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忍界的生活系玩家在线阅读 - 第十章、异世界的漂流瓶

第十章、异世界的漂流瓶

        “走你!”

        写给晓三人组的信很快就写好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就是就着最近的生活状况聊聊天一般。

        写完信后,水原诚将其折成了纸飞机。

        对着机头尖尖的地方,轻轻哈了几口气,随便朝准一个方向,便掷了出去。

        金色的信纸折成的纸飞机,也仿佛有灵性一般。

        在屋内盘旋了一圈后,似乎找准了目标的方向,正如它突然出现那样,它又突然消失在了半空之中,让人摸不着半点痕迹。

        “这信纸好像还有其他用法啊!”

        给弥彦他们写完一份问候信,那也只占用了一张金色信纸,还剩两张在这里闲置着有些浪费。

        必须要积极的利用起来。

        而且相对于指定对象送信,金色的信纸不指定对象,好像一样可以发送。

        只是对象变成随机的了。

        “咦?这不是成了忍界版的漂流瓶了吗?”

        水原诚突然发现这个机制好熟悉,不能说跟前世玩的漂流瓶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甚至更有真实感。

        至于说信送出去,会不会有人意识到这是个宝贝,想要将其截留下来,这一点水原诚并不担心。

        金色的信纸有着一个神奇的机制。

        其本身已经与水原诚绑定,只有他可以将信寄给自己想要寄的人,别人拿到了信纸寄出,也只会回到他这里。

        而且还有一点,哪怕收到信的不回信,信纸也会在三天内自动回来。

        “系统出品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应该没人能够拦截吧?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有三张,拿一张出来做做实验也好······”

        说句老实话。

        相比于与熟悉的人聊天,水原诚还是觉得匿名聊更放的开。

        就像前世他在现实生活中,是相当沉默的一个人,但在加到的游戏群里,每天都是喷水龙王。

        只可惜一张信纸,一天内只能一来一回,不然水原诚觉着自己可以把它玩成线上聊天。

        由于这封漂流信,主要目的还是给自己找乐子,所以水原诚署的是前世的网名。

        “不知名的远方朋友,你好!”

        “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你能够收到这封我用秘术寄出的信,就证明了你我之间的缘分。”

        “我没有任何恶意。”

        “只希望这张薄薄的信纸,能够架起我们友谊的桥梁,彼此都能够多一个即使不知道对方身份,却可以分享生活酸甜苦辣的朋友。”

        “期待你的回信!”

        “愚蠢的背囊。”

        就这样,一封标准的交友信新鲜出炉。

        十级折纸手艺,再次将信纸折成一只战斗机,用同样的手法将其寄出,就是不知道哪位有缘人可以收到这封信。

        而他是否又能收到回信······

        ······

        雨之国境内,某不知名山洞。

        弥彦、小南和长门,相依偎于一个火堆旁边。

        这是他们出发寻找三忍的第十七天,一路上风雨兼程,甚是艰辛,但至今为止他们连三忍的影子都没追上。

        “我们真的能找到三忍吗?”小南略微迷茫的问道。

        三忍终究不是雨之国的忍者。

        虽然可以确定,在那惊天动地的一战之后,他们的身影依然活跃在雨之国,但忍者执行任务,本就不会在一个地方做过多的停留。

        他们三个小孩想要寻找就更是困难,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先四处打听三忍的踪迹,不管消息是否可靠,只要有一丝线索,就立刻动身前往寻找。

        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能!肯定能!”

        弥彦的语气十分坚定,他始终都坚信他们此行必能获得成功,不为什么,他就是发自内心的坚信。

        他依然记得那天的大战。

        战场最中心那三道强大的身影,至今铭记在他的脑海里。

        就是那一刻他萌生了拜师的念头,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他仿佛受到了命运的指引,所以他坚信自己必然能找到。

        “嗯。”

        长门没发表什么意见。

        只要能够和两位伙伴在一起,他就感觉无比的满足,既然弥彦如此坚定的想追寻梦想,他自然会跟随其左右。

        “先吃点东西吧,吃完之后我们继续出发,听说东边有三忍的踪迹,我们去找找说不定就有收获······”

        话未说完。

        一只从半空突然浮现的纸飞机,毫不留情的戳在了弥彦的脑门上······

        ······

        雨之国是个哭泣的国度。

        可是在雨之国想要哭泣的人,却远远不止这边的原住民。

        毕竟忍者的斗争是残酷的,即使是强大的木叶,卷入这战争中也是不可避免的付出了巨大牺牲,波风水门的两位小伙伴也不幸成了牺牲的一员······

        “吉丸、xx······”

        帐篷内,水门看着小队三人刚从忍者学校毕业时的合影,心情难免低落了起来。

        忍者这条道路,必然伴随着杀戮与死亡。

        这是他很早之前就知道的,并且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有身边的人离去,伤心总是难免。

        波风水门虽然内心坚毅,但也不是个丝毫没有感情的人,原本还算热闹的小帐篷内就剩下他一个了,一丝丝孤单感也逐渐弥漫在心头。

        就在此时。

        一只金色的纸飞机扑面而来,这种悄无声息的出现方式,让素来感知灵敏的水门都没察觉它是哪个瞬间出现的。

        自然也就谈不上躲闪这一说。

        “叮!”

        纸飞机狠狠的撞上了波风水门的额头,不过正好被戴在头上的护额挡了下来,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可见其力度不小。

        “这东西怎么进来的?”

        水门有些疑惑。

        帐篷是个密闭空间,门帘是放下来的,并不存在缝隙让纸飞机通过,而这种出现方式就仿佛跨越了空间。

        “空间忍术?”

        打开信看到其中提到的秘术,水门下意识想到空间忍术。

        对于来信者的目的,他觉得应该确实像信上说的那么单纯,就是想交个朋友吧。

        他也不认为别有用心的人,可以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毕竟他只是个弱小可怜的下忍啊!

        嗯。

        过段时间才能升中忍。

        而且正如对方信上所说,每个人都有一些想要倾诉的东西,有一个互相不知道身份的朋友似乎也不错。

        “如果对木叶真有恶意······”

        攥着信纸水门不断思考着。

        对方要是真怀着恶意来,想要通过他探知什么情报,那就更不能轻易放过了这条线索了。

        于是水门未告知任何人,郑重的写下了回信。

        并且学着水原诚“愚蠢的背囊”这样的落款,同样给自己取了个帅气的笔名——“想要成为影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