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玄幻从炉鼎开始无敌在线阅读 - 第258章 生死之中悟生死

第258章 生死之中悟生死

        陈腾回了陈国,蓝玄天从赵国的皇宫之内走出的时候,赵柔的身影在城楼之上目送蓝玄天离开。

        偌大的众生道院,在宗门的压迫之下解散,数年来的回忆,化作了轻风,吹在蓝玄天的身上,带起了他的衣袍。

        来的时候,没有带着任何之物,仅仅独身一人一剑。

        走的时候,心中有了挂念。

        陈无惧被圣刀宗带走,下一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何时,但是陈凡的内心之中却有种感觉,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的这个大师兄,必定名声会响彻乱古界。

        林晨被聚灵宗带走,当时那地武境武者的神情,蓝玄天还记忆犹新,想来待遇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

        唯独担心的,便是直肠子的古青争。

        他的性格,不喜算计,怕是进入那超级宗门之后,会吃上不少的亏,不过这样也好,磨炼一下自己的心智,对于蓝玄天来说,这些兄弟,他只有祝福,没有其他。

        陈玲被雨落带走,蓝玄天不用雨落任何承诺,他内心也能够知道,只要雨落在,那么陈玲就不会出任何事。

        带着众生道院剩下的财物,蓝玄天的肩膀上趴着麒麟,一人一兽,走出了赵国的国门。

        北域之中,从赵国走出,向着东方而去,蔓延不少武国,从三级到四级,最后到五级武国的范围,便是蓝玄天的路线。

        他的目标,是天灵国!

        在这一路上,要感悟自身的意境,让自己的天合境真正契合,成为天合境强者。

        如此一来,他才有办法将那修为已经被向问天斩得只剩下玄婴境界的端木刑给干掉。

        蓝玄天走出赵国,方向是天灵国,这一次,他没有乘坐云船,而是靠着自己的双腿。

        “老九,你的意境是什么?”

        前行之间,蓝玄天向着麒麟开口问道。

        没有了向问天,修行上的事情,只有自己摸索,不过修为已经超过了基础之后,大部分都需要自己去思考。

        这便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九爷的意境,不是你们人类所能够觊觎的,九爷的意境便是吞天噬地,不管是意境还是何物,都能够被九爷吞下,这便是九爷的意境,若是九爷最辉煌的时候,哪怕是灵界,九爷也敢一口吞下去试一试。”

        麒麟沉闷的话语传出,蓝玄天双目有些微微放大。

        一口吞下一个灵界?

        这是在说什么不着边际的话语,哪怕乱古界还不是灵界,广阔的都让蓝玄天有些吃惊,更何况是灵界?

        “你还别不信,小子,意境需要靠自己去感悟,参悟别人的,最后也就无法产生属于自己的意境神通。”

        “想要感悟,可以从自己已经有了苗头的地方去感悟。”

        麒麟开口之间,蓝玄天的眼中闪过思索之色。

        “已经有了苗头的地方……剑诀?”

        蓝玄天脚步突然停顿,麒麟的话语给了他一点启发!

        自身没有什么武技是拥有意境的方向,只要使用灵气激发,就能够施展。

        带有思想的,只有两招剑诀。

        一招乃是向问天传给自己的一剑问生死!

        另一招则是自己突破剑主时候悟出来的一剑问苍生!

        只是苍生太广,并非此刻的蓝玄天所能够去感悟,需要一步一步来。

        生死之意,便是蓝玄天此刻脑海之中思索之物。

        什么是生?什么又是死?

        他的方向不变,目标依旧是天灵国,而他的思想,却在此刻无边无际,向着自己的内心深处去问,到底什么是生,什么又是死!

        如此思考之间,蓝玄天行走了整整三天三夜,他似乎感觉不到疲惫一般。

        越过了周国的国土,在一处群山之中向着东方而去。

        半夜时分,天空之中的明月为蓝玄天照亮了前路,在群山之中的羊肠小道,蓝玄天的速度依旧没有放慢。

        直到半晌时间之后,前方有一座闪烁烛火的茅屋,屋外还有一个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双手不停的相互搓揉,脚掌在地面回旋摩擦,眼神焦急的看着屋内,时不时便换了一个动作,可是许久都不曾安定下来。

        如此焦急的等待,最后总算是迎来了结果。

        一声尖锐的婴儿啼哭声,在这静谧的群山夜空之中回旋!

        这男人喜极而泣,正打算冲入那茅屋之中,却不曾想稳婆抱着孩子走出了房屋,脸上不曾有喜色。

        “孩子他娘难产,给你生了个儿子,自己却走了……”

        稳婆将孩子放在了男人的手中,男人却犹如雷劈一般,呆若木鸡,抱着孩子愣愣的看着那半掩房门的茅屋,许久不曾踏入其内。

        怀中的婴儿还在哭泣,男人总算是反应过来,泪水流淌,已经不是最初的喜极而泣,悲伤之意顿时从身上传出,与此同时,怀中的孩子似乎感觉到了男子的情绪,在此刻放声大哭。

        这一幕在黑暗之中的蓝玄天尽收眼底。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他的口中呢喃,这一幕却是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母亲生子,代表了生,可是却因为难产而死,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犹如一命换一命般,带着些许悲凉,可是却有着那无私的母爱存在其内。

        这一瞬间,蓝玄天突然有点不明白生死的含义,莫非生死也不仅仅只是生死,而蕴含了其他之物不成?

        他的内心之中隐隐有了些许感悟,可是却犹如在雾中迷茫一般,找不到真正的方向。

        许久之后,那男子走入了茅屋之中,将妻子未闭的双眼轻轻抚摸,让她安心永远的睡下,抱着孩子,走向了另外一间茅屋。

        蓝玄天的脚步向着前方而去,他的脑海之中,回荡着那一幕幕,孩子的啼哭声,依旧在这片山林之中回旋。

        麒麟趴在蓝玄天的肩膀上一动不动,它也感受到了,这样的一幕,让蓝玄天的内心之中有所顿悟。

        想要明悟生死,就需要在那生死之中去感悟,只有进入生死之中才能够感悟出生死。

        蓝玄天的脚步不快也不慢,眼神似乎有些迷茫闪过,口中却是在呢喃重复一句话语。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