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她们都被我拯救了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小仓纱耶香对樱井树感到无奈

第十二章 小仓纱耶香对樱井树感到无奈

        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上。

        樱井树无精打采的用手撑着脸看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而脑内则是天马行空。

        从后面让怎么安排小说的剧情,想到揣测濑朋结衣今天工作结束后会不会去相亲。

        从sp里女主的声优小原好美,想到赤坂是不是再故意整活儿。

        又想到了学生会,最后想到白鸣未羽的白色....咳咳。

        总之,为了度过这难熬的时光,樱井树完全放飞了自己的思维。

        撇过头,看见小仓纱耶香,穿着教室标准的职业西装和充满成熟气息的黑丝和矮高跟鞋。

        不由的疑问,为什么这年头的美女总是嫁不出去呢?

        濑朋结衣姑且还能理解,可小仓纱耶香应该是很正常的那类人吧,是眼光太高了吧?

        “鸣神の,少しとよみて,さし昙り,雨も降らんか,君を留めん.....”

        (译: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樱井树在上课已经过了快二十分钟,才看到了黑板上的课文在讲些什么。

        这不是经典的《雷神短歌》吗?

        樱井树不免有些叹息,今日秋日绚丽。

        要在梅雨季讲这课文才好啊。

        美女国文老师,雷神短歌。

        让人很难不想到新海诚描述的那经典剧情。

        不爱读书的少年和单身的漂亮国文老师在雨中的庭院相遇,然后发生了一段委婉而又含蓄的爱情。

        就像是梅雨时节的雨,连绵温婉又有点忧郁,但在雨停的最后,又让人感到可惜。

        师生恋啊.....

        实在不行,我去把这个女人给娶了吧?

        樱井树脑子里肆意地yy着如果真的和班主任恋爱会发生怎样的情节时。

        几乎就是在下一秒,小仓纱耶香的目光就转了过来。

        莫名和樱井树对视了一眼。

        不是心动的感觉,而是要出事的感觉。

        “樱井树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雷神短歌表达了怎样的主题呢?”小仓纱耶香笑眯眯的看着樱井树,发出了提问。

        坏了,该不是内心的想法被看透了吧。

        樱井树站起身来,“额,就是....两个人想谈恋爱。”

        樱井树的归纳言简意赅。

        “那在这当中的过程转变呢?”小仓纱耶香继续追问着。

        作为国文老师,她想听到的答案,是短短两段话将爱情从含蓄到坦然这一过程的描写非常精妙,是借场景描写烘托氛围和营造人物心境非常高超。

        而樱井树的回答是,“两个人刚开始的时候很扭捏做作,互相腻歪还要找借口,转变成了就是啥理由都不需要,变得恬不知耻了。”

        小仓纱耶香歪了歪头,那表情仿佛好奇,樱井树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运行的。

        而全班同学听了樱井树的回答,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兄弟,真的牛批,是真不怕死啊。

        “樱井树同学的回答,挺与众不同的。”

        “还好吧。”

        樱井树觉得自己的回答并没有错,她问两人想贪恋爱的过程是怎么转变的,那他就回答呗。

        后人对作者的各种“阅读理解”总是要加上各种冠冕堂皇的高端词汇,来显得专业和大气。

        而樱井树本身作为一个作者,虽然远不能和古典名作的作者放在一起比较。

        但,樱井树相信大多数作者听到了后人的阅读理解,都会被尬的脚指头扣地。

        也许作者就是想简单的描写一个幻想中的场景,但莫名其妙的解读后,突然就上升到了爱情观,世界观之类高大上的东西。

        说起来,感觉大家都和迪米乌哥斯差不多了。

        可樱井树只愿意说自己对作品的真实态度和想法,他认为这才是对作者和自己的尊重。

        一向很随意的樱井树,唯独在这个地方有奇怪的执拗和坚持。

        毕竟这是樱井树生存在世界上,唯一能贯彻自我的领域了。

        樱井树对生活已经妥协的够多了,所以决定在这方面就稍微任性和偏执一点。

        当然,因此樱井树每次国文考试的成绩都很糟糕就是了。

        “嗯,说的也没错。”小仓纱耶香的笑容有些牵强,“请坐吧,樱井树同学。”

        好耶,居然蒙混过去了。

        就在樱井树这样想着的时候。

        小仓沙耶香又补充道,“午休的时候,请来我办公室一趟,樱井树同学。”

        樱井树刚要扬起的嘴角,瞬间被按了下去。

        不过也还好,小仓纱耶香其实算是很好相处的那类人,但麻烦应该是少不了的。

        这样想着,樱井树叹了一口气。

        而此刻,就坐在他旁边位置的浪川雄二,对着樱井树竖起了大拇指。

        脸上俨然挂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笑容。

        而樱井树缓缓竖起了中指,用国际通用手势回应了那个白痴。

        午休时分。

        教学楼三楼,高二年级的第三教室办公室,阳台边的秋菊刚好绽放着,散发出似乎有些成熟的芬芳。

        “今天上课的问题不是关键,你能解释一下你所谓的这篇,名为《青春的傻瓜们永远不会害怕寒冷》的作文吗?”

        小仓沙耶香坐在办公椅上,将头发扎成一个低低的单马尾,垂落在身后,看上去成熟温婉却又不失利落。

        此刻,她正训斥着这个国文成绩一塌糊涂的小子。

        【还算飒爽的秋风吹过了校门,穿梭在十六七岁的少年之中。他们虽身处在秋风之中,却是在绽放着他们春天,名为青春的春天。

        青春的春天也许永远都是温暖的,因为就算现在东京早上的温度只有十一摄氏度,少女们依然裸露着光腿,对于秋天的寒露没有半点尊重。

        然而令人诧异是,这样的情况会从初秋一直延续到冬天,即使是到东京下起茫茫大雪的时候,她们依然会穿着短裙,也许可能会有部分人会将短袜换成长袜来应付一下所谓的寒冬。

        但恕我实在理解不了上身棉袄下身短裙的神奇搭配。

        思索片刻,我不禁好奇,难道女性的脂肪是要比我的更加耐用吗?结果看着他们冲着足球部的帅哥花枝招展的笑着的时候,我才顿时明白。啊!原来是有颗燥热的心啊。

        原来燥热的心在抵御寒冷上,要比脑子更管用。所谓的青春,大概就是没有脑子的傻瓜们,凑在一堆自认为成熟的玩着“情感”的过家家。

        --------节选自樱井树同学《青春的傻瓜们永远不会害怕寒冷》

        】

        “我认为我在文章中并没脱离题目,您应当看得出我已经做出了很详细的解释。”樱井树解释着,但他的眼神却指不定的飘忽。

        樱井树写这篇作文的时候,正好是被濑朋结衣的催稿讯息折磨的神志不清的时候。

        当时樱井树人都已经快疯掉了,于是准备随便写写敷衍了事。

        而不知道怎么的,写着写着就莫名其妙变成了樱井树的负能量宣泄。

        当樱井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修改的时间了,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便这样交上去了。

        “樱井树同学,就凭你这辛辣的讽刺和文字能力,你如果不跑题认真写的话,这完全会是一篇80分以上的好文章。”

        如果真的只是樱井树在这方面完全没有天赋的话,小仓纱耶香也不会怎么为难她,毕竟每个人都有不擅长的事情。

        而樱井树显然并不是不擅长这方面的人。

        “还有,无论是考试还是回答问题,我都感觉你能很轻松的回答出正确问题,可你每次都会给出很奇怪的回答,难不成你是在故意针对我,樱井树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