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秦时:开局假太监被明珠夫人戳穿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刺明珠

第二十章:刺明珠

        “过来。”

        上了浴池的明珠夫人穿戴上那身黑色蕾丝衣服后,朝苏白轻招了招手。

        苏白闻声,防备之时走了过去。

        “夫人。”

        苏白目光停留在明珠夫人身上没有放松警惕。

        “回去换一身衣服,我在百香殿等着你。记住了,如果你不来,我会去找你。”

        明珠夫人微笑说着,似乎是担心苏白真的会不来,仅穿一身黑色蕾丝衣服的她轻抱上苏白,纤细的手搭在苏白胸膛,轻声道:“感受到了吗?本夫人对你的奖赏。”

        苏白双眼一瞪,有些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的明珠夫人。

        她心跳好快。

        “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明珠夫人在苏白耳旁妖魅笑了笑。

        “是。”

        苏白虽不知道明珠夫人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变脸变得这么快,但现在让他离开,他是没一点毫犹豫。

        在苏白走出去时,明珠夫人盯着苏白背影,轻舔了舔自己嘴唇,妖魅噬魂的笑容越发妖艳。

        “等到了我百香殿,本夫人会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噬魂。”

        她潮女妖之名可不是白叫。

        刚才苏白所展现出的内力,还有解开她迷魂香,毒蛊控制的内力让她对苏白来了兴趣。

        但最重要的一点,她和苏白这男人接触的太过亲密了。

        刚才就差一点...。

        也是因此,她脑海之中生出一个想法。

        能够让她实力变得更强的想法...等苏白来到她的百香殿,她让苏白好好了解了解,她为什么叫着潮女妖。

        ..........

        “不对劲,明珠夫人不对劲。”

        回到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苏白越发感到奇怪。

        刚才明珠夫人还一副怒气冲冲要杀他的模样。

        而且他还将明珠夫人那样,更威胁她,现在她竟然来了一个大逆转,不仅没有生气,还很和气的让他回去换衣服,等会去她的百香殿内。

        其中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会是什么?”

        “不会是想在百香殿内杀了我吧?”

        “应该不可能,要是想杀的话在浴室内就有机会。”

        “还是说,她想做什么特殊的事情?”

        苏白思考着,还是朝着百香殿走去。

        现在他不去还不行,毕竟他不去明珠夫人也会来找他。

        “不管他做什么,只要不是动手,安全度过今晚明天便可以随红莲公主离开了。”

        苏白决定,等会低声下气一些,讨好讨好明珠夫人。

        ........

        百香殿。

        床榻上。

        一身暗紫色长裙的明珠夫人慵懒的躺在床上,等待着苏白的到来。

        这时听到外面有动静的明珠夫人知道是苏白来了,她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妖魅笑容,接着手中出现一个暗紫色的瓶子。

        她轻轻打开,一些特殊的香气便从瓶子散出布满整个房间,而后香气变得无味。

        现在她一切准备妥当,只等苏白进来,完成她想做的事情。

        .........

        吱嘎——

        砰!

        厚重的房门刚打开,苏白一走进来便瞬间被侍女门重重关上,同时锁起来。

        这一幕让苏白暗惊。

        他走了进去,只见垂帘遮掩的床榻上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脚。

        显然,明珠夫人在床榻上等着他。

        这奇怪的一幕幕让苏白不太明白明珠夫人到底想做什么。

        也就在这时,床榻上垂下的帘子被明珠夫人轻轻撩开,她纤细的小手朝苏白找了招,轻声道:“过来。”

        苏白没有犹豫,走了过去。

        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他只能见招拆招了。

        可他刚走到床榻旁,明珠夫人一勾便勾便将他勾上了床。

        苏白没感受到威胁,因此也没有防备。

        就这样。

        扑通一声。

        苏白第二次上了明珠夫人的床。

        床上。

        明珠夫人扶着脸颊,看着面前的苏白。

        苏白忽然被明珠夫人勾上床,此时的他,双手扶着床,姿势奇怪看着着明珠夫人那跌宕起伏的身材,还有妖魅的脸蛋。

        她笑的太妖魅了,那种噬魂的妖魅能够要了一个男人的命。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没有对苏白动手的意思,甚至还有些主动。

        “苏白,本夫人说了,今晚我会好好奖赏你的,你可不要让本夫人失望可明白。”明珠夫人微微起身靠近苏白面前。

        两人虽然亲密接触,但明珠夫人却并不是很在意,因为更亲密接触两人都有过。

        “夫人....”

        苏白感想问一声你这妖精想干什么。

        可话还没说完,明珠夫人妖魅一笑,吻上了苏白的一瞬间两人位置已经互换。

        “别说话。”明珠夫人看着苏白说了一声,继续做妖,完成她想要做的事情。

        苏白眼一瞪。

        美人计....

        还是想趁他不背之时对他动手?

        可不该啊?

        明珠夫人这主动的太过分了,完全不像是她的人设?

        难道真的是在深宫之中太过寂寞,想找他安慰?

        照明珠夫人这个情况,还真有一点可能。

        苏白这样说服一下自己,双手抱明珠夫人腰肢,试探一下。

        明珠夫人动作一顿,但并未在意。

        苏白为了确认了心中的想法,继续试探,想试探明珠夫人到底想做什么把戏。

        但让苏白郁闷的是,明珠美人没有一点在意。

        一吻过后。

        明珠夫人妖魅笑起来,轻声道:“你很着急吗?还是说,很想得到本夫人。”

        “像夫人这般美人,谁能够把持的住。”苏白装作心急的模样,在明珠夫人洁白玉背上的手没有松开,同时大胆的试探她。

        苏白知道,明珠夫人肯定怀着其他的心思,不过既然她想玩,他便陪她玩。

        反正这种事情,他没有一点吃亏。

        明珠夫人狭长的美目仿佛会说话一般。

        她在笑。

        在嘲讽。

        一个小小的奴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真当她是个饥渴难耐的怨妇吗?

        不过...

        明珠夫人为了让苏白防御心降到最低,完成她要做的事情,纤纤细的玉手对着苏白一弹。

        苏白一瞪,他看着眼前的明珠夫人,防备心渐渐变低。

        这种情况之下,面对明珠夫人这样的妖精女人的主动,苏白的确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躁动。

        “不好!”

        下一秒。

        苏白双眼露出一丝惊恐,看着眼前的明珠夫人,毫不犹豫的动手反抗,想将她的明珠夫人推开,甚至是想动手攻击。

        因为这一刻,他体内的内力竟然被明珠夫人一点一点的吸了去。

        但明珠夫人早有防备,狭长的美目微微眯眼,也像在在嘲笑苏白的不自量力。

        刚才她已经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香弥散在空气之中,笼罩她整个房间。

        这种香乃是她炼制最强的一种香之一,能够辅助她将别人的内力吸干殆尽,而且在吻住苏白的一瞬间让苏白变得毫无抵抗之力,任由她为所欲为。

        这个能力,她很久很久都没有用过了,因为用不到,而且还有一些副作用。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苏白这个奴才的出现,让她这个能力有了新的用途。

        她能够感受得到,苏白体内的内力非常精纯,只要将苏白体内吸干,到时候炼化成为她的内力,她的功力便能够变强数倍。

        到时候在这后宫之中,她更能轻松的控制韩王安,做她想做的事情。

        但是。

        明珠夫人千算万算,偏偏算错了一点。

        苏白百毒不侵。

        她那种香,刚开始对苏白的确是有一些作用。

        苏白也发现自己身体变得软弱无力,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珠夫人将他体内的内力一点点吸出来。

        但这时,百毒不侵的体质瞬间发挥作用,如同产生抗体一般抵消掉明珠夫人那毒香的效果,让苏白瞬间恢复力气。

        在恢复力气的一瞬间,苏白毫不犹豫的想反抗,想将明珠夫人推开,但一想到自己内力在被明珠夫人吸,还有明珠夫人的强大实力,他连忙压制了心中这个想法。

        就现在这个情况,就是他推开了明珠夫人也没什么用。

        他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能够反杀明珠夫人的办法。

        他没有在意明珠夫人吸他内力,身体悄无声息的动了起来,在明珠夫人防备心最小的时候。

        扑通——

        苏白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将他身上的明珠夫人控制住,同时位置互换。

        “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乱来了。”苏白冷声道。

        “怎么可能!”

        “你怎么会.....”

        明珠夫人不明白苏白为什么还能够动,还能够挣脱她的控制。

        但现在的苏白不会和她解释什么。

        他实在是没想到明珠夫人如此放低姿态,甚至用美人计来诱惑他,目的就是为了吸他体内的精纯内力。

        这种奇怪的方式让苏白有机可乘。

        因为这时,两人身上的衣服在刚才相互交锋之中,不翼而飞。

        “苏白,你...你想干什么?”

        明珠夫人忽然发现苏白眼中的凶芒,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抗。

        “干什么?你不是在诱惑我吗?我就让你知道我想干什么。”苏白恶语相向。

        明珠夫人瞬间明白了什么,感受到某样动西,脸上露出一丝惊慌:“住手.....”

        她刚喊出话来,可忽然之间她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苏白毫不犹豫的动手,刺明珠。

        韩王寝宫。

        房间内,韩王安坐在软榻上,享受着两名侍女的服侍。

        “嗯.....”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一丝难受,乃至头皮发麻。

        “怎么回事,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王安眉头一皱。

        这奇怪的头皮发麻让他想到边疆战事。

        最终推到这个原因身上。

        “现在已经准备妥当,边疆有他镇守,应该不会有事。”

        对于自己夫人明珠的表哥血衣侯的能力,他还是非常信任的。

        可一想到血衣侯,韩王便想到自己的夫人明珠。

        他好像有许久没有和她亲近了。

        也不知道没有他的恩泽,明珠会不会寂寞?会不会责怪他?

        但韩王一想到明珠夫人那种蚀骨妖魅便有些心有余悸。

        以前他每次到明珠夫人百香殿,出来之后起码得休息大半个月方才恢复过来。

        因此,他对明珠夫人那百香殿向来是敬而远之。

        然而任韩王怎么也想不到,现在他敬而远之的百香殿内迎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光顾。

        她明媒正娶的夫人明珠被迫享受着某位男人的恩泽。

        ...............

        明珠夫人寝宫。

        百香殿。

        皎月在门外候着,随时等待着夫人的命令。

        可此时的皎月脸上露出一丝怪异,她看着房门,俯耳到门口偷偷听一下。

        从半个时辰前,里面就传出一些动静,到现在都没有停歇。

        “好像是夫人在骂人?”

        “骂苏白这混蛋,狗奴才。”

        “嗯,也是,夫人身份高贵,苏白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骂他正常,可为什么会骂了这么长时间呢?”

        皎月脑门冒出一串问号。

        她不是很明白。

        就是骂人也不应该骂这么久啊,都半个时辰了还没停歇,还越骂越来劲。

        夫人今天是吃了火药了吗?

        好奇的皎月紧贴门上,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些声音。

        也是她夫人的声音,可这一次她夫人没有骂苏白狗奴才。

        还有,苏白这奴才似乎也在骂她夫人。

        像什么...妖精看俺老孙如今降伏你之类,张口就来。

        她夫人怎么会让苏白骂呢?

        “奇怪,夫人和苏白在里面做什么?”

        皎月脑门问号越来越多。

        很想进去看一看什么情况。

        但身为奴婢的她没有明珠夫人的吩咐她可不敢闯入明珠夫人的房间内。

        最后她只能安安分分的在外面候着。

        至于房间内发生了什么,虽然好奇,但她夫人没事,她也不敢闯进去。

        .........

        时间悄然过去,很快便来到凌晨时分。

        到了此刻。

        在门外候着皎月已经回去休息,换了另外一名侍女在门外站岗。

        这个侍女同样是明珠夫人的心腹之一,一来到门口她便听到房间里响起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

        不过她也不敢探听,只能安安分分的在外面站岗。

        ..........

        房间内。

        明珠夫人那身暗紫色的长裙散落在房间各个角落。

        床榻上。

        明珠夫人此时像是生了一场大病般,面色发白的躺在床上。

        她狭长的美目盯着在她面前的苏白,有气无力的眼中透露着恨意,还有复杂。

        她本是想用自己“潮女妖”的吸食能力将苏白体内的内力吸干,化为己用,之后再玩弄苏白一番便将他杀了。

        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之下,被苏白.......结果的确是吸食了,也稀释了。

        到了此时,她只能任由苏白摆布。

        但她双眼依旧冲斥着恨意,还有不屑。

        她身份高贵,堂堂韩国夫人,夜幕四凶将之潮女妖,苏白也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假太监罢了。

        那怕是被苏白那啥,她依旧不屑。

        苏白见到明珠夫人这副高傲的表情,露出一丝邪魅笑意,伸出手来便轻轻抚摸着明珠的妖魅的脸蛋,道:“夫人,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明珠夫人没有动,看着苏白的目光之中透露着高傲与不屑。

        苏白也不在意明珠夫人的目光,俯身到她面前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高高在上看不起我的表情。你不知道,从上往下看着你这副表情.....那种感觉有多美妙。”

        “狗奴才!”明珠夫人狠狠骂道。

        “嗯,夫人你这么说的话,那你是什么?现在你可是成了我的女人啊!那你叫什么呢?狗女人吗?”

        苏白坏笑一声。

        接着他看了看床榻上那一朵梅花,实在是有些不敢置信,明珠夫人竟然还是个处子。

        “夫人,真想不到,你在这韩王宫这么久,竟然还是个处子之身。现在白白便宜了我这狗奴才了。”

        明珠夫人沉默不语。

        现在她说一句话都累。

        她不想和苏白这个狗奴才废话。

        至于清白....

        明珠夫人眼眸有一些暗淡。

        要是等她表哥回来发现自己失去了处子之身...后果难以想象。

        可现在她不想想那么多,她想好好的休息休息。

        她似乎明白,为什么胡美人那狐狸精一下子便会这么喜欢苏白这奴才了。

        刚才她发现自己竟然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念头。

        可一想到刚才被苏白如此“虐待”愤恨不已的她感觉力气恢复一丝,抬手便朝苏白脸上扇去。

        啪!

        预想中的打苏白巴掌没有出现,而是被苏白牢牢抓住了手。

        “夫人,刚才都骂我如此之久,现在竟然还有力气,看来我们还得继续啊!”

        苏白抓住明珠夫人的手,很强势的掂量着明珠夫人下巴。

        “你敢!”

        明珠夫人怒瞪苏白一眼,想借此威胁。

        “你是在怀疑我的胆子吗?”

        “我在怀疑你还有没有这个能力?”明珠夫人嘲讽说道。

        现在她也是破罐子破摔,反正都和苏白那样了,她也不再怕什么。

        现在她只想好好教训嘲讽苏白,看这狗奴才吃憋。

        苏白微微眯眼,明珠夫人都这样说了,他要是不将这妖精降伏了,他今晚的安全可不能保证。

        他刚才是一冲动便明珠夫人那啥

        然后明珠夫人不断骂他,激怒他,一怒之下便对明珠夫人有些过分。

        什么桌椅窗,床陆空,十八般武艺全打在明珠夫人身上。

        他离开是必须的,不过现在距离辰时还有一段时间,在这个时候苏白不能给明珠夫人任何机会,否则他能不能离开还是个问题。

        “夫人,既然你怀疑,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

        “你...你想干什么?”明珠夫人微微惊慌。

        “我让你试一试被水淹的感觉,毕竟水陆空可是一家人,怎么能少了水呢?”

        苏白坏笑一声,不管不顾的将明珠夫人抱起来。

        “放手,你给我放开,狗奴才。”明珠夫人有些担心,也有些害怕,不断挣扎,斥骂苏白。

        然而现在的她在苏白手中,显然没有多大的反抗能力。

        “夫人你这是害怕了吗。”

        “混蛋,别给我机会,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夫人,刚才你不是试过什么叫生不如死了吗?”苏白若有所指。

        明珠夫人一时还不明白,但见到苏白脸上那坏笑时,瞬间脸红如火烧,但口中依旧骂声连连。

        什么狗奴才,混蛋,癞蛤蟆,张口就来。

        堂堂韩国夫人,夜幕四凶将之一的潮女妖在这个时候竟然如同泼妇一般骂声连连,要是让别人看见,不知得笑掉多少大牙。

        很快,苏白抱住明珠夫人来到浴池之中。

        这个地方,苏白可是记忆犹新啊。

        明珠夫人见苏白脸上那表情时,咬着小唇的她露出担忧,还有愤怒。

        愤怒苏白的放肆。

        但苏白却视而不见,为了降伏明珠这妖精,他不管不顾的将她抛入水池中,他要要用水“淹死”她...哦..不对,淹没她,让她昏迷不醒。

        不一会,水浪翻滚,一波接着一波。

        ..............

        时间悄然流逝。

        卯时。

        苏白看了看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明珠夫人,又看了看外面已经开始天亮,慌忙将衣服穿戴整齐。

        此时不走,等明珠夫人醒来想走都走不了。

        吱嘎——

        明珠夫人房间,历经数个时辰,终于再次打开。

        在房门外守着的,此时再次变成了皎月。

        皎月见到门开时,本以为是明珠夫人,可她看到苏白,愣了一下。

        “看什么看?”

        苏白扫了皎月一眼,志气昂扬道。

        现在的他把明珠给用水淹昏迷了,为了不让这些侍女们怀疑,不仅不能表现出一丝害怕,反而要变得更嚣张起来。

        果然,皎月见到苏白这副嚣张的模样,想到昨晚房间内发出的一些声音,还有苏白留在这里过夜,她显然也慢慢猜测到一点东西。

        “苏白,夫人呢?”皎月平淡问了一声。

        “夫人累坏了,正在房间内休息。”

        累坏了?

        皎月愣愣看着苏白,像是想问,你这话的含金量有多少。

        “怎么,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夫人说了,晨时之前不得进去打扰她,否则有你好看的,哼。”

        苏白嚣张的哼了一声,关上房间大门,大步的朝外走去。

        苏白这副嚣张的模样还真就把皎月给唬住了。

        她愣愣看着大步离开的苏白,想着苏白刚才说明珠夫人累坏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

        “呼~”

        “总算是回来了。”

        “现在距离辰时还有一些时辰,收拾一下便离开。”

        回到住所的苏白想到把明珠夫人那啥的事情,到现在都感觉有些虚幻。

        不过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现在回到住所的他连忙将一些有用的东西收好。

        这些都是黄白之物,出宫后可是要用到的。

        收拾完,他想到胡美人这妖精。

        等会就要跟红莲公主出宫,一但离开很难有机会回来。

        离开前要不要去看一看她。

        或者给她一点提议,告诉她有明珠夫人把柄之类的?

        思考一番后,为了小命着想苏白还是没去。

        不过往东华门去之前,他找到了胡美人的侍女让她带一点东西给胡美人。

        这东西对胡美人来说,能够明珠夫人对她造成危险之时保她一命。

        而后便往东华门走去。

        东华门作为韩王宫出宫的大门之一,苏白自然是清楚不过。

        不久后,他便来到这里。

        不过让苏白有些忧愁的是,红莲公主还没到。

        “她不会没来了吧?”苏白脸上有些汗。

        要是红莲公主不来,他后果可是很严重。

        昨晚为了降伏珠夫人,十八般武艺全部使出。

        要是等会红莲公主不来,他无法想象明珠夫人醒来后会是一副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