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秦时:开局假太监被明珠夫人戳穿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第二十七章: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紫女身为紫兰轩老板,自然是见过世面的人。

        往日里没少与那些王孙贵族们打交道。

        但与苏白这种身着道袍,一股纯洁的说话语气之人打交道还是头一次。

        关键是苏白不像是在说笑,脸上那股纯洁儿的表情太逼真了,完全不像是平日里那种来找女人玩乐的人,就像他说的,他只是来探寻生命真谛,缓解心中迷茫。

        她有一种感觉,她要是敢答应,苏白还真可能会立即拉着她到房间里探寻生命真谛,缓解心中迷茫。

        这种荒谬的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紫女也是反应极快,失神片刻后便是微微一笑,顺着苏白的话轻笑道:“客人可真爱说笑话,我可不是随便的人。如你真想探寻生命真谛,我这儿可多的是姐妹,足够客人你好好的探寻生命真谛了。”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唉~”

        虽然早就料到紫女会拒绝,但苏白还是感觉有些可惜。不过为了让自己单纯的人设更逼真,他望着紫女那精致的脸蛋儿,解释道:“我想老板娘你定是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来此可不是为了寻欢作乐,不过....”苏白从怀里拿出那袋金子,轻拍了拍,“不过被老板娘你如此看待,我也无可奈何!如今只能先与老板娘的姐妹们,好好的谈一谈人生。”

        ‘才情不错~,不过我岂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想与我同席共枕,你怕是没那个福气。’

        ‘但....也不能与钱过不成。’

        紫女心中暗道间,扫了眼苏白那袋金子,嘴角含笑,以她的眼力自然清楚那袋金子价值不菲,而且除了金子之外还有一些银票,顿时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一些。

        “客人若要是真的想与我探寻生命真谛,那就得看客人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能不能说先说服我的这群姐们。”

        “哦~”

        “听老板娘你的意思,是想先让你的这些姐妹们验一验,看我没有那个能力,将她们一一的说服?”

        苏白直勾勾盯着紫女,嘴角含笑,咬重“说服”二字。

        “呵呵~”

        “那就看客人你怎么理解了,我这里的姐妹可不少哦。”

        紫女深邃的眼眸微微眨动,轻声笑道。

        随着她话音落下,四周那些早就按耐不住想唇唇欲动的漂亮的大姐姐便是向着苏白围攻了过来。

        比起往对待那些商贾贵族的应付了事,如今不管动作还是行为都变得加积极大胆且热情。

        一方面是苏白很有趣,一见面便敢与她们老板娘紫女开口提同席共枕,探寻生命真谛。

        最主要的还是苏白年轻帅气还多金。

        “老板娘,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要是我一一说服了你的姐妹们。下一次邀请你同席共枕,共谈生命真谛可不要拒绝哦。”

        苏白朝紫兰说了一声,便是在唇唇欲动的一众侍女的簇拥之下向着二楼雅间走去。

        “呵,有趣的小家伙,希望等会不会哭着喊着要离开。”

        紫女注视着苏白被自己的一众姐妹“拉”入雅间,这一刻她露出的微笑越发妩媚动人。

        她非常了解自己的姐妹们的能力,如今苏白被拉进去,她已经可以预见到,用不了多久,洛白便会被榨干的连水都不剩一滴。

        很快,紫女便不在意苏白这个身着道袍意外到来之人。

        她往三楼雅间走去,那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在等着她。

        不一会后紫女便来到三楼某处房间。

        推门进去,入眼便见到一道身材修长的身影站立在窗口前。

        他背对着门口的位置,人往那里一站,就如同一柄宝剑杵在那里。

        给人的一种冷峻且靠近不得的锋利。

        男子灰白色的短发披散两侧,冷黑色长袍搭配金色装饰,华丽之中透着冷峻感。

        从背后看给人一种孤傲冷酷的感觉。

        毫无疑问,此人便是当代鬼谷子两大弟子之一,卫庄。

        在卫庄身旁不远处的柜台上摆放着一柄长剑,长剑剑身比一般剑长,一侧为锋利的剑刃,一侧为奇特的齿型构造。

        如此奇特的长剑给人一种妖异嗜血之感。

        正是卫庄的佩剑,鲨齿。

        “你迟了三分钟!”

        卫庄的声音带着冷漠低沉,那怕是面对熟人紫女,也是高冷的有点中二。随之他缓缓转过身,冷峻的双眸与紫女对视。

        “呵呵~刚刚来了一个有趣的人。”

        紫女显然已经习惯了卫庄这副高冷的面孔,她自顾自的来到一旁坐塌,缓缓跪坐下,接着端起茶壶便倒上一杯茶推给卫庄,又给自己来了一杯,捧在手中喝着,轻笑道。

        “能够让你感到有趣的人,想必他会很有趣!”

        高冷的卫庄只会提取话中重点,他看了紫女一眼,跪坐下后冷声道。

        “的确很有趣。一见到我便邀请我今晚同席共枕,共同探寻生命真谛,美曰其名缓解心中迷茫。”

        紫女握着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润了润喉,眼眸微微眨动,想到苏白那一脸儿的纯洁,如今可能正在被她的姐妹们榨汁,轻笑道。

        “这就是你说的有趣。”卫庄冷冷的扫了紫女一眼。

        紫女显然已经习惯卫庄的无趣,微微一笑,又道:“他身着一身素白道袍,但说话语气还有那“纯净”的眼神看上去却不像是道家之人,我猜测应该是在某个店内买的。”

        “还有,他身怀不弱的内力,身上没一丝戾气应该没杀过人,手上也无茧,应该是只练内力不练武之人,倒是有些像道家的无为。”

        “最关键的一点,他很有钱,身上带着一袋金子还有许多钱票。”

        “至于具体的身份是什么,我想用不了多久便会知道了。”

        卫庄目光微微一闪:“如果是这样,那他倒是挺有趣。”

        身怀不弱的内力,只练内力不练武,身着道袍却不像道家之人,还有着大量的黄金钱票。

        紫兰轩号称新郑最大的消金窟,在这里住上一晚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他倒是要看一看对方多有钱。

        “韩国的九公子韩非回来了,我对他有些兴趣。想要让韩国这谭死水换上新泉,他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搅局者。”

        聊完了苏白这个插曲,卫庄的神情稍微认真了几分,看着紫女沉声道。

        “放心,我会安排的。”

        紫女微微点头,轻声道。

        作为最了解卫庄的人之一,她非常清楚卫庄的目的是什么。

        卫庄想要达到他的目的,需要盟友,需要一个让他足以插手韩国朝堂的合作对象。

        而韩非这个时候回来,单单是他公子的身份便已经有了合作的条件之一。

        还有一点便是他们了解过韩非的一些事情。

        至于能不能真正达成合作,还得看韩非的品行如何,能力如何。

        具体,还需要她去考察。

        ................

        紫女与卫庄聊的事情苏白自然是不知道的。

        也无心知道。

        此时的他,正躺在一双修长大腿上,享受着几名女子的热情服侍。

        房间内,暖洋洋的光线洒在苏白枕着的那白玉小臂,修长大腿上。

        在他面前,那名为了将苏白压榨的汁都不剩一点的女子正为苏白斟酒,热情的侍候着他。

        “这样端着酒壶,累不累?”

        苏白握住那要为他斟酒女子的白玉小手,轻声道。

        此时这女子穿着一身轻纱长裙,里面穿着一个类似于肚兜一样的贴身衣物,若隐若现之中露出极好的身段。

        “不累,伺候客人是应该的。”

        女子幽怨的看了苏白一眼,握着酒壶的手都快麻了。

        “既然不累,那等会可就要麻烦你的手,更累一点了。”

        苏白握着对方柔弱无骨的白玉小手,微微用力将女子拉近,目光微微灼热,轻声的说道。

        “客人,你真偏心,枕着奴家的腿却握着小蝶的手,奴家脚也很累呢?”替苏白揉着额头的女子脸上有些娇羞,见苏白拉着小蝶的手,不依说道。

        “哦,原来你叫小蝶啊!名字真好听。还有,你的小手也很好看,等会要不要我帮你看一看手相?”苏白握着叫做小蝶的貌美女子小手,微笑道。

        “客人还会看手相?”小蝶瞬间来了兴致。

        那喊着苏白偏心的女子也不在说话。

        “当然了,看手相可是我的看家本领,要不要我来帮小蝶你深入的看一看?”

        “嗯...只要客人想要,小蝶都可以的。”

        “嗯嗯..客人,奴家也要也要。”

        “客人可不能偏心,奴家也要。”

        “好好好,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苏白见几女如此热情,一屯儿拥挤上来将他夹在中间,只好先让她们π好队,他一个一个来。

        “客人,您都知道小蝶名字了,小蝶还不知道如何称呼你呢?”小蝶伸出自己的小手在苏白面前,小声问道。

        “嗯.....我叫苏白,但我更喜欢你们称呼我为白朴子,因为这是我师娘给我起的号。内含着单纯朴实善良之意。”

        苏白一手握着小蝶的白玉小手,一手轻轻抚摸,细细观察着手相时说道。

        “白朴子...”

        小蝶几女咀嚼着这号中含义,只是不知为何,有一种奇怪之感。

        “糟糕!”

        “大事不好!”

        苏白抚摸着小蝶小手之际,忽然就变得一惊一乍。

        “客人,这是怎么了!”小蝶被苏白这表情吓了吓,有些担心问道。

        苏白瞬间回过神来,表情严肃且认真看着小蝶,道:

        “小蝶姑娘,刚才我细细帮你看了看手相,发现你不日将会有血光之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