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 第179章 又要空出来一个灶台?

第179章 又要空出来一个灶台?

        苏清绾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好在自己也没不给傅杭面子,不然的话,就尴尬了。

        不过。

        苏清绾皱起眉头,“只要咱们开了火,其实上面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也不是非要走。”

        至于之前想拿自己开刀,那纯粹是因为她没后台,所以才意思意思一下,给个交代罢了。

        要是傅杭走。

        对于鸿兴来说,还真是个损失。

        至少苏清绾觉得,傅杭的能力,应该是在老薛之上的。

        只是可惜,这年头的国营,讲究的是人脉。

        能力再高也没啥用,傅杭的能力又不是高到能上国宴的水平,这可不就是比不过人家的老资历了么。

        傅杭摇摇头,“我在鸿兴待了三个月,这里不适合我,并不是我想要的氛围。”

        这倒是。

        越是小地方的饭店,就越是是非多。

        苏清绾听出了话外的意思,“你是找好下家了?”

        “估计去江城,或是其他地方,先磨炼磨炼。”傅杭不是个话多的人,不过跟苏清绾也算是熟悉了,就没瞒着她。

        本来选择在鸿兴,是因为这边是大师傅,等到了江城或者其他的大地方,那就不一样了,可能得从基本的干起,这是勤行里的规矩。

        除非傅杭的名气,大到在勤行里都是数一数二的。

        那就是随便他挑了。

        听人这么说,苏清绾也就没再问了,看来傅杭是有了自己的想法,对方也是个成年人了,当然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苏清绾点点头,随后想起来,傅杭好像有话和自己说。

        她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刚刚是想跟我说什么?”

        “本来打算告诉你的,现在想想,还是先不和你说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傅杭难得的起了坏心思。

        苏清绾:“……”

        还真是记仇!

        傅杭没那么快走,不过这个消息还是传开了。

        老薛空闲时候,正在那喝着茶,几个人就讨论了起来。

        “年轻同志,就是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看不清自己是谁了,你看现在,还不是一点抗压能力都没有。”

        老薛摇头,有些得意道:“想要在鸿兴混出点名堂来,不拿出真材实料,谁能服气,我看就是外头的名声传的太响亮了,这小傅师傅还真以为自己是盘菜了,结果到了咱们这,还不是原形毕露。”

        这个结果。

        他很满意。

        想要在鸿兴混出名堂,不站队是不行的、

        可这三个月下来,傅杭别说送点礼过来了,看到了都是冷淡的很。

        这种人,就该给点教训。

        倒是老孙,那个徒弟最多的师傅,有些担心的皱起眉头,“老薛,你说这傅杭走了,那新开的灶台,不就浪费了么,还有那个新来的女同志,又得重新拜师,你们谁乐意收她?”

        这段时间下来。

        苏清绾有什么本事,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切报纸切得挺好。

        刀工很不错。

        老孙担心的是,上头又要塞人进来。

        难不成还是要用老办法?

        老薛嗤笑了一声,“这有啥,大不了就让她到我这,给我切切菜成了,就当养个闲人,反正也没什么花头,我看这个灶台还是要利用起来,说不准就是要让咱们手底下的徒弟升一个上来,总比便宜了外来人好。”

        他一点都没把苏清绾当成是什么强劲对手。

        那么厉害的傅杭,不都被自己挤兑走了,剩下的都是什么不成气候的,上面要是真想派人,他就主动提议,选一个徒弟出师。

        当然。

        最好是自己的徒弟。

        这样自己的地位就更牢固了。

        老薛这么一说。

        老宁和老孙,都是心念一动。

        老孙徒弟是最多的,当初什么阿猫阿狗但凡进来的,其他人不要的,他都一并收了,如果轮数量的话,真要从其中选一个出来,他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至于老宁。

        年纪大了,没个几年就要退休,真要能扶持一个徒弟上去,自己的手艺也能传承下去。

        到时候无论徒弟有多大的名望,都是跟自己挂钩的。

        这样晚年,自己还能风光一把。

        三人一瞬间,就想到了各种可能性,无一不例外,都是想要这个位置。

        傅杭是十二月底走。

        这段时间心境反而变得平和了,其他人的针对和挤兑,他也都不看在眼里,倒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苏清绾的身上。

        每天让她练基本功。

        还要抽查作业。

        下了班,都不肯放她走。

        苏清绾也不知道傅杭是什么情况,其实这些她已经挺牛了。

        不过自己是给傅杭打下手的,对方说什么,她就得听什么,更何况傅杭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她好。

        就是这么一来。

        自己就没精力去做番薯片卖了。

        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出门,整天忙完就回去到头睡觉,时间都充实的很。

        石英就是这段时间,在观察苏清绾的。

        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扫大街,扫大街从早上七点开始,到下午五点结束,轮班制,为了观察苏清绾,她每天都四五点起来。

        结果人屋子里,安静的很。

        石英这么观察了几天,都没看苏清绾有什么动静。

        只好和陈老爷子道:“我看小苏挺实在的,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来睡觉,也没有做别的。”

        这几天。

        陈老爷子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他看了一眼自家儿媳妇,脸色都比之前难看了几分,估计是起早起的,只好道。

        “你之后别那么早起了,对了,小月是不是要上初中了,钱够么?”

        等明年,陈月就得去上初中。

        上初中后的开销,会比之前的大。

        石英起早贪黑的扫大街,钱自己是一分都不敢花,就想着给女儿上学,给公公治病。

        只是可惜杯水车薪。

        一说起这个,石英抿了抿唇:“都够的,爸,你不用担心。”

        陈老爷子点点头。

        他想着,还有儿子的抚恤金,过日子还是可以的。

        也就没再问什么了。

        石英出了门。

        整个人都软成了一片,想到初中的学费,感觉眼前阵阵发晕。

        抚恤金早就用没了,自己一个月就二十块的工资,老爷子吃药一个月就砍掉一大半,还有一家三口吃饭、生活费、水电费,再加上学费。

        哪怕房子租出去一间,一年拿个三十块钱,这也不够啊。

        她的目光落在了另一间屋子,攥紧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