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不幸的黑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狼狈的人

第四十七章:狼狈的人

        “喵喵喵?”

        被惊得忘记了说人话,以至于先发出了一阵猫叫的姜生。

        在回过神来以后,才无力地说道。

        “可我,只是一只猫,并没有手,你让我怎么,帮你写东西。”

        它当然不想帮杨默默写作业,开玩笑,咱都变成猫了怎么可能还去干这种事。

        至于买零食,我差那一口吃的吗?

        刚刚与杨茜达成了协议的姜生,毫无疑问底气十足。

        于是它随意地找了个借口,想要婉拒对方的要求。

        哪知女孩在听了它的话之后,反而笑得更轻松了些。

        “这个简单。”

        只见身穿校服的少女,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

        下一刻,一团黑雾就从她的身后满溢了出来,并且逐步凝聚成了八臂女的形象。

        “你把答案告诉八臂,然后让八臂负责写下来就行了。”

        还能这样?

        “年幼”的黑猫,此刻直接被震撼了猫生。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让她,帮你写?”

        半空中,不受约束的尾巴直勾勾地指向了女鬼。

        “咳,八臂死的年代不太好,没机会上高中。”

        杨默默低着头咳嗽了一声,随即开口解释道。

        “……”

        所以说,让一只猫和一只鬼帮你写作业。

        像这样离谱的事,你是怎么理直气壮地讲出来的。

        姜生说不出话了。

        杨默默以为它是在生闷气,于是又不好意思地笑道。

        “嗨呀,别生气嘛,我努力修炼,不也是为了给你提供灵力吗。你对于灵力的需求大得夸张,我上次光是为了填饱你就一直虚弱到现在,你总不能指望我被你抽成人干吧?”

        “……”

        提及这事。

        姜生原本坚决的态度,也难免松动了一些。

        它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女孩和柏木打伤它的事属于公事公办,黑猫也没有放在心上。

        而对方给予的灵力,则确实为它提供了不少的帮助。

        关于知恩图报的道理,姜生多少还是懂一点的。

        无论少女最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如今的她,确实正在用灵魂的力量喂养自己。

        不过,帮别人写作业真的能算是报恩吗?

        将猫的报恩这样子用,是不是有点不大对劲?

        看着已经从送餐口,递进来的作业本和试卷,黑猫终于无奈地抬起了自己的眼皮。

        事实证明,相比于难以凝聚且容易消散的灵体,还有活人那无法触及的灵魂。

        它确实需要,少女稳定不断的灵力供应。

        而对方此刻的灵魂,在它的眼中也的确有些虚弱。

        女孩需要休息,姜生明白这点。

        所以,在斟酌了片刻之后,它也只能用爪子无力地翻开了试卷。

        “喂,我姑且,先问一句,这些书上的,知识,你都已经,完全掌握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不会,帮你动笔。毕竟学习,在人类的,普世观念里,应,该还是很重要的。”

        或许是因为逐渐熟练的原因。

        姜生能够连贯使用的句子,已经越来越长了。

        另一边,面对着它的寻问,杨默默仍旧相当自信地耸了耸肩膀。

        “这你就放心吧,灵能强大的人,记忆力也会跟着提升,像这些没有多少含金量的题库,除了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之外,对我根本就没有帮助。”

        “那,我会帮你,完成它们的。”

        没再表示过多的怀疑,黑猫点头答应了少女的请求。

        “痛快,你明天想吃什么?”

        “牛排。”

        “嘶,你嚼得动吗?”

        “呵,我的咬合力,有二百,二十五公斤。只要我想,活的牛,都是猎物。”

        “嘿,突然感觉你还挺能给人安全感的。不然下次,我出任务也带你一起去吧?”

        “……”

        “你,没有权利,做,这种决定。”

        “项目负责人是我阿姨。”

        “……”

        该死的关系户。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姜生还能有什么办法,半响,只能冷冰冰地憋出一句。

        “胡搅蛮缠,的人,不招猫待见。”

        “哈哈。”

        见黑猫吃瘪的模样,女孩快活地笑出了声。

        然而片刻过后,她就又缓缓地收敛了笑容。

        同时尤为认真地看着黑猫,言辞恳切地说道。

        “之前的事,我很抱歉,是我太莽撞了。”

        听着女孩的话,姜生并没有抬头去看她。

        只是依旧翻着试卷,摆着一副审题的姿态回答道。

        “这没什么,做你们,这一行的,有时候,没法太通情达理,我理解。毕竟像我这样的,东西,如果真的,失去控制的话,后果很难想象。你们,既要面对各种风险,又要避免,大众的恐慌和误解,这很不容易,辛苦了。”

        话音落下,姜生的前方半响没有传来动静。

        直到黑猫疑惑地举目打量。

        它才见到了女孩那副,平静至默然的神情。

        “呼,没想到,你这只小猫懂得还真挺多的。不过,我尚且不需要你这种小家伙来体谅。那样的话,未免也太狼狈了。”

        胡说,分明是像你这样,死撑着一张冷脸看起来更狼狈。

        一声不吭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姜生并没有去戳破女孩的谎言。

        毕竟一个没有多少亲人的关心,不受外人的理解,携带着一只怨灵独来独往的小姑娘,似乎也就只有用这种办法来保护自己了。

        至于姜生,为什么会知道女孩没人关心。

        这其实并不难猜。

        昨天下午,对方为了往它的体内输送灵力,透支了灵魂的力量,身体虚得不行。平时旺盛的灵能波动,在黑猫的感知中也变得滞涩了许多。

        这段时间,少女的状态显然不是很好,明眼人只要仔细地观察一番就能看得出来。

        但是她的姐姐和阿姨,在抵达了当地以后,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只是一味地忙着自己的事情,甚至还让女孩陪她们熬夜做实验。

        白天照常去上课,晚上睡在实验室里,饿了吃就外卖。

        会关心人的家庭成员,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的。

        而且近些日子,姜生也从未见女孩接过电话。

        哪怕她被强制转学,并且限制了自由。

        所以从姜生的视角来看,至少在这间实验室里,或许也就只有八臂女是真正的关心着女孩了吧。

        起码她刚刚一出来,就给少女搬了把凳子。

        等女孩坐下以后,又亲昵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相比于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神情波澜不惊,一上来就和妹妹吵架的研究助理。

        貌似还是这只鬼魂,更像是一个姐姐呢。

        她,是一个活得很狼狈的人。

        这,便是姜生眼下对杨默默的所有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