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 第6章 捅到苏大队那

第6章 捅到苏大队那

        苏清绾似是才发现有人,咬着唇,一脸慌张的模样冲人摇摇头,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婶子,你就不要问了……”

        说罢,豆大的泪珠就掉了下来。

        她赶紧抬手去擦眼泪,随着苏清绾的动作,袖子滑落到了手肘处,露出里面的皮肤,却是让人看了心惊,上面竟然有着几道伤痕。

        显然是被打的。

        一看到这手上的伤痕,刘婶子哎哟了一声,也是心疼了起来,她是看着苏清绾长大的,从小就懂事乖巧,那叫一个惹人疼,瞧她如今这样,自然忍不住问道。

        “天杀的,这是你妈打的?”

        苏清绾哭的更厉害了,一句话不肯说,只是朝着刘婶子摇头。

        这会儿。

        杜兰菊从灶房里走了出来,一看刘婶子再和苏清绾说话,下意识的以为苏清绾是在说她什么坏话,又看她在那哭哭啼啼的,气急败坏道。

        “死丫头,你还有脸哭!家里的活也不干,还敢抢家宝的饭吃,你是饿死鬼投胎吗,你看看家宝被你打的,那脸都肿的不能看了!”

        一听这话,苏清绾惊恐的看向杜兰菊,语气柔弱的很,“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敢打家宝,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妈,我知道你怪我抢了家宝的饭,可我真的是太饿了,妈,求求你饶了我这回。”

        一旁的刘婶子听了杜兰菊的话,也是一点都没信,别人不知道,可她住在隔壁,可是多少知道一些,关于苏清绾在苏家的日子是怎么样的。

        她蹙起眉头,不赞同的说了一句,“兰菊,你这样污蔑孩子干啥。”

        杜兰菊一听这话,气的是话都说不出来了,自己这个女儿竟然还敢在外人面前胡说,她一把操起了棍子,怒目圆睁,“死丫头,你还敢颠倒是非,看我不打死你!”

        正在这时,不远处有几道身影出现。

        等的就是他们!

        苏清绾低头冷笑,随即抬起小脸,哭着道:“妈,别打我了,求求你别打我了。”

        然后就冲着外头跑了出去。

        这会儿天色已经晚了。

        生产队的活都干得差不多了。

        苏成军查收了上工的情况,跟几个人一边聊着,一边往自家的方向走。

        忽然就看到了一个小姑娘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哭的梨花带雨。

        这不是苏家闺女苏清绾么!

        苏成军一把扶住苏清绾,连忙发问:“清绾啊,你这是咋了,怎么哭成这模样了?”

        苏清绾找的就是苏成军!

        她抽抽搭搭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揭开了自己的袖子,就把青紫的淤痕摆在了众人面前,“叔,是我不好,我昨天掉进了河里,发了一晚上的高烧,今天没能去上工,在家里就是个吃闲饭的,从昨天到现在就吃了一顿饭,我妈怪我不该吃家里的粮食,就要把我往死里打……”

        苏清绾皮肤白,一有点别的颜色,就显得很是夸张。

        大家一看那手臂,衬着雪白的肌肤,简直惨不忍睹。

        再听苏清绾这声音,委委屈屈的,哭的又跟泪人似的,大家都听的是一阵心酸。

        这什么人啊!

        自己的亲闺女,身体不好,还不给饭吃,人自己吃了,就要往死里打,哪有这样的事情。

        杜兰菊实在是太过分了!

        有人嚷嚷道:“苏大队,这哪成啊,又不是旧社会了,还搞那一套不让吃饭?你可得管管啊。”

        苏成军皱着眉头。

        苏清绾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叔,这个家我是待不下去了,我要分家!”

        “叔,我知道要孝敬父母,该任劳任怨,不能顶撞父母。我……我想活下去,什么脏活苦活都可以干,我就想要一口饭吃。这个家我待不下去了,不是被饿死,就会被活活打死,我要分出去一个人过。”

        这才是苏清绾的目的。

        她不顾羞耻的撸起裤腿,白嫩的小腿上,竟然还有好几道伤痕,一看就是被打的。

        一看这样子。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

        大家其实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数,知道杜兰菊不好,心肠毒、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比他们想象的更狠毒。

        这还是亲娘么!

        这会儿,杜兰菊刚好挥着棍子追出来,这个死丫头竟然跑了,这口气杜兰菊怎么都忍不下去,一想到苏清绾打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威胁她,抢吃的,还敢在外人面前颠倒是非,气的都快头顶冒烟了。

        正好听到了她那句话。

        杜兰菊气急败坏的快步上前,操起棍子就要打苏清绾,嘴里骂骂咧咧的,“死丫头,她娘的谁让你在苏大队面前乱说话的,别以为你现在年纪大了,翅膀就能硬了,在我手里,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话,还敢提分家,老娘打死你信不信!”

        苏清绾赶紧躲到了苏成军的后面。

        “杜兰菊!”苏成军一看杜兰菊到了他面前,还这模样,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简直是不把他这个大队长当回事!

        杜兰菊被吼了一声,一看是苏成军,缩了缩脑袋,但想到苏清绾要分家的事情,很快又硬气了起来,“苏大队,这是我的家事,难不成你连这个也要管么,死丫头现在是满嘴的谎话,污蔑她老娘我,现在还敢跟你提要分家,这未出嫁的闺女放哪里都没有分家的道理!”

        “那你也不能打孩子,这打人我就得管。”苏成军虎着脸道。

        杜兰菊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拍着腿开始假哭,“我命苦啊,一把屎一把尿的,就养了这么一头白眼狼,现在翅膀硬了,就往我这个亲娘身上泼脏水哦!”

        要不说,在苏家村里没人敢管杜兰菊怎么对苏清绾的,她就是出了名的难弄,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把戏比谁都玩得转,而苏清绾又是她亲闺女,人家的家事,外人也不好说什么。

        一看她这样,苏成军头都大了。

        未出嫁的女儿要分家,这种事情的确是没有先例的,苏成军也很为难。

        大家伙再看不惯杜兰菊,同情苏清绾,可这是别人家的事情,这会儿也只能劝苏清绾。

        苏清绾门儿清,自己提分家,大家肯定都是劝为主,毕竟分家没有那么简单。

        但这一回,她这么一闹,大家都同情她,等真的能分家的时候,肯定都愿意站在自己这边。

        苏清绾索性以退为进,像是被杜兰菊的话给吓到了,她也跟着跪下来,哭着道:“我不是白眼狼,我也没有忘恩负义,我就是想活下去……我错了,是我不该把家丑闹出来,让我娘被大家戳脊梁骨。”

        说着,她就冲着杜兰菊开始磕头,“娘,感谢您多年的养育之恩,女儿这辈子没法报答您,下辈子再来给您当牛做马。”

        说着,苏清绾竟是朝着河边直接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