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 第7章 没嫁出去的女儿别想分家

第7章 没嫁出去的女儿别想分家

        杜兰菊这会儿坐在地上正一头雾水。

        刚刚看苏清绾又是哭又是跪的,还以为这死丫头知道错了,结果刚得意没多久,就看到人转身就跑了。

        这是干啥?

        可苏成军却是脸色大变。

        苏家村的河,长度跨了几个村,这些村子,都是靠着这条河做饭喝水,养活了不少人,足以可见这水流有多大,平常也有不少妇人在这边洗衣服,或者是挑了水回家用,但那都是在下游水浅的地方,深一点的地方就不敢去了,那可是要淹死人的。

        他一看苏清绾跑的方向,这是要往上游水深的地方去啊!

        这哪里能成。

        苏成军吓得额头冷汗都出来了,赶紧道:“去去去,快把这丫头给拦下来,她这是想要寻死啊!”

        一听这话,几个男人立马就跑上前去,把苏清绾给拦了下来,到底对方是年轻小姑娘,男人们也不好太凑近,幸好刘婶子也跟了出来,她看到这幕,也是急得要死,上前去抱住了苏清绾,恨铁不成钢道。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干啥要寻死啊。”

        这才把苏清绾给彻底控制了下来。

        苏清绾的情绪依旧很激动,她哭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对上了刘婶子,呜咽了一声,就扑进了她的怀抱,大哭道:“婶子,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想着活下去,我就该听我妈的,早早的死了算了。”

        大家一看这情况,心酸的很,刘婶子是个女人,一听眼眶也跟着红了。

        苏清绾是大家都是看着长大的,杜兰菊不给她吃,让她拼命的干活,动不动的还要打她,这孩子都想着要活下来,可到了这会儿,这么想要活下去的一个人,竟然要去寻死。

        这到底是被逼成了啥样。

        刘婶子这会儿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在管闲事,朝着苏清绾道:“孩子,你受了什么委屈就说出来,你苏叔也在这里,能为你做主,寻死做什么,那是没用人才干的事,咱们就得活着,还得好好活着。”

        苏清绾泪眼婆娑的看向苏成军。

        话到这份上了,苏成军看她这模样,只好道:“是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旁边的几个都劝着苏清绾。

        坐在地上的杜兰菊无人问津,再看大家似乎都帮着这个死丫头,当即叫唤了起来,“你们别相信这个死丫头,她刚刚在家里可横着呢,把家宝打的脸都肿了,现在就是再跟你们做戏!”

        她没什么文化,也不懂苏清绾怎么会有两副嘴脸,可她很清楚,这么下去,村里的人肯定都要帮着苏清绾的,要真让这个女儿分家了,那自己可就真亏大发了。

        闻言,苏清绾红着眼看向杜兰菊,心里很是冷静,她知道杜兰菊难缠,但是再难缠的人,要是碰上不要命的,也得退避三舍,她是死过一回的人了,绝对不能再让自己忍气吞声的活这一辈子。

        她咬着唇,看起来更显柔弱,“娘,我知道你疼家宝,家里但凡有什么吃的,全都是先紧着弟弟,我是女儿,是赔钱货,是贱命一条,可你也不能这么污蔑我,我但凡敢打家宝,你还不生扒了我的皮不可。”

        本来杜兰菊的话,大家就不是很相信,再看苏清绾这么说,更是认定了,是杜兰菊故意撒谎的,大家伙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心里头的这杆秤,自然也完全的倾向了苏清绾这边。

        一听苏清绾的话,再看四周围人不信任的眼神,杜兰菊的火气蹭蹭蹭的上来,站起来就要去撕苏清绾的嘴:“放你娘的狗屁,老娘非要把你这张瞎说的嘴给撕烂了不可!”

        苏成军一把抓住了杜兰菊,沉着脸厉声道:“闹什么闹,像什么样子,全都跟我去村支部!”

        这事情是非管不可了。

        苏成军作为大队长,生产队里出点事情,也跟他脱不了干系,总有人眼红盯着他的位置,想要把他拉下马,这事情他得处理,不仅要处理,还得处理好,要不然就相当于平白给人留了个把柄在那。

        看苏成军的意思是要管了,杜兰菊心里头莫名的有些慌,走之前赶紧推了一把苏家宝,小声道:“赶紧去找你爸。”

        苏家宝恨极了苏清绾,黑胖的脸上满是愤愤不平。

        想到苏清绾今天不仅没听他的话,还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顿,他能好受就奇怪了。

        一听杜兰菊让他找苏崇光,小短腿立马就飞奔而去了。

        赔钱货,这回看他爸怎么弄死她!

        到了办公室。

        苏成军喝了一口凉水,思虑了一番后,心里头还是偏向于苏清绾的,他冲着杜兰菊道:“你教育孩子,我们管不着。可你看看你干的啥事,孩子生病都不给饭吃,别说平时苛待她,又打又骂也就算了,现在逼着人寻死。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们不能不管。”

        “苏大队,这是我自家的事情,我管教女儿怎么就不行了?”杜兰菊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她又道:“反正分家这事情,没嫁出去的女儿,是从来没有过的。”

        想到死丫头竟然存了这个念头,杜兰菊恨不得现在就把苏清绾拉回家,狠狠的揍她一顿!

        苏清绾没在这时候给苏成军添堵,她乖乖巧巧的坐在那,红着一双杏儿眼,朝着苏成军轻声道:“叔,我只求您给我一条活路走。”

        看着苏清绾这般,饶是再冷血的人,也见不得小姑娘这么求自己。

        苏成军皱起眉头,和稀泥的想了个两全的方法,沉吟道:“分家是没有这个先例,但是粮食我可以单独发给清绾,就不算在你们家了。”

        杜兰菊一听这话,当场跳脚,尖锐了嗓子就开始闹,“不行不行,一家人就应该拿一家人的粮食,怎么能让死丫头自己拿,这绝对不行!”

        家里头四口人,苏家宝在苏家受宠,几乎不会让他下地干活,那劳动力就只有她们三个,别看苏清绾人柔弱,可她却是干活的一把好手,而且吃的还少,那些工分和粮食,其实大多数都吃进了苏家宝的肚子里,要是真让苏清绾自己拿了,那往后自己宝贝儿子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更何况,这么一来恐怕自己就更难掌控苏清绾了。

        闻言。

        苏清绾内心冷笑,正好,她也对这个处理结果很不满意,拿到粮食权又如何,依照苏崇光和杜兰菊的尿性,有的是办法拿回去,到时候还要折腾。

        这一回。

        她要的是分家!

        想到这,苏清绾对上杜兰菊,眼神里充满了恨意,“你说得对,一家人才拿一家人的粮食,那分家就不是一家人了,我们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