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 第172章 孺子不可教也?

第172章 孺子不可教也?

        看到人。

        苏晓云皱起了眉头,真是不想什么来什么。

        来的人正是林老师。

        苏晓云勉强笑了笑,“林老师,怎么了?”

        “我听说陈场长回来了,我跟你说的事,你和陈场长说了么?”林老师问她。

        两人最近走的挺近,林老师之前的性格也有优越感,可家道中落后,到了农场里,他碰到了向雯,本来是有点心思来往了几次,不过对方显然没看上他。

        后来林老师就遇到了苏晓云。

        苏晓云是本地人,虽然是农村人,可性格特别好,还很善解人意,没有向雯的优越感,林老师就有些心动了,再看苏晓云好像挺受陈场长喜爱的。

        碰巧萧巍把小学的事情让他去做,他怕自己说错话,又跟陈场长没有什么交际,那时候就很愁。

        是苏晓云知道后,自告奋勇帮他去说。

        林老师对苏晓云就更有好感了。

        现在看苏晓云从陈场长那个方向过来,就估计着她是去找陈场长了,为了自己的事情,他还挺感动的。

        听到林老师的话,苏晓云就知道肯定要问。

        她虽然不知道萧巍为什么要找陈场长,可私心里是不希望让两人见面的,特别是怕苏清绾和自己的恩怨,被萧巍说给了陈场长听。

        那她在农场里的日子就不能好过了。

        听到林老师的烦恼后,苏晓云立马就说自己来,为的就是拖着。

        反正到时候大不了就说陈场长不愿意见人。

        可没想到,这边没卡住,看守同志那边竟然去说了。

        这个苏清绾。

        还真是诡计多端!

        苏晓云咬着牙,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低估了苏清绾,当初就以为她好骗,这才上了当,要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到这里来。

        苏晓云面上不能表露出来,只能含糊不清的说了几句,“我说是说了,但是陈场长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这个我也不好去问。”

        其实她压根没提。

        本来就打算压着不说的、

        现在既然陈场长已经知道了,自己说不说都一样了。

        还能在林老师这里卖个好,苏晓云觉得自己也不亏。

        其实林老师长得还挺端正的,还有一中儒雅的气质,估计是文化人的关系,要是换成在农场外面接触的话,苏晓云觉得嫁给他也不错。

        只是可惜。

        他家里犯了事,估计这辈子都回不去,苏晓云不想这辈子都在农场里过。

        对林老师,想法就是吊着。

        林老师一听苏晓云这么说,喜出望外,连声感谢,“晓云,你真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你去露面了,我们会处理的。”

        “就是不知道陈场长是个什么意思。”苏晓云叹了口气。

        她心里巴不得陈场长不见人。

        林老师还以为苏晓云是为了自己好,安抚了她一句,“没事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两人在这里聊了会儿。

        今天农场小学吃的是饺子,林老师自己没舍得吃,带了一半回来给苏晓云。

        苏晓云看到饺子,有些嫌弃,比起陈场长那吃的,实在是天壤之别,不过她这几天没怎么开过小灶,能有饺子吃也不错了。

        她把饺子吃得一干二净。

        林老师还挺开心的,说道:“我们那个小学,现在都是自己做饭吃,等以后要是好起来的话,说不准有食堂,到时候我就能多给你弄点好吃的回来了。”

        现在自己做,他也不好意思要太多。

        要不然的话,其他老师会不舒服的。

        苏晓云看不上这些,她有陈场长能开小灶,难道一个老师,还能有陈场长那边吃得好?

        况且这个小学穷得很,谁知道食堂开不开的起来。

        她就敷衍了几句。

        自从到了农场里,苏晓云就越发的感觉到了权利的好处,她有些妄想生了出来。

        陈场长也不知道有没有老婆。

        苏晓云发着呆,林老师丝毫没有察觉,还在和她说一些学校里鸡毛蒜皮的事情。

        对于这些,苏晓云一点都不想听,不过她习惯了做出温柔的神色来,对着林老师道:“我得走了,你今天也累了,赶紧回去吧。”

        林老师觉得,苏晓云是在心疼他,心里更感动了。

        等林老师一走。

        苏晓云想了想,就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趟陆山那。

        帮人把晒好的被子,给拿了进去。

        听到敲门声。

        陆山一开门,就看到了苏晓云。

        这段时间。

        这位女同志特别的殷勤,饶是陆山都觉得有些雪中送炭的感觉。

        主要是在这个农场里,相互扶持的人其实不算多,大家日子过的都不好,哪有空去帮别人的忙。

        要是换做是在外面,陆山会怀疑这个女同志别有用心。

        可在农场里。

        自己又没有什么能让这个女同志图的。

        一来二往的,陆山对苏晓云也没有那么抗拒了。

        看到陆山,苏晓云笑道:“陆叔叔,你的被子给你收好了。”

        “你倒是有心。”陆山接过被子,还是道:“晓云啊,你下回就忙自己的事情去吧,叔叔这里不需要你照顾。”

        苏晓云道:“这就是顺手的事情,哪有什么照顾不照顾的。”

        说完话,苏晓云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走了。

        *

        苏清绾回到鸿兴后,就被傅杭叫走了。

        看到傅杭主动找自己,苏清绾还挺惊讶的,自己好像也没有来晚吧,准时上班,应该问题不大。

        两人到了个角落里。

        颇有些特务接头的感觉。

        傅杭没吭声。

        苏清绾想要开口,但想了想,又不是自己找他,干嘛要开口,这个闷葫芦要是不说,那她就当不知道。

        两人都不说话。

        好一会儿。

        还是傅杭先安耐不住,皱起眉头道:“你怎么不说话?”

        他以为自己算是不爱说话的了,哪想到自从上一回之后,苏清绾真的就除了公事,一句话都没和她说过。

        苏清绾觉得有些好笑,“小傅师傅,是你找我,不应该你先说话么?”

        闻言。

        傅杭眉头拧得更紧了,半晌吐出几个字,“孺子不可教也。”

        苏清绾:“……”

        “小傅师傅,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要不然的话,现在是上班时间,我可不能偷懒,我还有一堆报纸没切呢。”

        说完,苏清绾作势要走。

        傅杭立马叫住了她,清冷的脸涨得通红,“你……你上次说的事情,你跟我再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