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 第128章 那个贱人来农场干啥

第128章 那个贱人来农场干啥

        苏晓云肯定自己没看错。

        外面的人就是苏清绾!

        到了农场也有好几天了,苏晓云只觉得这段时间过得昏天黑地,明明自己还有着很光明的未来,可却全都被毁了。

        这里面有段月彤的原因,但苏晓云更恨的苏清绾。

        好在。

        苏晓云本来就是个会钻研人际关系的,很快就和农场的管事人搞上了关系,倒是把日子给过的好了。

        苏晓云就想着,有个办法能早点出去。

        她犯得也不是什么大错。

        想出去总归有办法的,这路就是人自己走出来的。

        只是苏晓云没想到,苏清绾会来到这里。

        她来这里干什么?

        苏晓云怎么都想不通,到了晚饭点,苏晓云就扔了锄头。

        不过路上就被李国华给拦住了。

        李国华一把扯着苏晓云到了屋后面,语气不太好,“你现在日子是好过了,我本来是国营饭店的大师傅,现在因为你的关系,害得我到了农场来,我老婆都和我离了婚,我和你说的事情你到底办的怎么样了!”

        自从知道苏晓云和管事人的关系不错,李国华三天两头的就来找苏晓云,为的就是不想在劳作,他有手艺,完全可以进农场的食堂。

        苏晓云被烦的不行。

        她自己都还出不去呢,怎么可能还会帮李国华的忙。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在看到苏清绾之后,苏晓云觉得自己和李国华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苏晓云眼珠子一转,好声好气道:“我会帮你去说的,但是你得给我时间,食堂是有师傅在的,总得有这个机会吧。”

        见苏晓云松了话,李国华倒是有些意外,不过立马就高兴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这事情你必须帮我办成。”

        “我们都有共同的仇人,我帮你就相当于帮我自己,我心里有数。”苏晓云故意这么说。

        听到这话。

        李国华感觉苏晓云话里有话,问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晓云冷笑了一声,“怎么,你忘了你怎么进来的,我刚刚看到苏清绾了。”

        这个名字,让李国华额头上的青筋突起。

        他眼底划过一丝恨意,“那个贱人来农场干什么。”

        李国华一想到,自己本来有着大好的前途,甚至可以去县城的国营,结果就因为苏清绾的关系,害的自己进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农场,毁了自己的一切,这让李国华怎么能不恨呢。

        这个苏晓云还真不知道。

        她道:“不管苏清绾来干什么,反正对我们来说肯定不是好事,你说的我会找个时机跟陈场长说的。”

        李国华眼睛里充满了怨恨,只是自己现在被困在农场里,就算知道苏清绾来了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把她也给拉进来么。

        现在苏晓云显然比自己会做人,至少和陈场长的关系不错,在农场里的日子,过的要比别人好。

        李国华只能依附苏晓云。

        他重重的点头。

        两人分开后。

        苏晓云就去找了陈场长。

        陈场长有自己专门住的地方,连着办公室是一块的,后面还开了个小门,这就方便了苏晓云找他。

        到的时候,陈场长刚好在吃饭。

        因为是场长,所以食堂给做的饭,自然是不会差的。

        苏晓云闻到了香味,有鱼肉还有肥肉,她赶紧敲了门,里面就传来了陈场长的声音,让她进来。

        瞧见苏晓云,陈场长笑呵呵道:“你鼻子倒是灵光,闻着味找来的?赶紧去拿双筷子,一起吃吧。”

        听到陈场长的话,苏晓云也没客气,眼睛直直的盯着那饭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就算是没在农场,也不可能在家里吃到这么好的饭菜。

        苏晓云大快朵颐。

        陈场长这人要说他喜欢苏晓云,其实也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只是对年轻的女性,会比较宽容。

        他是刚到这里来的,比起之前的场长要好说话不少,这才让苏晓云钻了空子。

        陈场长做事情很仔细,一些重要人物的资料,和一些特殊性的资料,他都会记得。

        像苏晓云的资料,就算是比较特殊的,人可是根正苗红的农三代,说是因为什么男女关系进来的。

        可他第一次见到苏晓云,就是看到苏晓云干活很勤快,比这里其他的年轻女性都要会做事,看得出来党性很高,长得又是清清秀秀的,一个很温柔的女同志。

        陈场长就觉得苏晓云应该是被骗了,所以才到这里来的,对她也就更宽容了。

        加上苏晓云很会说话,陈场长对苏晓云的印象很深。

        等人吃完饭后,陈场长笑呵呵道:“来找我有啥事么,苏同志。”

        “场长,我……”苏晓云更咽了几分,她抽抽涕涕的抹着眼泪,“我今天瞧见我堂妹了,我想家……”

        陈场长可看不得年轻小姑娘哭,赶紧拿了毛巾给她擦,安抚道:“你好好劳作,上面都是能看到的,你本来就没啥大问题,迟早能出去的。”

        苏晓云摇摇头,“组织上的安排,我一点怨言都没有,反正我清者自清,我只是难过,为啥我堂妹来了却不来看我……”

        这种事情也很多。

        陈场长只能安慰了苏晓云几句。

        看她还一个劲的哭,陈场长只能叫了今天看守的人过来,询问了情况。

        看守同志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赶紧解释道:“的确是有两位同志来看望人,但是不合规矩,我只负责给了东西。”

        “是哪位同志?”苏晓云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很好奇,苏清绾到底是来看谁的。

        跟着她一块来的还有萧巍。

        难道是萧巍的亲戚?

        苏晓云有些摸不清萧巍的来头,但是想到萧巍和苏清绾走的这么近,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萧巍的情况。

        看守同志:“是陆山同志。”

        陆山?

        苏晓云来了没几天,还没把农场里的人都给记住,毕竟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哪有空一个个都记着。

        不过这会儿,她默默的记住了这个名字,打算到时候打听打听。

        而陈场长听到这个名字,倒是有些意外,“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