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影视从四合院阎解成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秀莲与兰花

第一百一十一章 秀莲与兰花

        对于孙少安来说,借钱本来就是很难开口的事情,找王满银借钱就更多几分的难为情。

        孙少安不是怕王满银家里没钱,或者有钱不借给自己。

        只是王满银以前是一个二流子,让孙少安找王满银借钱,会让少安觉得自己日子过的还不如一个二流子,面子挂不住。

        这次是个人借钱,不是请王满银做青储,还可以说为了生产队全体社员。

        孙少安说想一想,孙玉厚就陪着少安在院里抽烟。

        等抽了好几袋烟,孙少安没有动静,孙老汉开口说道。

        “行,少安你想一想,你要是觉得自己不好开口,爸和你姐说也一样。”

        孙玉厚不好找王满银家借钱,也是同样的原因,面子挂不住,老丈人找自己一直看不上的女婿开口借钱,让孙玉厚觉得有种自己打脸的感觉。

        不过为了儿子孙少安,老父亲可以勉强自己舍下面子,就和当初为了少安结婚,厚着面皮去金俊海借钱一样。

        “爸,不用你找我姐,要真需要我借钱,我会和我姐说的。”

        爷俩都是同一种人,孙少安自然也不愿意让老父亲为难。

        少安又陪着孙老汉抽了两袋烟,就返回了生产队的自己住处。

        少安回到位于生产队队部的窑洞,洗漱过后,躺在炕上就开始发愁,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少安,你怎么了,去了一趟石圪节是遇到什么事了?”

        一个炕上睡着,少安的异常当然轻易的就被秀莲给发现。

        于是孙少安就把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刘根民介绍拉砖,可以帮忙在信用社贷款,买牲口还有几百块钱缺口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秀莲讲了一遍。

        “少安,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听了少安有了机遇,赚钱的路子,秀莲可就不困了。

        “借不到钱,我想要不然就算了。”

        “那可不行。”

        秀莲不是嫌贫爱富的人,但是不代表着孙家的现状能够满意。

        秀莲现阶段最大的愿望就是,小两口可以有自己的窑洞,然后两口子和孙家分开单过。

        现在有了赚钱的机会,孙少安退缩当即表示了反对。

        “没有钱咋办嘛。”

        少安面露无奈的说道。

        “找兰花姐借啊,姐夫现在做服装生意,几百块钱不是什么大事。你要是不好开口,我和姐说。如果你真不想在这边借钱,我回山西娘家借钱也行。”

        对于秀莲来说,找王满银家借钱,没有那么难开口。

        兰花和少安,姐弟之间的感情很深,这就有了基础条件。

        秀莲嫁过来的时候,王满银家生活条件比孙家就要好,没有经过王满银家光景烂包的时候,就少了先是看不起王满银,又求王满银帮忙的尴尬。

        “姐姐家也不一定有钱。”

        “借钱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明天我去罐子村找姐姐借钱,如果姐姐家里没有,我就直接去公社给娘家拍电报借钱。”

        少安的成功,秀莲不只是给了很大的支持,而且给了很大的帮助。

        第二天早上,少安和孙玉厚两个人接着去自留地忙活,秀莲帮着兰花妈忙完家里的家务活之后。

        秀莲一个人就来到罐子村,王满银家里,找到了兰花,把少安要牲口拉砖的情况,给兰花介绍了一遍。

        “秀莲,你们买牲口还差多少钱?”

        “少安同学刘根民,帮着在信用社带七百,再有个三百块钱,就够买骡子的了。”

        “秀莲,你等我一下。”

        兰花说过之后,就翻身上了炕,从炕柜里面取出来一个小木盒,又从小木盒里面找到了一个小铁盒。

        打开之后,就可以看到装的满满的都是大大小小的钞票和各种票据。

        把钱找了出来之后,数过之后有二百多块钱。

        “秀莲,这里有二百多,你先拿着,还差的等你姐夫回来给你们。”

        “姐,这不行,你们也留点花销,哪能把钱都借给我们。”

        “这你不用担心,我们家因为你姐夫做生意,钱都是你姐夫存着,留下来的钱,是你姐夫留给我的家里的开销,不会影响家里的生活。”

        “姐,你们千万不要为难,能借给我们这些,这都已经不少了。就算没有了,我们也能自己想想办法,不要耽误了姐夫的生意。”

        “放心吧,家里这些钱还是有的。”

        “那啥,姐,我就先回去了,妈一个照顾着奶奶和虎子,我怕妈忙不过来。”

        “秀莲,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吃个饭再回去吧。”

        ……

        等着王满银去柳岔公社,给人送货回来,兰花就找上了王满银。

        “满银,我好像犯错了!”

        王满银先是看了看家里的三个孩子,都没什么问题,然后说。

        “哦,你能犯什么错?家里牲口出问题了?”

        家里除了人,就是这群牲畜最重要了,家里喂的牲口多了,大毛病没有,小毛病还是不少的,拉稀了,不吃食了。

        “不是这些,家里一切都挺好的,是我做主,把家里的钱借给少安了!”

        “借就借呗,家里的事你都能做主。”

        兰花说的声音不大,王满银不在意这些,也就没有听清楚。

        在借钱的事情上,两口子早有共识,兰花手里的钱,都是家里的明面收入,不怕人知道。

        谁家有个困难,孩子有个头疼脑热了,家里遇到急事了,来借钱,数目不大的,兰花都可以做主。

        “我是说把家里的钱都借给少安了!”

        兰花又说了一遍,王满银才听清楚了,也知道了兰花为什么说自己错了,上百块钱不是一个小钱,按着常理,是需要两口子商量一下。

        借给孙少安,王满银不问就知道,是少安要买骡子,拉砖用的,借的没什么毛病。

        “少安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兰花自然把秀莲今天来过来说的话,给王满银描述了一遍。

        “现在时间还不晚,你骑着自行车,去一趟双水村,把钱给少安送过去吧。”

        王满银听了兰花的描述,自然能猜到为什么是秀莲过来借钱。

        表面是从包里,实际上是从小世界,取了五百块钱,交给兰花,然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