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的风之子在线阅读 - 29.千层饼【二合一章节】

29.千层饼【二合一章节】

        那人带着一个夜枭面具,整个人被忍界通用的战斗服包裹着,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他的身份。

        只见他伸手从腰部的忍具包中,拿出两把苦无,抬手便朝着两人丢过来。

        可恶,是敌人吗?

        佐助咬了咬牙,将手按在背后的剑柄上,准备将这枚苦无打飞。

        霎时间,苦无便飞到两人面前,还没等佐助拔剑。

        “唰!”的一下,那人已经飞到了两人面前。

        紧接着他一只手揽住佐助的腰,下一秒又飞到鸣人身边,另一只手提住鸣人的裤腰带,随后三人便消失在原地。

        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一秒,佐助消失前之来得及下意识的吐出一句:“是飞雷神?!”

        姗姗来迟的傀儡连口热乎的都没吃上,就连那两枚工具苦无都被带走了。

        佐助和鸣人不是第一次做飞雷神了,熟悉的空间紊乱感很快就过去了。鸣人抬起头,发现周围人还不少,还有两个戴面具的人。

        “那个……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们。”

        “不用谢,毕竟我们都是木叶的忍者。”救下两人的忍者轻轻摘下缅军,但只露出了头上刻着木叶标志的护额,随后带上面具说道:“由于我们是出任务,按保密条例,我不能告诉你们我的名字,不过你们可以叫我——枭。”

        鸣人笑着挠了挠后脑勺,“没事,听声音,大哥哥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是木叶的支援部队吗?”

        “不是,我们来这里有另外的任务,是来追查砂隐的叛忍百足的……”

        “鸣人!”佐助一声喊停了鸣人,稍显严肃的说道:“即使是同村的忍者,也不可以透露我们任务的内容。”

        只是众人都没有发现,枭在听见鸣人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只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枭。”

        “枭?”

        “枭!”旁边那个带着面具,有些胖胖的忍者一连喊了三次,枭才回过神来。

        “抱歉,我走神了。”枭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笑着道歉。

        他走到枭的旁边,附耳轻轻说了两句。

        佐助则是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四处扫视着。

        这时枭走过来说道:“各位,请随我来吧,木叶的支援到了,你们也跟着过来休息一下吧。”

        “好。”

        枭和两个带着面具的同伴走在众人前面,鸣人和佐助走在后面。

        众人拐过几个弯,在黑暗的建筑中穿行。直到拐过一个转角,太阳的光芒从大门照射进来,鸣人和佐助下意识的眯上眼睛。

        等到适应了光亮后,鸣人睁开眼睛,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鸣人迅速跑到众人身前,指着日向衍喊道:“你,你,你是日向衍老师!”

        “还有你,喜欢看黄书的卡卡西大哥!”

        “什么!”众人一阵惊呼,带土一把揽过卡卡西,嬉笑着凑上前对着卡卡西说道:“看不出来啊,卡卡西,你还有这爱好?”

        卡卡西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回头看向朔茂,之间朔茂捂着嘴憋着笑,走上前一只手拍在卡卡西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卡卡西……男人的事情,我都明白,但以后还是要多和女孩子接触啊。”

        卡卡西再回头看向琳,却没想到,一向温柔的琳,也捂着嘴笑道。

        “可恶……”卡卡西还试图辩解道:“我没有啊!我没有这个爱好……”

        倒是日向衍,前世看过动漫的他此时显得平静多了,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代表着他曾经青春的人。

        微微感慨过后,对着鸣人问道:“你刚刚是叫我老师?”

        “难道你不是日向衍吗?”

        “我是。”衍一脸无奈的捂着额头,“未来我怎么会收你当我的弟子啊……”

        衍一句话点醒了众人,“原来你们两是从未来而来的啊。”

        佐助解释道:“其实衍老师,你是我和鸣人的带队上忍。”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以我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做收弟子这种麻烦的事情。”

        “呵……”佐助撇了撇嘴角,“原来老师你也知道你生性懒散这种事情啊。就知道摸鱼,出门做任务永远都是我和鸣人干活,就连忍术都是止水哥教我。”

        而此时鸣人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把抓住枭的面具,然后取了下来,大呼道:“果然是你啊,老爹!”

        “哈哈哈……”水门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笑着。

        “原来这小子是水门你儿子啊!”

        “啧啧啧,水门,怎么样,还没和玖幸奈结婚,就先看到自己儿子的感受很奇妙吧。”

        众人纷纷打趣道,水门有些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确实挺奇怪的,不过这种感觉好像还不错,哈哈哈……”

        “喔,老爹,你年轻的时候这么帅啊。”

        “难道你那个时间的我不帅吗?”

        “除了在老妈面前,你一直都很帅的……”

        众人看着鸣人围着水门转悠,纷纷笑着。

        水门有些略带尴尬的笑了笑,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对了,这位宇智波家的孩子,你父亲是谁啊?”

        “水门叔,我父亲是宇智波富岳,我叫宇智波佐助。”

        “原来是富岳家的孩子,诶?你叫佐助吗?我记得富岳的儿子不是叫鼬吗?你是他的二儿子啊。”

        日向衍此时凑了上来问道:“佐助,你之前说,我是你和鸣人的带队老师,那队伍里还有一个人是谁啊?”

        “日向雏田,是老师你的妹妹。”

        “woo!”衍有些兴奋的叫出声来。

        既然雏田没有因为他的这个原著中不存在的人物而改变的话,那么以他对自己变态程度的了解,他一定会玩美少女养成游戏的。

        岂可修,真是个崽种,好想给自己一拳!

        “哦对了!”鸣人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从忍具包中取出一个卷轴递给衍,“衍老师,这是我们之前出村做任务时你给我的东西。”

        “你说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就把这个给你。”

        “当时我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现在看来应该是衍老师你早就知道我们会穿越时间过来了。”

        衍伸手接过卷轴,犹豫了一下后,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将卷轴打开。

        是一个储物卷轴。

        “呼。”衍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这个卷轴。

        “砰!”一阵白烟腾起,众人连忙凑过去,发现是储物卷轴里放着的是两个卷轴。

        其中一个卷轴被密密麻麻的咒文包裹着,一看就是很高级的封印术,而另一个卷轴上则是什么也没有。

        衍稍微想了想,以他对自己的了解。随后他拿起那个布满封印术的卷轴,小心的收进怀里,贴身放好……

        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那个没有上锁的卷轴,上面有一段话,衍轻咳两声,然后念出来:

        “哟,大家好啊,我是日向衍,当然,我是二十年后的那个。”

        “大家都是熟人,平时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就不寒暄了,简单的说两句吧。”

        “第一,是给鸣人和佐助的忠告。不要过多的透露未来的事情,因为此刻你们知道的越多,等到任务结束时,水门施展互相遗忘之术,封印这段记忆的术难度就越大。”

        “第二,不用担心蝴蝶效应,想做什么就大胆的去做吧,因为他们穿越时间这件事情这本身就是既定的命运,是时间的闭环。”

        “第三,不要追问我留下的那个上锁的卷轴,因为我曾经也收到了一个卷轴,所以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命运的一环,并非是我想改变时间线。”

        “第四,给你们减少点难度吧,你们的任务目标是同一个人。”

        “好啦,多的话我就不说了,祝各位旅行愉快!”

        衍将卷轴上的每的话读了出来,众人都陷入到一阵沉默中,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信息含量可一点都不少。

        “命运是不能被改变的吗?”水门呢喃的说道。

        朔茂拍了拍水门的肩膀,“你想那么多干嘛,对人家而言命运就是过去已经经历过的事情。但对我们而言,未来的一切我们都还没经历过,好好过日子不就行了吗?”

        “再说了,你看你连儿子都有了,衍这小子还成了他们的带队老师。这不是说明,起码未来的我们都还活着嘛。”

        说者无意,听者无心。

        衍猛的抬起头来,瞳孔骤然一缩。

        好像,自始至终,鸣人和佐助都没有和带土和琳打过招呼。

        他们……不认识带土和琳?

        衍的脑海里全是那两句话:命运是不能被改变的,时间是闭环的;命运是不能被改变的,时间是闭环的;命运是不能被改变的……

        身为穿越者,早就看过不知道多少有关时间穿越的作品,时间闭环这个概念自然清楚。

        衍的手捏紧了卷轴,心中猛然涌现出一阵无力。

        命运真的不能被改变吗?

        炎热的太阳带来无穷的光和热,照射在衍的身上,可他却只觉得一阵冷意。

        。。。。。。。。。。。。

        而在二十年后的那个时间里,衍一边替雏田梳头,一边拿出一张泛黄的纸,上面写着:

        “哟,大家好啊,我是日向衍,当然,我是二十年后的那个。”

        “大家都是熟人,我就不寒暄了,简单的说两句吧,你们一定要记好了。”

        “第一,是给鸣人和佐助的忠告。不要过多的透露未来的事情,因为此刻你们知道的越多,等到任务结束时,水门施展互相遗忘这段记忆的术难度就越大。”

        “第二,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保护好我留下的那个卷轴,它是改变一切的关键。”

        “第三,第三次忍界大战将会在两年后爆发,在这场战争中,带土和琳都牺牲了。而此次任务结束后,二十年后的我会在某个时间段解开水门的术,这一次,水门你可别迟到了。”

        “我需要你们尽可能的减少未知因素,所以水门最后施展互相遗忘之术是非常重要的,这件事由我一个人去做就好了。”

        呵呵……衍轻笑两声,随后运转查克拉,一把火烧掉了这张纸。

        “欧尼酱?怎么了吗?”

        衍笑着摸了摸雏田光滑的的额头,,另一只手细细的在她的头发里捡出砂砾,温柔的说道:“没事,不用担心。”

        我只是,稍稍的欺骗了一下自己……

        如果有人告诉我命运是不可被改变的,那么他越是强调,我一定会挣扎的越发激烈吧。

        所以啊,这一次啊。

        至少,不要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