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秘运传说在线阅读 - 第07章 计划

第07章 计划

        “我强调一遍,我真的听到了,那种邪恶的、恐怖的低语!”

        “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的,让人陷入癫狂的声音!”

        “我觉得是那个丧钟教会的教徒,受到了邪神的反噬,才导致了自爆的结果!”

        几个小时后,劳伦斯家宅前的庭院内。

        躺在担架上,一条胳膊打着绷带的沃伦特,情绪激动地对面前的瘦高男人讲述着。

        罗威恹恹地在一旁,听着面前的青年的话,对照自己的记忆。

        面前站着的是穿着黑色风衣的埃文队长。他在赶到现场之后,先是确认了两人的身体状况,然后试图从沃伦特的记忆中获取一些有效信息以便展开追查。

        但根据罗威和沃伦特的陈述,那个身份不明的邪教徒似乎凭空消失了。埃文无奈地仰头看了看二楼那个巨大的空洞,然后叹了口气。

        “具体的内容,等下你们两个跟我回安全署细讲吧。”

        埃文看向远处。

        一个穿着短夹克和白色牛仔裤的女孩,正从劳伦斯的房中走出来。他挥了挥手,女孩看到后立刻小跑着赶来。

        “财物损失统计完了吗?”

        “劳伦斯宅邸的损毁修复,预计要花费13磅10普朗左右。飞溅出来的碎块砸死了隔壁邻居的狗,赔偿费要3磅。”女孩一丝不苟地按照手里小本子的记录念道。

        埃文听后点了点头:“记在以撒账上,安全署只赔付一半。”

        “为什么?这不公平!”沃伦特喊道,左手在空中乱甩,“这明明不是我造成的!”

        “冷静点,小以撒。至少目前来看,你是当时现场唯一的负责人。”女孩笑嘻嘻地说道。

        “那也不行!那至少……我不应该赔狗的钱!狗是反应灵敏的动物,怎么可能会被碎块砸死?”沃伦特有些绝望地争辩着,“而且我还受伤了,你们能不能对病号有一些基本的关怀?”

        “驳回。平时多练习,战场少流血。”埃文面无表情地招手,两位警员装束的人立刻跑过来,把委委屈屈的沃伦特抬走了。

        罗威满是同情地目送这位小兄弟离开。

        “介绍一下,这位是米娅,我们‘塔’分部的财务会计师。”埃文对他介绍道。

        罗威这才有功夫,仔细看了眼面前的漂亮姑娘。

        一头柔顺的棕色中长发,深眼窝、略微的鹰钩鼻,标准的西方美女面孔。她的瞳孔是很罕见的灰色,让罗威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你好,奥斯汀先生。”姑娘笑容开朗地伸出手,“米娅·克劳福德。我看过你的档案,我们是同岁,同月。”

        罗威赶紧回礼,轻握住她的手后松开:“克劳福德小姐非常有活力,聪慧而有活力的感觉。”

        “是吗?很少见的评价,不过我觉得很中肯!”她呲了呲牙,“不过你还是叫我米娅吧,我不太喜欢这个姓氏。”

        罗威点点头,很识趣地没有多问。

        “好的,罗威先生,我们来聊聊正事。”埃文适时地接上话头。

        罗威转身面向男人。

        “你已经决定好要保留的纪念物了吗?”埃文问道。

        “决定好了,但是少了一样。”罗威从胸前的口袋里,取出了一支黑色的钢笔,“这是劳伦斯叔叔的钢笔,还有一本小说,是之前从父亲的书架上借走的,我并没有找到。”

        埃文问道:“哪本书?名字叫什么?”

        “《白巫女之书》,讲的是天国神树下面沉眠的白色巫女的故事。”罗威半真半假地说道,“可能是损毁了吧……还挺可惜的,那本书貌似已经绝版很久了。”

        埃文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那本记载着咒语的书呢?你想起来了吗?”

        “没有。”他摇了摇头。

        《白巫女之书》是真的找不到了。罗威有很强的理由怀疑,就是这个半人不鬼的怪物,带走了《白巫女之书》,但他不明白原因是什么。

        估计想弄明白理由,除非把死去的劳伦斯叔叔复活来问……

        “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现在,你要跟我回一趟安全署。”埃文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英俊男孩,“一个麻瓜居然能承受邪神的呓语,并且现在看起来只是有些虚弱,并没有实质受伤……你恐怕会被那些人调查到半夜。”

        埃文指了指身后的马车,转身就走。

        罗威有些无奈,冲着身边的米娅耸了耸肩。

        从他为了保命喊出“芝麻开门”咒语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又要有新的麻烦了。

        但情况危急,又有什么办法呢?

        身边的米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罗威的肩膀。

        “不一定是坏事呢,奥斯汀先生,我们走吧。”

        ……

        晚上十点半。

        罗威终于头昏脑涨地走出了问询室。

        历经数个小时唐僧念经般的反复盘问,罗威感觉自己嘴里的唾液都早已干涸,满脑子都是“你听到了什么”,“你精神状况怎样”,“描述你的所见所感”……之类的问题。

        好在他意志力还算坚强,坚持用“两眼一黑,失去意识”回答一切问题。

        为了补偿自己的精神受到二度摧残,埃文队长在那之后,非常人性化地请了他一顿丰盛的晚餐。

        临近午夜的时候,罗威才拎着打包回来的饭菜回到家中。

        事情似乎就这么不了了之,似乎当时并没有人听到自己那句咒语。所以罗威在经历过调查后,以一个完全受害者的身份,重新获得了人身自由。

        “希望别再有这种事找上我了……”

        站在家门前,罗威默默念叨完,才拿起手中的钥匙。

        ……

        紫苏街26号,奥斯汀家的宅邸。

        贝琳达裹着毯子,窝在客厅的沙发上。

        墙上的钟已经过了十二点,但外出的哥哥还没有回来。难道是找了一份夜班的工作?

        煤气灯的光微微有些闪动,贝琳达迷迷糊糊里,仿佛又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一定是我饿昏了头……明天找伊薇特再借一些钱吧……”她皱着鼻子,不情不愿地小声嘟囔着。

        咔嗒。

        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贝琳达立刻清醒过来,倏地坐起来看向门口。

        “贝琳达?正好你没睡,我带饭回来了!”

        罗威乐呵呵地提着两个大餐盒走进屋里。

        沙发后传来一声小姑娘的惊呼。

        等罗威转身关了个门,贝琳达已经踢着拖鞋,跑到了罗威面前,干净利索地从他手里顺走了餐盒。

        “太自然了吧!”罗威吐槽。

        贝琳达白了他一眼,手上动作不停。

        罗威很敏锐地捕捉到了妹妹上扬的嘴角。

        “你也不问问我,带回来的是什么?”

        “是什么?”

        “呃……好吃的。好多好多好吃的。”语言的匮乏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描述饭菜的内容。

        贝琳达翻了个白眼:“看吧,问了也不知道是什么。”

        罗威无奈:“因为东西实在太多了。”

        “哪来的?”

        “安全署,埃文队长请客,我想着家里没东西吃,就全打包带回来了。”

        走到餐桌前,罗威也伸手帮忙,将餐盒拆开,一一摆在桌面上。

        “有培根土豆披萨,玉米忌廉浓汤,烤鸡……这个汤超级好喝,餐盒里有鲜面包,你可以试着蘸汤尝尝看,有种特别的美味!”罗威一边唠叨着,一边拿出一块面包递给贝琳达。

        “先去洗手!”小姑娘撅了噘嘴,并没有伸手接,而是转身就跑向卫生间。

        ……

        一分钟后,两人在餐厅开始了晚上的加餐。

        小姑娘做完祈祷动作,立刻左右开弓,完全失去了女孩子的矜持。

        她还不忘问了句:“为什么是从安全署回来?”

        “今天去劳伦斯叔叔家里,出了一些小问题。”

        罗威干咳了一声:“你也知道的,最近运气确实不太好,总是遇上一些糟心事。”

        “嗯哼?”贝琳达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说起来,我接下来打算想办法找找工作。”罗威抓起一些莴苣塞进嘴里,转移话题道,“虽然我们不用做出任何赔偿,但无论如何,家里的经济也不允许我这么无所事事下去了。”

        坐在对面正狼吞虎咽的贝琳达停了下来,抬起头惊讶地看向罗威。

        “怎么了?”

        小姑娘咽下嘴里的东西问道:“你转性了?”

        罗威:“??”

        “我记得你很早就说过,自己绝对不会去做那些规律上班的工作,因为这会限制你的自由。”贝琳达翻了个白眼,“身体的自由,以及灵魂的自由。”

        罗威脸一黑:“如果我曾经说过这种话,请你严肃地把它忘掉。”

        “好的。”妹妹勾了勾嘴角,继续吃起东西来,眉宇间多了几分愉悦的神色。

        “那时候的我一定还没有直面自己惨淡的人生。”罗威严肃地咳嗽了一下,心里盘算起明天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