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 第171章 把话说开

第171章 把话说开

        陈场长怕苏清绾在这里缠着,到时候别人看到印象不好。

        再看苏清绾的样子,自己要是不答应,估计不好走人。

        陈场长抿了抿唇,就点头答应了。

        不过心里有些不高兴就是了。

        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同志,在这里堵着自己,难不成是想要让自己犯罪?

        陈场长心里充满了警惕。

        他想到这一次来县城,就是为了农场的事情,现在农场的效益不好,压力就给到了陈场长这,上面的领导批评了他,说他没有花心思让这些改造的人去认真改造。

        陈场长是一肚子的郁闷。

        后来他又跑了一趟公社,去的是工会,跟那边的领导交涉了一下。

        工会就是查人的,一旦查出来什么,就得把人送来改造,陈场长看了最近送来的人,其实觉得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没必要往他这里放。

        还有就是农场小学的事情,农场没多少钱,可他知道工会是有钱的,就想要找人拨款。

        不过那边给自己回绝掉了。

        加上现在农场的收成不好,还要养着这么些人,陈场长觉得压力大,本来就不太爽快,这回开会批了他一顿,就让他回去。

        结果回去路上,还碰到了这么个漂亮女同志。

        也难怪陈场长怀疑了。

        到了胡同里。

        苏清绾第一句话就说:“陈场长,最近农场是不是效应不是很好?”

        听到这话,陈场长一惊,这女同志是怎么知道的,他忍了一忍,面露不悦,“你到底有啥事。”

        其实陈场长的那个农场,收成不好也是正常的,那边的地,全都是最难种的地,每天就算农场里的人起早贪黑,能得出来的产量也不会高。

        而农场里的人却不少,每年一把产量交上去,剩下的根本不多,所以农场里的人,吃的也很不好。

        已经有好几个因为营养不良,躺床上干不了活了。

        毕竟这些农场干活的人,以前可都不是干体力的,身体哪有庄稼汉好。

        前世,苏清绾是听到过这些的。

        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笃定的来找陈场长。

        苏清绾看出陈场长的确是在为了这个事情担心,只是这种事情肯定不能和她一个陌生人说,要不然陈场长的路也走到头了。

        不过苏清绾也是没办法,情急之下,也只能这样最直白。

        也是陈场长对这件事情上心,对这些农场改造的人有善心,要不然的话,换做之前那个,苏清绾就不会提,那个场长,可不会管下面人的死活,只要把产量完成。

        私底下,还能收点东西,日子过得非常好,这一回升迁,他就升到上面去了。

        这才有了陈场长来。

        苏清绾道:“我是苏家村的人,农场那块地我也知道的,都是最难种的地,播种下去再多,都没办法跟其他地一样,能够有很大的回报,这么下去肯定不行,我来找您,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闻言。

        陈场长多看了一眼苏清绾,没有说话。

        他是震惊苏清绾说的这些话,但同时又将信将疑,一个女同志,跑到县城来,为的就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总觉得奇怪。

        看陈场长这样,苏清绾叹了口气,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先前我是要去农场小学做老师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就到了县城鸿兴做后厨,但我也想要农场小学好,要是教育做好了,很多事情就能解决了。”

        “改造不仅要是劳动改造,我觉得思想改造也很重要,从底子抓起,这对农场也是好事。”

        陈场长听着这番话,也是忍不住想点头。

        他到了这里,唯一觉得顺心的,就是农场小学的事情,至少这些改造人的孩子,有了个去处,村里其他地方,也能交钱上学。

        不过他这个农场,也拨不出多少款来。

        要不然也不会去公社找工会了。

        陈场长认同归认同苏清绾,但是对苏清绾还是有怀疑的,所以嘴上肯定不会说什么,只是道:“还有什么事么,同志。”

        “陈场长,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回到农场,到时候有人会来找你的。”苏清绾没再多说了,这事情跟陈场长说一声,露个面,她觉得陈场长会上心的。

        凭借着前世对陈场长的风评,苏清绾就信他。

        苏清绾也不能在这里多待,还要回去上班,说完话人就走了。

        看着女同志似乎并不是来勾引自己犯罪的,陈场长稍稍松了口气,不过想到她说的那些话,忍不住的开始想,难不成这位女同志,真的能帮到自己?

        他这些心思,都没有跟其他人说过,除非就是上级领导,可就算是这样,他说也不多。

        而且也是刚说的。

        按道理,这个女同志没道理知道。

        陈场长带着这个心情就回去了。

        一路上都在琢磨。

        还在想,有人会来找自己,那到底是谁呢?

        陈场长回到农场,下面的人很是殷勤,问了一句,“场长,晚上吃什么?”

        他是有专门厨师开小灶的。

        陈场长没什么胃口,“随便做几个小菜就成了。”

        “行。”

        到了晚饭点。

        菜就端过来了,有肉有素,就着一大碗米饭,还是很有食欲的。

        陈场长在这里吃着饭,看守同志一听陈场长回来了,想着萧巍和苏清绾的嘱托,想了想就大着胆子敲了门。

        把这个事情给说了。

        本来还以为陈场长会发火,可没想到他竟然若有所思,还问了一句。

        “你知道是谁来找我么?”

        看守同志不认识苏清绾,但是知道萧巍,就道:“是苏家村的一个知青,现在在农场小学当老师,叫萧巍。”

        这边在说着。

        苏晓云就上了门,她是来蹭饭的。

        知道陈场长回来后,肚子没油水,叫唤的厉害,这几天他不在,苏晓云就吃的很差,现在听人回来,立马就上门了。

        刚到门口,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里面的谈话。

        苏晓云一惊。

        立马有些慌张了起来。

        前几天,这事情怎么捅到了陈场长这边来。

        她都顾不上来蹭饭,转头就回去了。

        还没到家门口,就碰到了一人。

        那人瞧见苏晓云,眼睛一亮,叫了一声,“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