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玄幻从炉鼎开始无敌在线阅读 - 第178章 离龙宗

第178章 离龙宗

        没有了陈腾的打扰,蓝玄天盘坐在那软若云端的床榻之上。

        他取出了一枚玉简,这乃是第八副楼主给与自己的离龙宗的情报。

        按在眉心之上,顿时一道道信息,全部都进入了蓝玄天的脑海之中,让他的脑袋感觉到了微微的刺痛之感。

        很快,一条条信息便有条不紊的出现在了蓝玄天的脑海之中。

        离龙宗,老祖离龙上人,修为玄婴境初期,在武国之外的游离之地,组建了离龙宗。

        宗门属于三流宗门,对于四级武国便没有威慑力,但是对于没有玄婴境大能的三级武国来说,却是属于神一般的存在。

        少宗主罗鸣,修为神魄境后期巅峰,护道者乃是一个天合境中期武者。

        这些信息出现在脑海之中,蓝玄天有些郁闷。

        堂堂一个三级武国的国主,怎么说也有天合境的实力,怎么连个天合境中期的武者都干不过。

        实际上这也没有办法怪陈国国主,之所以陈国不敢对赵国实施太过强大的压迫,原因也在于陈国的国主,身上有陈年暗伤,修为一直都没有办法继续成长,反而倒退到了天合境初期。

        也正是如此,面对一个天合境中期的离龙宗护道者并非对方的对手,而想要找寻一些外援,却没有人会愿意为了一个三级武国而得罪一个玄婴境的大能。

        收起了这些心思,蓝玄天取出了四株八阶灵药,放置在自己的面前。

        八阶灵药,其上的药香微微散出,进入蓝玄天的鼻尖之内,便有种气血翻滚之感出现。

        这是肉身享受的模样,让蓝玄天感觉到了不凡之感。

        其内的灵气,更是犹如浩瀚的海洋,给人的感觉用之不尽一般,当然,其内还有狂暴之力,在此刻扩散出来,寻常的武者,只能够将其炼化成为丹药,方才能够吞服,也只有蓝玄天,方才能够将其直接生吞。

        将纳戒之中的一株八阶灵药取出,正好五铢灵药。

        突破到神魄境初期,需要八阶灵药五铢,中期就需要十株,后期则需要十五株!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便是当自己突破天合境的时候,那可就是五铢九阶灵药了!

        这等灵药,已经算得上天地奇物了,只有一些固定之地,方才能够生长。

        甩了甩脑袋,蓝玄天将这个想法抛到脑后,船到桥头自然直!

        他张开嘴巴,将一株八阶灵药丢入了口中,一刹那之间,药力化作了洪流,冲入了自己的身躯之中。

        陈国帝都。

        整个帝都此刻混乱不抗,却听闻不到丝毫的叫喊之音,宛如与世隔绝一般!

        帝都中心的皇城所在之地,此刻那绿瓦琉璃的皇宫,被一个透明的光罩保护起来,只是还有一道血色云朵,正在缓缓侵蚀这透明的光罩。

        天空之中,盘踞了一道身影,那血色的云雾,便是从此人的身上散发,透着邪恶与侵蚀之力,正在不断侵入那光罩之中。

        在那血色身影的后方,还有一朵血色云彩漂浮,其上驮着一个年轻人。

        此人的面色带着些许苍白之意,眼中盯着光罩之内,尽是一片贪婪淫靡之意,似乎看在眼中的人影,已经是握在手中之物,压根没有半点逃脱的可能。

        “刘老,加把劲,这天生水灵根,我一定要将其得到,我的修为届时在吸干这陈玲之后,必然能够踏入天合境!”

        罗鸣面色苍白,整个人带着一抹虚浮之感,贪婪的盯着下方光罩之内面色苍白的陈玲。

        “少宗主放心,这三级武国,无人会是我离龙宗的对手!”

        刘老开口,嘶哑的笑声席卷之间,让光罩之内的人更是透着一抹心悸之意。

        陈玲的眼中带着极致的厌恶之色,可是却无可奈何。

        这登徒子看上去被酒色掏空了身躯,可是实力却并非如此,反而在神魄境巅峰,强横的修为,哪怕是自己施展了地阶武技,也都还是败在对方手中。

        若非是父皇及时赶到,怕是自己已经被对方掳走。

        “这阵法最多再阻拦我九天时间,一旦在我的血云意境下破开,那么整个皇城,便会被血洗,还是打开阵法,让我少宗主带走那天生水灵根,免去一场灾难。”

        刘老淡淡开口,手中的动作却是一刻未停,在此刻血气带着意境之力,依旧如同一根根利刺,正在不断的侵蚀这防护的阵法光罩。

        “老家伙,你想也别想!自己的子女都护不住,我算什么父亲,算什么陈国国主!”

        陈国国主历喝之间,在阵法之内的数千甲胄将士,同时发出了一声历喝!

        杀机战阵,在此刻凝聚,却是迎来了刘老的一声轻笑。

        “禁卫军对于天合境初期的武者有些许威胁,对于我,阻拦片刻又如何?最后都得死!”

        双手之中的血云加大力度,顿时化作了血色的巨蟒,在此刻环绕整个光罩阵法,开始了进一步的侵蚀!

        陈玲看着天空之中的一幕,整个阵法都被血色掩盖,甚至连天空的最后一抹颜色,都在此刻被覆盖起来。

        “父皇,若是阵法破开,我会引开他们,至于最后,我宁愿选择死,也绝对不会被他们抓走当做炉鼎!陈国的公主,不畏死!”

        陈玲斩钉截铁开口之间,陈国国主的眼神之中透着一抹心痛之意。

        这是最后的无可奈何之举,但是陈玲却在此刻,眼神之中,还有一抹希望之意,那个身影,自从分别之后,总是会在自己的梦中相见。

        虽然是极为荒唐的第一次,怕是也是第一次自己竟然会将一个男子……

        但从那一天起,蓝玄天的身影便留在了自己的内心之中。

        尤其是自己听闻了赵国所发生的所有事,对于蓝玄天,已经登上武榜的蓝玄天,她已经从之前的仇恨,转变成为了不知怎样的一种心思。

        在出事的第一时刻,她就传音给了陈腾,现在只有希望陈腾能够请动蓝玄天。

        到底蓝玄天是否会见陈腾,是否会赶来这里,她的内心……也没有答案。

        云船之上。

        陈腾费劲的在传音玉上传了几百次音,可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看向陈国的方向,他的内心已经宛如被一只无形大手紧紧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