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 第72章 被打的是杜兰菊?

第72章 被打的是杜兰菊?

        徐织云手拿着拐杖,戳了戳苏家宝的肚子,嫌恶的皱起眉头,“你还穿昨天那条裤子呢,全都是尿,脏不脏啊,你这么邋遢,还敢进我家的门,真晦气。”

        苏家宝的确是不怎么爱干净,甚至可以称得上鼻祖,全村都很难找到一个比他还脏的人,皮肤不仅是天生的黑,还有一部分是污垢,身上散发着酸臭味。

        农村人大多数都没干净这个概念,每天都要劳作,汗流浃背的一身臭味,也不会想着天天去洗澡,一回家就想着躺床上睡觉了,半个月洗一次都算是勤快的了。

        不过像苏家宝这样的,昨天尿了裤子,都没想到要洗澡换衣服的,也算是够奇葩的了。

        苏家宝被这么说,脸色立马就涨红了。

        也是半大不小的年纪了,平时不爱干净,家里面也没人说,到了外面,那些跟他同龄的,顶多就是不爱跟他玩,可现在被人当着面说出来,他也是有自尊心的,哪里能受得了这种侮辱。

        苏家宝立马喊了一声,“妈!”

        随后恶狠狠地瞪着徐织云。

        死老太婆,早就好去死了!

        被喊了一声的杜兰菊,面色有些挂不住,勉强笑了笑,“妈,你怎么能这么说家宝呢。”

        杜兰菊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儿子不爱干净,她当然知道,想要拉着他洗澡,可苏家宝就是不乐意,整个人好吃懒做得厉害,躺床上能躺大半天,要么就是出去掏鸟蛋。

        自己的宝贝儿子。

        能怎么办。

        还不是得宠着。

        心里知道是一回事,可别人这么说苏家宝,杜兰菊就不高兴了。

        “我怎么不能说了?这么不爱干净,你看看他那张脸上,全都是污垢,身上的泥都能搓下来半斤了吧。”徐织云隔着老远都能闻到味了,她以前也是大家闺秀的生活,在农村里再没有条件,也要坚持每天洗澡,实在是受不了苏家宝这样。

        她眉头拧得都可以夹苍蝇了,“东西你们也送到了,赶紧走,邋里邋遢地看得人恶心。”

        见徐织云竟然想要收下东西后,就让他们走,杜兰菊脾气瞬间压不住了,她提高了音量,尖声道:“妈,我们好心好意的送东西来,你不说请我们吃顿饭吧,好歹也请我们进去坐一会儿啊,你现在还要说家宝不爱干净,你是不是故意的!”

        徐织云冷笑了一声,“我是故意的怎么了,你们自己要上赶着来的,是我逼你们的么,怎么?我收了东西,还非得还点什么不成,你这是在我这里撒野,搞强买强卖呢,滚滚滚,看了就头疼糟心。”

        东西到了她手里,就没有拿回去的道理了。

        至于她怎么对苏家人,那是她的事情,别人想要强迫,也得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见徐织云这么油盐不进,苏崇光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旁的杜兰菊更是气得胸脯不断起伏,她眼睛已经气得通红了,直接看向了苏崇光。

        “崇光,你妈就是个白眼狼,我们怎么服软都不成的,你现在给我把布票和粮食拿回来,咱们走,不在这里受气!”

        听到这话。

        苏清绾的冷笑根本忍不住,“谁是白眼狼,自己心里有数,没人叫你们来服软,你们能做的,最好就是赶紧滚蛋,离我和奶奶越远越好,我奶以前不需要你们孝顺,现在也不需要,只要有我在,你们就别想来欺负我奶!”

        苏崇光的火气也上来了,他自认已经伏小做低,结果徐织云一点都不领情,还任由一个赔钱货来糟践他的心意,他对着苏清绾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他黑着脸道。

        “我和你奶说话,你闭嘴!”

        看着不远处的几个人影,苏清绾的眸光闪了闪,她不动声色地走到了杜兰菊的旁边。

        “怎么,听不得难听的话?那还不赶紧滚,也没见过你们这么没脸没皮的,真的心疼我奶的话,早干嘛去了,还不是现在看中了有好处,才想着过来的,根本就不是真的孝顺我奶,”苏清绾毫不留情的戳穿他们的阴暗心思,“就算真的有求于人,那也应该拿出点态度,我没见过讨饭的,还要站着把饭讨了的,想要求别人,腰杆就得往下弯,而不是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就认为别人理所当然的就要接受,也不看看你们配么!”

        苏家三个人。

        最可笑的就是,他们是真的认为只要他们想要,稍微说两句话,就能叫别人对他们掏心掏肺,也不瞧瞧自己配不配,哪里来这么大的脸!

        这话说得实在是太难听了。

        而且还是从一个赔钱货嘴里说出来。

        饶是苏崇光都没办法忍耐下去了,他怒火中烧,冲过去就扬起了手,要朝着苏清绾的脸上扇下去。

        “苏崇光,你给老子住手!”看到这一幕,刚领着几个师傅进来的苏成军,脸色顿时大变,不由怒吼。

        苏成军都快气死了。

        怎么回事。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看到苏崇光打人了,这人是不是不把他放在眼里,竟然敢这么嚣张!

        听到这声音,苏崇光着急忙慌地想要收力,可根本控制不住。

        趁着对方这一愣神的功夫,苏清绾却是不慌不忙地往后退了一步,掌风从苏清绾的脸上划过,而她的旁边刚好是杜兰菊,这一巴掌就打到了杜兰菊的脸上。

        杜兰菊还在兴致勃勃地看热闹呢。

        突然的疼痛就传了过来。

        苏崇光是个庄稼汉,家里唯一的男劳动力,这一巴掌下来一点都不轻。

        杜兰菊的脸立马就肿了起来,“?”

        她惨叫了一声,捂住了脸,整个人被扇得差点掉到地上,眼泪完全忍不住痛的掉了下来。

        冲进来的苏成军,还以为是打到了苏清绾,对着苏崇光就是一顿骂,“你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欺负清绾,她是你的女儿,又不是什么畜生,是你想打就打的?当着我的面都敢这样,真的是好大的威风啊,呵呵,你这么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是吧,厉害啊你!你知不知道公社多重视这一次的事情,要是清绾被你打坏了,你等着瞧吧你!”

        得罪了苏成军,其实是很不明智的举动,他好歹也是大队长,有的是办法搞苏崇光一家。

        他现在心里已经很不满苏崇光了,就算没打坏清绾,公社那边没什么行动,他这边也不会饶得了他!

        骂完了苏崇光,苏成军又赶紧回头想去看苏清绾的伤势。

        结果就看到了肿着高高的脸的杜兰菊,正龇牙咧嘴地在那掉眼泪。

        丑的把苏成军吓了一跳。

        此时。

        旁边传来了苏清绾的嗓音,“叔,我在这。”

        苏成军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苏清绾一点事情都没有,他不由松了口气。

        不过他的脑子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刚刚的场景,怎么就突然变成了杜兰菊挨打了。

        似乎是看出了苏成军的蒙圈,苏清绾冲着人笑盈盈道:“叔,我没事,谢谢你为我打抱不平。”

        苏成军摆了摆手,认真地回了一句,“还好被打的人不是你。”

        还在哭的杜兰菊:“?”

        什么意思,被打的人是她就不要紧了?

        这是什么道理!

        苏成军当然不会承认。

        看到被打的是杜兰菊时,他心里竟然还有些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