有恶意,但也不是那么的亲切。

        不过,在云墨看来,这样的关系,已经足够了。

        越临近仙山,邪祟的气息便也不再那么浓重,一路上也顺畅了许多,偶尔能遇到一些魔物的阻挠,也都被云墨轻松解决掉。

        虽然有的时候申鹤也想过帮忙,但云墨还记得她红绳缚魂的设定,杀心不可起,不可妄动之,便没有勉强她。

        就这样,一路向前,行进数日之后,云墨与申鹤便穿过了常年云雾缭绕、渺无人烟的峻岭—绝云间,脱离了凡俗,进入了仙人的居所。

        “狂风遮蔽之墟、冰雪不化之峰、绝云隐仙之地、璃月众人之城,名不虚传啊。”云墨望着那一座座耸立云雾笼罩之中,用栈道、吊桥连接起来,宛如仙宫一般的山峰,心里没来由的想起了「古云有螭」解谜任务里的提示语。

        “穿过这里,再越过几座山峰就能到达奥藏山了,走吧。”申鹤看云墨看的出神,便走在了前面,轻声说道。

        云雾缭绕之间,白发胜雪的申鹤显得格外飘逸出尘,仿佛要乘风而去一般,让云墨回过神来。

        云墨收敛心思,跟上了申鹤的步伐,踏在那说不定是数千年前修建的栈道之上,有着一种厚重沧桑之感,脚踩在栈道上,仿佛在踏在岁月的长河之上,时光的痕迹一道道的在栈道上浮现而出。

        一段蜿蜒曲折的小径,通过栈道,向前延伸,越过前方的云层,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尽头,仿若连接着天上仙庭又似通往神州大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云墨紧跟在申鹤身侧,目光注视着这如蓬莱仙境一般的景象,只觉得心旷神怡,如果在此隐居的话,或许也是一件美妙之事。

        申鹤自幼成长于此,见惯了这样的景色,自然是无动于衷,但她看到云墨表现出来的震撼与向往之色,心里莫名的有了一丝愉悦,嘴角不禁勾起,露出一丝微笑。

        云墨见申鹤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笑了起来,心情顿时大好。

        两人一前一后,在绝云间的栈道之上缓缓行进,走着走着,忽然,申鹤停下脚步,脸色略有变化,抬眸眺望了一眼前方,像是见到了熟人。

        云墨见状,循着申鹤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见在前方的云雾缭绕处,隐隐约约有一头仙鹿踏着祥云而来,通体赤红,面部青绿,双眸呈圆形。

        头颅高昂,四肢修长,鹿角峥嵘,看上去颇具威严之气,就像是仙兽临尘一般,充满了一股神秘,令人忍不住膜拜敬畏。

        “削月筑阳真君?”云墨一眼认出了眼前仙鹿的真身,正是绝云顶众仙之一,帝君弟子,形化牡鹿,长持慈心,仙班之中,性最善者。

        “真君。”申鹤微微行礼道。

        “哦,是小申鹤啊,你怎么回来了?是要去奥藏山见你的师父吗?”削月筑阳真君微微颔首,慈爱的望向申鹤。

        “嗯,下山已有半载,不知师尊可安好?”申鹤自从上次伏压跋掣之后,便再未登山,此次正好云墨欲习仙术,她也就顺便带着云墨一起来了。

        “留云借风真君吗?不清楚呢,最近都没怎么看到她,应该在仙府里闭门搞发明吧。”削月筑阳真君晃了晃脑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随后他又看向了申鹤身后的云墨:“这是……”

        削月筑阳真君是修行千年的仙人,眼睛很毒,一眼便能够看透云墨的真实面目,不禁有些吃惊,四蹄微微退后了几步,浑身充满了警惕之色。

        “额……我不是坏人……嗯,应该说不是坏魔神,只是一个想访仙问道旅行者而已。”云墨看见削月筑阳真君这副模样,知道他看出了自己的身份,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便出声辩解。

        申鹤也替云墨解释了一番,削月筑阳真君听罢,才微微放松了下来,他走到云墨身边轻轻嗅了嗅,又仔细打量了云墨一阵儿,确信云墨不是邪魔之人,他才又恢复了之前和煦:“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说罢,削月筑阳真君转身踏向云端,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踪迹。

        削月筑阳真君走后,申鹤看了一眼云墨,云墨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伪装会如此的容易被识破,回头应该找钟离取取经才行。

        不过钟离那一身“龙袍”没换过,手臂上的龙鳞也还保留着,真的隐藏的好吗?

        还是应该找卖唱的学一下易容的手艺才行。

        云墨摸着下巴,心里盘算着啥时候去蒙德找温迪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