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她们都被我拯救了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所以就这样,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坦诚相见。

第六章 所以就这样,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坦诚相见。

        “你是怎么会搞成这种模样?!”

        白鸣未羽在看见自己的身体展现出这样一副“糟糕”,甚至有点“涩情”的模样后。

        内心的羞耻感又不由得加剧了。

        有种身体被别人玩坏了的感觉。

        “哈哈.....实在不好意思。”

        樱井树这厚脸皮久违的有些害羞。“实在有些唐突了。没穿过这些东西.....”

        “你要是穿过,我说不定会更头疼。”

        白鸣未羽捂了一下额头,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大概沉默了一点五秒后。

        “话说.....你...你刚才....”白鸣未羽有些小声的结巴着。“全...部看见.....了?”

        白鸣未羽平常说话虽然总让人摸不清的她的情绪。

        但一直是明朗而又清晰的。

        可现在的这一句话,却在白鸣未羽的纠结下,变得像是蚊子音一般。

        樱井树自然没有听清。

        “哈?你说什么?”樱井树一边疑问着一边解开了衬衣领口的扣子。

        既然是本尊的话,就没问题了。

        “话说,这个东西是这么穿的吗?我是不是穿歪了?”

        樱井树用手指指着那纯白色的内衣。

        穿戴的并不很整齐。

        虽然似乎看上去很简单,但樱井树是第一次尝试,总感觉没有穿戴的很完美。

        如果是自己的话,随便怎么样都可以。

        但毕竟,这具身体并不是自己的。

        樱井树在这种奇怪的地方表现的尤为礼貌。

        并且从男性的角度来说,白鸣未羽这具身体上的一切都应该是完美的,樱井树也不想自己去破坏这种完美。

        “哈?这种东西没关系啦!”白鸣未羽气鼓鼓的跺了一下脚。

        我在说什么废话啊?

        自己从浴室出来,那肯定....全部被看光了呀。

        唔......

        白鸣未羽咬着牙,脑中不由得脑补着樱井树是让如何“自己”一丝不挂的从浴室出来,然后笨手笨脚地往身上挂上衣服,最后搞成这幅糟糕模样的过程。

        虽然这好像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但她依然忍不住从牙缝里发出“唔....”的,轻微而又羞恼的声音。

        宛如公寓门口那只呲着牙,对人一直都很凶恶的野猫一般。

        “啊?我之前不是听说内衣穿戴不好,会影响那啥健康的。”樱井树说着。

        “晚上是不用......”

        白鸣未羽一向高效的cup,在大脑里各样情景和情绪的糅合下,有些过载了。

        “哦!我想起了之前好像有听说过女孩晚上都是不穿内衣的。”樱井树拍了拍手,露出了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抱歉,我立马去脱了.....”

        樱井树突然表现出了白鸣未羽般的超高执行力,转头就要去脱衣服。

        不免让人怀疑,这个绅士其实是不是故意在期待这种剧情。

        “...哪个。”白鸣未羽想要阻止,但衣物已经打湿了是肯定需要更换的。

        于是话说到一半又噎了回去。

        樱井树回过头,看着白鸣未羽此刻紧紧抿着嘴唇,微微鼓着腮帮子。

        俨然一副正在为难的样子。

        樱井树觉着稀奇。

        喂喂喂,虽然那个人现在顶着自己的脸。

        但本质上可是白鸣未羽啊!

        是那个气场两米八,光是靠近就让人胆寒的冰山副会长啊!

        可现在却在我面前,表现出这样一副害羞又难堪的模样。

        只可惜,如果要白鸣未羽本体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就是绝杀了。

        不过这样的白鸣未羽也是百年一见的稀有画面吧?

        所以樱井树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

        于是便开口,故意用着“小恶魔学妹”那类角色的调调,娇羞做作的说着,“还说......你要帮人家换衣服?”

        白鸣未羽眉头紧皱,“不用了,你自己去换吧!”

        虽然有些不乐意,但白鸣未羽还是一个很能明事理的人。

        像是今天那样早上那样的行为,又麻烦又做作。

        没有必要再次发生了。

        只是,樱井树用自己的声音发出那种语调,实在有点让白鸣未羽高升的血压久久不能回落。

        忍,白鸣未羽在极力的克制自己。

        “也是,反正都已经看过了嘛~”

        “啊!疼!”

        樱井树的额头上,遭遇了一发重重的手刀。

        犯案人。

        自然不必多说,是已经红温了的白鸣未羽。

        显然,樱井树刚才他那句都看过了,成了白鸣未羽cpu超频的最后一个进程。

        “对不起!”樱井树赶紧道了歉,然后溜到了房间。

        虽然好像做的有些过火了,挨了一击。

        但他还是对此感到满足。

        随后,怀着朝圣和绅士般的心情再度换上了可爱的小熊睡衣。

        而坐在客厅的白鸣未羽,则是一边泡着麦茶,一边有些自责的嘟囔着。

        “我怎么又动手打人家?....他好像也没做错什么....我实在是,太不优雅了.....”

        可是他刚才的行为,真的人太让人生气惹!

        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自己打的自己吧?

        那也不算特别过分来着。

        嗯!就是这样!

        白鸣未羽努力的说服着自己。

        “咳咳,我再次为刚才的事情道歉。”换好衣服的樱井树从房门中探出头。

        他虽然没听见白鸣未羽到底在说些什么,但他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在说些咒骂的气话吧。

        于是樱井树怀着有些愧疚的心情道了歉。

        说起来奇怪。

        明明很有可能是在恶语相向,但樱井树却反而觉得白鸣未羽变得更好相处了一些。

        “不用道歉,你没做错什么。”白鸣未羽的声调又变回了那种让人有些距离的感觉。

        借此,来掩盖着内心的混乱。

        她将一杯麦茶递给了樱井树。

        同时还有一把钥匙。

        “这是我家的备用钥匙。”

        嗯?什么情况,给我钥匙.....

        这难不成是在邀请我同居?

        是那种,你把我看光了,就必须的对我负责的老套剧情?

        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我可不是那样轻浮和随便的男....男人?

        话说,现在如果真的发生一些事情,我究竟算吃亏,还是占便宜?

        亚达哟,那种事情不要啊!

        我可不想被“自己”按在床上做些奇怪的事情。

        这样的play有些太超前了。

        能不能等身体互换回去的时候再.....

        樱井树作为作家的优秀大脑,在一瞬间想象力爆发性的膨胀,一瞬间脑补出了非常多的画面。

        “把你的钥匙也给的我吧,这样我们以后互换身体的时候,不至于回不了自己家。”内心回归平静的白鸣未羽是认真的在思考着如何把“危机和麻烦”降到最低。

        “哦....这样啊。”樱井树的语气有些发虚。

        “放心,我不会侵犯你的隐私的。”白鸣未羽让樱井树打消自己会被侵犯隐私的疑虑。

        她并不知道,樱井树在刚才是脑补了多糟糕的画面。

        “嗯,我等会给你。”

        白鸣未羽拿过手机,问着,“明天有空吗?”

        “没....需要我去上班吗?”

        “不,我会请假的。”

        白鸣未羽在刚才就已经给店长发去了请假的讯息,此刻效率极高的拿起了本子和笔,“现在开始补课。”

        “啊?”

        白鸣未羽道,“樱井树同学,你也不想让我们互换身体的事情被大家知道吧?”

        樱井树摊了摊手,“主要是,也没有人会信啊!说了,反而会被当成怪人的吧。”

        “所以说通俗点,现在,我们需要互串口供。”

        “明白。”樱井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他是怎样都无所谓的,但作为本年级最受人敬仰的学生会副主席。

        显然,白鸣未羽的行为举止并不能像樱井树一样随便。

        “哪个....串口供是没有意见....但,你可以去洗个澡吗?”

        樱井树扭捏的问着。

        自己在秋叶原那种人挤人的活动场所内游荡了一天,身上是出了不少汗的。

        樱井树还没到什么都像是济公那样,可以什么“空”的境界。

        而白鸣未羽的表情则是瞬间凝固。

        “哪个.....”樱井树挠了挠脸,望着沉默着的白鸣未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樱井树很想贱兮兮的说“我反正都帮你洗过了,你就帮帮我呗。”之类的发言。

        但,樱井树觉得在过火的话,下次就可能不是手刀这么简单了。

        大概沉默了四五秒之后。

        白鸣未羽,既然是你决定要把影响做到最小,那自己也不能再扭扭捏捏了!不然不就显得很双标和矫情了吗?

        白鸣未羽如此想着,然后摆出了一副要做出生死决断的表情。

        “我明白了!”

        白鸣未羽红着脸,迈着像是机器人一样僵硬的步伐,走进了刑场,哦,不,是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