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秘运传说在线阅读 - 第05章 归来

第05章 归来

        “通常巫师的书信、笔记等内容的最后,会附有其个人专属的魔法印记,我们用技术手段,就可以验证这封豁免书的真伪。”

        审讯室里,埃文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有些惬意的半躺着说道:“如果这封豁免书经过我们的查验没有问题,你可以立刻被无罪释放。”

        罗威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道:“感激不尽!”

        两人已经在隔离室里待了很久。

        罗威将豁免书的消息说出去之后,埃文便立刻通知行动。如今已经过去了很久,调查取证的人员多半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你还回忆起什么新的细节吗?”埃文问道。

        “您的意思是?”

        罗威挑了下眉毛。他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埃文,包括那本《白巫女之书》,还有古中文写成的咒语等等。

        “哪怕你无罪释放,也不代表这个案子结束。事实上,在没有弄清楚那个术式的具体内容之前,我们会对这个案子,以及所有相关人员,保持持续的关注。”埃文伸出一只手,用食指敲了敲桌面,“包括你和你的妹妹。事实上,因为涉及到魔法的缘故,你们已经不再是常规意义上的‘普通人’了。”

        “这个我明白。我们应该是……见识过魔法的麻瓜?不知警方打算如何处理,消除记忆或者是签署什么保密协议?”罗威表面很淡定,心里却在默念“一定别消除记忆”。

        “都不需要。巫师界并没有如此严苛的要求。而且消除记忆的行为本身,被认为一定程度上侵犯了《人权法案》,不是我们的首选。”

        埃文隔着玻璃指了指罗威:“更何况,你和你妹妹已经有很多年接触魔法的经历,消除这样的记忆很麻烦。我只希望你能从这件事吸取教训,不要再对魔法或者咒语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它并不是你想象中强大而美好的东西。”

        “噢……”罗威识趣地点点头。

        没人再说话,隔离室安静下来。罗威仰躺在椅子上,忍不住开始想起自己的妹妹——

        她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在嚼着干涩而缺乏营养的面包?

        有没有为自己担心,或者正在纠结,要不要再去找人借些钱来?

        名为“钱”的阴云在他头上久久难以散开,他又忍不住开始琢磨起来,如何最快速度地赚取一笔钱财进账,拯救这个小家庭于水火之中。

        “埃文先生,巫师如何赚钱?巫师也需要为别人工作吗?”

        “问这个做什么?”埃文坐起身子,“我必须强调,虽然现在你已经不适用于《麻瓜管理条例》中的无知民众,但你想要了解任何信息,都需要讲明自己的目的。”

        “呃……穷。你也知道的,我们家现在没钱,所以我想了解。”

        “你了解有什么用,你又不是巫师。”埃文干笑了一声。

        “那你们怎么判定一个人是不是巫师?或者说,拥有魔法?”

        “每个巫师的诞生都要在‘塔’进行登记,不然无法受到巫师界的庇护。至于检验,只需要在……”

        咔哒。

        埃文的话没说完,隔离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名穿着黑色雨衣的青年快速走进屋内,脱去手套,从怀里拿出一个公文包来。

        “队长,核实过了,没有问题。”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取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

        “你小子真应该感到幸运,有位如此照顾你的长辈。”青年一边说着,一边脱去雨衣,走到埃文的身边坐下,“自己出了危险,还要为你开脱。”

        纸张在埃文手里停留了很久。

        直到他长叹了一口气,将这封豁免书从窗口递给罗威。

        “你看看吧。”

        埃文转头看着身边的青年,问道:“劳伦斯家的钥匙?”

        青年在公文包里找了找,将一柄钥匙拿给埃文。埃文则是直接将钥匙也从窗口递给了罗威。

        “今天已经很晚了。从明天开始,你有两天时间,可以去劳伦斯的家里,取一些物品作为纪念。”埃文说道。

        青年在一边补充:“任何财物或可以兑换为财物的高价值物品都不允许。按照律法,非正常死亡情况下的遗嘱不生效,个人财务将完全收归zf所有。”

        罗威已经看到了豁免书中的这块内容。

        劳伦斯在豁免书里很详细地阐述了自己接下来要进行的行为,以及可能发生的危险。他除了强调发生意外,自己全权负责,与罗威无关以外,还留下了遗嘱性质的内容。

        即,如果死亡,死后所有财产归罗威·奥斯汀一家所有等等……

        但是很显然,劳伦斯先生没有考虑到律法适用性的问题。财产馈赠的部分并不具有法律效力。

        即使这样,罗威还是看得心中无比羞愧。

        他的前身,原来的“罗威·奥斯汀”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咒语,阴差阳错害死了自己世界上仅剩的,可以信赖的亲人之一。

        现在罗威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连补偿都不知道如何补偿。

        “混蛋啊……”罗威喃喃着。

        “虽然我也恨不得让你蹲一辈子大牢,说真的。”

        埃文身边的年轻人语气中带着愠怒:“但出于对于职业的尊重,我只能提醒你,引以为戒。”

        “以撒!”埃文明显地咳嗽了一声,转而向罗威介绍,“这位是高级警司,以撒·沃伦特。我小队的精英探员之一。”

        回过神来的罗威冲着他点点头。他却不领情地哼了一声,站起身。

        “走了,队长。”

        “去吧。”

        青年离开以后,埃文也站起身。

        “你可以走了。换好衣服,我们的狱警同事会送你回家。”他指了指罗威手中的豁免书,“你拿到这份是拓印版,原件将作为证据保留在我们安全署。”

        “我明白。”

        “已经是凌晨了。回去以后早点休息,晚安。”

        ……

        ……

        深秋的雨夜夹杂着深重的凉意,从窗缝、门缝中渗进屋内。

        贝琳达此刻正穿着睡裙,裹着厚重的毛毯,跪坐在客厅的地板上。

        面前是六颗蜡烛摆成的法阵……或许应该叫做法阵,贝琳达并不懂这些,只是心里想象着,蜡烛之间有着奇异繁复的魔法纹路的样子。

        听着屋外噼里啪啦的雨声,她撅了噘嘴,忍不住将手放在肚子上。

        咕噜噜。

        今天晚上只吃了一个指节厚度的粗麦面包,显然没办法填饱肚子。

        “唉……”

        贝琳达已经决定,明天去学校的时候,跟老师言明自己家中贫困,准备退学的事情。

        只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再试着做一些小小的努力。

        “伟大的……伟大的美丽之神,鲜花之神,幸福女神,还有……还有感激与恩惠之神。”

        “希望你们保佑贝琳达的哥哥,他的名字叫罗威,罗威·奥斯汀,是个有些傻,但是心地不坏的人。”

        “希望你们保佑他平安无事……”

        “希望你们保佑他……和我,能填饱肚子……”

        “希望……希望……”

        “希望吃到培根卷饼、菠萝和葡萄馅饼、榛仁巧克力、迷迭香小羊排……伊薇特之前邀请我去家宴,小羊排真的特别美味……”

        于是。

        罗威推开家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自家妹妹,像是仓鼠一般裹着被子,点着蜡烛祈求美食的场景。

        “呃……”

        他看着贝琳达因为震惊而逐渐瞪大的眼睛,下意识问了句:

        “什么小羊排?”

        “没有!”

        贝琳达慌忙站起身,然后又蹲下,将面前的蜡烛一一吹灭,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将煤气灯打开。

        暖洋洋的亮光充满了屋内。

        “你怎么回来的?”

        小姑娘被罗威身后大门灌进来的冷风吹了个哆嗦,一闪身过去,将门关上。

        “呃……逃狱?”

        “胡说。”

        她抬手摸了摸罗威的肩膀,又垫着脚抓了把他的头发。

        “身上都没有湿。”

        “嘿嘿。是他们把我送回来的。”罗威咧了咧嘴。

        “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他们找到了劳伦斯叔叔提前写好的豁免书。”罗威从怀里掏出日记本,打开扉页取出了那份复印件。

        “没事就好。”

        贝琳达脸上的热度已经消退了一些。她恢复了往日里高冷的神态,转身就往楼梯方向走去。

        “天晚了,明天还要上学,我去睡觉了。”

        罗威忍不住笑了笑,回道:“那晚安。”

        “哦对了。”她在楼梯上回过身,“记得收拾一下胡子,你现在这样子,像是刚刚钻出灌木丛的野猪。”

        “噢,好。”

        罗威心里嘀咕着,其实你可以说卷毛狒狒,至少比野猪文雅一些。

        半小时后。

        里里外外将自己清洗干净的罗威,舒适地躺进被窝。

        床头放着豁免书,日记和一把钥匙。

        “明天就去劳伦斯先生家里,把那本《白巫女之书》找回来吧。”他如是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