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被青梅女仆培养成恋爱大师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和柴犬的赌注(5K求追读)

第四十四章:和柴犬的赌注(5K求追读)

        夏目和远坂惠一拍即合,虽然山田和石川香奈并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达成共识的,但只要两个当事人拍板,这事儿就算是给办成了。

        之后山田终于是二十年榆木脑袋开了窍,鼓起勇气几乎是从喉咙里喊出来邀请石川香奈要不要去学校里的咖啡馆坐一坐。

        声大壮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不怕吓到女孩。

        这个小家碧玉的女孩先是微微惊讶,而后露出了“你不喊这么大声我也会同意”的浅笑,轻声说了句“那好吧”。

        目送两人离开,远坂惠带着夏目直树又去了体育社的活动中心,一路上叽叽喳喳聊起了八卦。

        身为早稻田所有社团的绝对领头羊,体育社的体量实在是太庞大了,光是社团活动场地便有十多个。

        两人来的是健身器材最多的综合场地,远坂惠领着夏目直树刷脸进了门,跟他说找个地方随便坐,她去找和泉澪来。

        生怕好不容易找到的最佳小白鼠跑了,远坂惠风风火火就离开了。

        上次例会,副部长鹿岛平次眼看就要松口了,结果因为和泉澪没办法证明她能将一个小白从无到有带入门、变成也能教小白的代教,所以最有希望的一次游说也失败了。

        现在长得又帅、各项标准又符合的完美小白鼠亲自送上了门,就好像是澪酱的好运气又灵验了一样,可不能放跑了他。

        只要澪酱能好好教导小帅哥,把他指导成不输给一般体育生的代教,那么相信以鹿岛平次为首的那些人也不会再反对改革了吧。

        夏目直树趁这个空档,好好打量起这个活动场地——

        装潢布局居然和大部分的健身会所差不多,巨大的场地里有各种各样的器材,光是跑步机就有二十几台,一看就是体育社从建立之初便开始攒的家底。

        此时正值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在大学里社团活动的时间并不固定,只要有空就能来活动室锻炼。

        所以活动场地里人满为患,还空着的体育器材也就剩了一两个。

        除去跑步机之类的健身器材,活动场地里还有台球桌、乒乓球台等众多娱乐设施,夏目直树看着那些有说有笑的同学扎堆在玩,就知道为什么体育社如此爆火了。

        除了没有电脑之外,体育社简直就是早大校园里娱乐活动最多的地方。

        “我就说看着眼熟,原来真是你。”

        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夏目直树回头看去。

        柴田海很不友善地走过来,肩膀上戴着类似风纪委员的袖章。

        被革职会计以后,他只剩了考核官一个头衔了,觉得这样面子上挂不住,便自告奋勇兼职了维持活动场地秩序的风纪巡逻。

        他几乎每天都在活动场地守着自己那一官半职,好似刁难那些想加入社团的非体育专业学生已经成了他的乐趣。

        只要没课他就会来筛选入社新人,摆摆谱,说两句场面话再啧啧摇摇头,看着那些人失望的眼神,这样他便能高兴一整天。

        从刚才远坂惠带着夏目直树进来的时候,柴田海就注意到他了,等远坂惠走远了过来一看,还真是。

        反正远坂惠在这他是不敢过来的,没说两句那家伙就会搬出和泉部长来压他,让他头疼得很。

        远坂惠一走柴田海就乐了,看来今日份愉悦感马上就能从小白脸身上收获了。

        “非社团成员禁止入内,门口贴着呢,不识字吗同学?”

        柴田海对夏目直树半点好感没有,他用手指了指外面的牌子。

        那牌子还是他写的呢!

        夏目直树看他也是相看两厌,懒得理这种人,瞥了一眼只当是没听见。

        对付这种人有很多办法让他破防,首先一点就是在态度上蔑视甚至无视他。

        不就是想找存在感吗?

        跳梁小丑罢了。

        柴田海的声音不算小,那些正在锻炼的纷纷转头看热闹,就连戴着耳机的都摘下来竖起了耳朵,生怕错过什么好戏。

        “哦豁,是他,有好戏看了。”

        “上次例会上说的五十米跑10秒那个就是他吗?我那天不在真是可惜了。”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也别什么话都听柴田的,那小哥上次是崴了脚才跑10秒的。”

        “看起来确实没柴田说的那么孱弱啊……起码合格没问题吧?果然柴田这小子就知道胡说八道。”

        “重点不是这个,他俩一看就不对付,有好戏看喽!要不要打个赌会不会打起来?我赌小哥赢!”

        “那我赌柴田,他下手没轻没重还爱使阴招,小哥看起来蛮斯文的,要吃亏哟。”

        夏目直树甚至都没有开口,光是往那一站,周围这些能考上早稻田的学生便将“公道”二字挂在嘴边了。

        大家也都不是傻子,柴田什么样的人他们也不瞎,保持中立单纯看戏的还是蛮多的。

        甚至于不认识夏目直树的,其实更想让平日里看不惯的柴田出丑。

        周围人议论纷纷,想要给自己找画面的柴田,确实把存在感拉起来了,但从他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上就不难看出来,这个存在感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他也知道自己平时人缘可能有点问题,但没想到居然差到,跟一个外人不对付都没人帮腔说话的地步。

        他准备把这个小白脸塑造成标准的弱鸡形象,那样的话他就可以用夏目直树当下马威,告诉以鹿岛平次为首的保守派,保证门槛是绝对必要的,不然体育社只会越来越烂。

        要是门槛没了,不仅难以控制和泉澪身边的男生数量,自己一直以来的工作岗位也会告危……

        会计审核的工作已经被革职两周了,要是审核员的工作再没了,他在体育社里就真的成了可有可无的小角色。

        总不能一直赖着当场地巡逻吧?

        这对习惯了卖弄规矩的柴田海来说,跟当众踩他脸没什么区别了。

        见效果差不多了,夏目直树懒散地掏了掏耳朵,“你刚才说啥?不好意思没听清。”

        “外面贴着非社团成员禁止入内,你是瞎了吗?”

        柴田海这时候已经有火气了,秀了一下自己的袖章,“看见没?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我跟你动手我是占理的!”

        “有人找也不准进?”夏目直树轻轻一笑:“那你们体育社架子是挺大的。”

        “谁会找你啊?我可刚才看见了,是远坂那家伙带你进来的吧?就算是她带你进来没有正当理由也不行!她坏规矩的事回头我会弹劾她,现在你立马滚蛋!”

        急了急了,有人急了。

        夏目直树想了想远坂惠路上偷偷跟他分享的八卦,突然想到了怎么破他防,好好气一下这个跟柴犬一样狗叫的家伙。

        “是和泉学姐找我来的,我在等她。”夏目直树说得轻松,好似学姐找他来,他还蛮勉强的,“我平时课挺多的,也就今天下午有空来,希望学姐能快点。不然让我在这等久了被狗咬,我居然还不占理?”

        路上听远坂惠说,这家伙跟学姐告白不成,还死缠烂打。

        夏目直树对柴田海的观感降到了最低,这不就是自己狗急跳墙的情敌吗?

        大概是出于雄性的本能,夏目直树见到了柴田海的脸从阴沉变成震惊最后变成扭曲,再然后居然轻呵一声笑了。

        他设身处地想了想,发现根本不可能,下意识觉得这是谎言。

        “他妈的,撒谎都不会,还部长找你……你脸是真大!”

        “以为我瞎?刚才谁带你来的我没看见?别以为跟远坂那家伙好上,就能跟部长也扯上关系,你这种狗皮膏我见多了!”

        “那你每天照镜子的频率还挺高的。”

        “你!”

        夏目直树耸了耸肩,已经开始放松身体了。

        专业女仆教导过他,打架前要彻底放松身体,然后在一瞬间绷紧发力,小腿带动扭腰来传力,才能让拳头最快。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和泉澪已经跟着远坂惠拨开人群过来了。

        “怎么回事?”

        和泉澪看着围在这里的一群人……尤其是中间的柴田海,语气不善。

        怎么又是这个让人厌恶的家伙?

        “部长,这小白脸又来死皮赖脸,还说是你找他。”柴田海先发制人。

        明明就是远坂惠带来的,他都看见了,夏目直树还硬说是和泉澪找她……

        柴田海深知和泉澪不是那种想找人还让闺蜜传话的性格,她待人处事很有礼貌,有事一定会亲自去找。

        所以柴田海断定夏目直树在撒谎。

        夏目直树确实说的有点问题,如果真是学姐找他,一定会亲自领他来的……前提是他和学姐真的不认识。

        他和学姐的私交成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信息差。

        和泉澪看着夏目直树偷偷冲着她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心情好了一些。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夏目君还敢冲自己笑,而且只有他们俩知道这笑是什么意思……怎么有种眉目传情的感觉?

        心情又好了一点,不过面上她还得保持威严和冷淡,因为正在跟她说话的不是夏目君,而是柴田海。

        两句话和泉澪就明白夏目君和柴田是怎么产生冲突的了,也瞬间知道了该怎么配合他。

        夏洛克·和泉·福尔摩澪思考完毕,用时0.35秒。

        两人默契程度+1

        “是我找他来的,夏目同学有我的预约就算是我的客人,有什么问题吗柴田?”

        连敬语都懒得加,直接就一个姓氏,可想而知柴田海在和泉澪这里印象已经差到什么程度了。

        柴田海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丰富来形容了,他就像是那遭到主人背刺的看门狗。

        周围的人也开始议论。

        “部长跟他认识?”

        “你问我我咋知道,部长的事少打听,咱们把握不住。”

        “可是,部长你前两天不还说跟他不认识吗?”柴田海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有些恼羞:“当着所有干事部长的面,你跟副部长承诺过不认识他!”

        “现在不就认识了吗?我倒是想认识他,请他帮个忙,愿不愿意还得看人家的意思。”和泉澪在面对讨厌的人的时候,态度针锋相对,气势更是咄咄逼人。

        “我找他来是有事情要跟他商量,要是因为你的原因导致夏目同学心情不好谈崩了,你负得起责任吗?”

        不等柴田海说话,和泉澪补充道:“是关于体育社改革的大事,如果夏目同学同意,我会亲自带他去见鹿岛副部长。就不用柴田你操心,偷着去传什么话了。”

        自始至终夏目都在看戏,他两只手环抱胸前,静静地看着柴田一点点破防,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对付这种人的第二个办法,将他在乎的东西一点一点破坏掉,越是在乎效果越好。

        经典的ntr理论,现在的柴田就好比是那苦主,精神支柱正在崩塌——

        不能通过贬低夏目来找乐子,柴田的精神享受没有了;被暗恋的女生冷着脸当着大伙的面训斥,面子也没了。

        那么还剩下最后一脚,一顿无缝连招就算结束了。

        “其实就算和泉学姐今天不找我来,我也打算抽个空来找你叙旧的。”

        夏目直树看着柴田处于愤怒、焦躁的崩溃边缘,轻松一笑:“我说过我还会再来测验,你不就是管这个的吗?来打个赌吧。”

        “我今天要是能通过测验,并且达到你所谓的优秀标准,你就给我道个歉,不过分吧。”夏目直树看了看周围的人:“不要以为我是泥捏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羞辱我,我会感觉不出来吗?不想跟你一般见识罢了。”

        柴田海咬了咬牙眼神阴鹫:“优秀……优秀是五十米跑进6秒8,就你也配?那你要是跑不到6秒8呢?”

        “我给你道歉,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体育社。”夏目直树觉得无所谓,这个赌注随便下就是。

        还以为他是那个拼了命才能跑10秒的体力3呢?

        这两天浅井陪着他每天晨跑的轨迹几乎遍布了整个新宿区,没日没夜地锻炼,还专门花时间去学五十米跑的各种要领。

        以前身体不行的时候他都能付出百倍努力,现在条件好了,又岂会懈怠?

        但柴田海并不知道一切,闻言气笑了,转头看向周围的人,仿佛是在炫耀自己的眼光:“看看,看看!我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他猛地看向夏目直树,手指在空中狂点:“真觉得上次是因为崴了脚耽误你起飞了?不崴脚能跑进七秒?”

        夏目直树耸了耸肩,欲要使人毁灭,必先使其疯狂。

        他在心里想着要不要再激一下他,让他赌注下大一点,最好是赌他自己直接退出社团,那样学姐以后也乐得清闲。

        这可是情敌诶,不用浅井教,他也知道踹情敌应该往死里踹,尤其是这种有点大病的情敌。

        其实不光柴田不信,周围人见过上次夏目直树的表现后也都不信他能跑6秒8。

        上次崴了脚跑10秒那也是快到终点的时候崴了,夏目凭借惊人的毅力和惯性坚持了下来。

        不崴脚上次能进9秒合格倒是真的,但能快3秒多,他们是不信的。

        练体育的都知道,0.5秒的提升都需要成年累月的突破,有时候还得看状态。

        那可是3秒2的提升!

        距离上次他来测验,甚至还不到一个月。

        “夏目同学,你……”

        和泉澪略有担忧。

        远坂惠性格大大咧咧,更是直言不讳:“喂小帅哥,没必要跟他这种人赌气的!要他个道歉有啥用啊?他要是给我道歉,我想想脚趾头就扣紧了……恶心!再说了,你让澪酱一对一,手把手指导个把月,再来跟他比嘛!”

        远坂惠冲着夏目直树挤眉弄眼,意思是那样杀伤力更大,看着澪酱跟小帅哥贴贴,他鼻子不得气歪了?

        在这种时候,远坂惠也就不再纠结脱单的事了,已经被拒绝过一次要是再缠着小帅哥,那不跟正在呲牙裂嘴的某柴犬成了一类人了吗?

        夏目直树冲着这个好心的姑娘笑了笑:“那就再加一条,我要是赢了也让他给你道歉,他刚才没少在背后说你坏话呢。”

        远坂惠一听,鼻子眼睛就气大了,捏紧了小拳头恨不得冲上去给他脸一拳,小肚鸡肠的家伙!

        “那我也加一条,你要是跑不进6秒8,给我土下座道歉!”

        “成啊,没问题,我去拿申请表,在这等着。”

        “呵,这就想跑了?!”

        “那就先比完了再去拿表也行。”

        “不用了,”和泉澪突然说道,然后在全场注视的目光下,小心翼翼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放好的申请表,“我这有。”

        她递给夏目直树,夏目打开一看,微微挑眉。

        居然是上次自己跟北原来体育社报名的那份,他还以为已经作废了。

        远坂惠看着和泉澪眨了眨眼,记起这回事了。

        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也都恍然,上次和泉澪收走了夏目直树的申请表,说会给他留着,直到他下次再来……

        部长不愧是部长,看人水平真准,说他还会来就真的还会来!

        和泉澪倒是很坦然,平时这张表她是不带在身上的,只想着有机会还给他。

        但今天莫名其妙心里有种感觉,夏目他可能用得上,便顺手带来了。

        结果还真是,她心想这是冥冥中的默契,还是自己的好运气又生效了?

        夏目直树将申请表递到柴田海脸上,抖了抖:“上次是这张,这次还是这张。上次是你,这次也是你。但很遗憾没有下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