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秘运传说在线阅读 - 第10章 塔罗

第10章 塔罗

        晚饭过后,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餐桌,便回到各自的房间。

        贝琳达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年终的学级考试,而罗威则是再次回到了书房。

        他在房间里四处翻找,折腾了许久之后,终于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摞淡黄色的硬质厚卡纸。

        这一世的父母经常会撰写文章书籍,卡纸常常用来制作书稿的封皮。但是现在罗威拿他有别的用处。

        他要用这些纸制作一套卡牌。

        “虽然家里器材和工具并不缺,但我不是很懂装裱……估计制作出来的质量不会很好。”

        “不过仅仅是自用,小心一点的话应该不会轻易损坏。”

        捏了捏卡纸,硬度、弹力和厚度都合适。虽然比不上前世专业的胶封印刷纸,但已经可以很好满足自己的需求。

        将卡纸放在一边,罗威重新坐在画架前,拿起了木尺。

        他用细线,将一张最大号的水彩纸整齐地划分成20个格子,每个格子的尺寸都是标准的4×6寸长宽,格子与格子之间留出一定空隙。

        “78张牌……需要四张水彩纸。”

        罗威打算手绘一套塔罗牌。

        这东西是前世最流行的占卜工具之一,受到世界范围内的人们追捧。它的结构有些类似扑克——实际上据说塔罗牌的起源,就是由早期西方宫廷的卡牌游戏演化而来。

        塔罗牌还有不同的体系,其中最著名的是历史悠久的“马赛塔罗”体系,和后世流传最广、接受度最高的“伟特塔罗”体系。

        罗威选择的,就是“伟特塔罗”。由象征“愚者之旅”的22张“大阿卡纳”牌,加上代表风火水土四元素的56张“小阿卡纳”宫廷牌组成。相比于马赛塔罗,伟特更加精致、意象体系也更加完整实用,推广起来最为容易。

        至于他为什么要画塔罗牌……

        原因很简单,有商机。

        从下水道劳伦斯叔叔的叮嘱,罗威就敏锐地注意到,这个世界对于“未来、命运”之类玄学的东西,有着天然的短板。

        或许因为“魔法”本身就是非常强调现世的概念,世间似乎很少有人专门钻研预测占卜等相关的学问。

        可能巫师世界里有什么占星术、水晶球占卜之类的学问,但那是巫师专属的东西,离麻瓜的世界太遥远了。

        至少在罗威的记忆中,麻瓜世界还根本没有什么成体系的占卜学相关知识。黑魔法、秘仪、诅咒之类的东西倒是很不少。

        人可能对自己的未来完全不好奇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恰好,前世的罗威在承接某个项目时,出于专业性的要求,专门重点研究过塔罗牌和相关的体系——虽然说不上什么非常专业的塔罗师,但给普通人做个简单占卜,还是能够得心应手的。

        项目组里当时有一多半人,都会在闲暇之余找他做一做生活占卜。至于是否应验……其实没人会很在意。

        倒是因为这个,他还收获了不少异性缘。

        “哎……感觉尺寸还是大了点。”

        罗威伸手在画纸上比了一下,一张牌纸的面积几乎与手掌等同。可以预见的,制作出来以后,无论是洗牌还是握持都会很不顺手。

        但是没办法,如果尺寸太小,自己绘制卡面就会遇到困难。

        “就这样吧。”

        “先从大阿卡纳开始。”

        罗威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然后拿起笔,开始快速在每张卡面上开始打型。

        那种熟悉的“入定”感再次涌了上来。

        他很快便沉浸到了某种奇异的状态里,手上动作不停,但视线和周围的环境却仿佛出现了变化。

        从“愚者”的行囊、小狗、悬崖。

        到“魔术师”的权杖、星币、圣杯与宝剑。

        从“节制”的水潭、天使与小路。

        到“世界”的祥云、舞者和饰带。

        无数细微却又妙不可言的意象,在画面中联结,汇织出的不是丰富瑰丽的画卷,而是浩瀚无垠的星空。

        茫茫宇宙之中,仿佛有某种隐秘又不可查觉的丝带,将画面与绘者的神思相沟通,而这种神秘的联系又直达宇宙深处,让人能从其中感受到浩瀚的生命力。

        罗威能真切体会到,自己并非是在单纯地绘画,而是藉由手中的笔,阐释了一整个生命族群的联结与共鸣。

        这种玄妙的体验是前所未有的。

        以至于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浑身被汗水浸透。

        78张卡面早已绘制完成——20张水彩纸在地面上铺开,形形色色的卡面仿佛组成了一片花海,将坐在正中间的罗威包围起来。

        至于时间……从窗户外透进来的阳光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在书房待了一整个通宵。

        但罗威此时丝毫没有倦意,反而像是刚刚洗了个热水澡一般身心舒畅。

        “太神奇了。”

        他拿起面前的画纸仔细端详——上面绘制的“权杖国王”,竟然和自己记忆中的卡面丝毫不差。

        如果不考虑水彩这种绘画手段,仅仅看各种线条、意象的位置,可以说几乎是一比一复刻了记忆中的卡面。就连色彩、笔触这种难以控制的细节,都让他几乎找不出区别。

        “我这是有什么完美记忆的挂吗?”

        罗威自嘲地笑了笑。

        他早就试过像穿越小说的主角一样,想写点什么东西出来。结果别说什么长篇小说,就连初高中背得滚瓜烂熟的课文,现在都已忘得一干二净。

        “也不知道几点了……”

        看着铺了一地的画纸,罗威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将它们逐个收拢起来,放在书桌上。

        走出书房的时候,正好看到贝琳达睡眼朦胧地打开门。

        “早上好。”罗威打了个招呼,走进了二楼的卫生间。

        “早……咦?”

        贝琳达反应过来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正好“砰”地关上。

        她不由睁大了眼睛,提高声音问道:“你怎么起这么早?还是昨天晚上根本没睡觉?”

        “没睡觉。”

        “那你干嘛了?”

        “画画啊。”

        小姑娘听到这,迷惑地抓了抓头发,然后走进了书房。她的目光立刻被桌上一摞厚厚的画纸吸引。

        罗威回到书房的时候,自家妹妹正痴痴地拿着画纸,显然是看得有些出神。

        直到罗威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卫生间空出来了。”

        贝琳达抬起头:“这些都是你昨晚画出来的?”

        “对啊。”罗威点头。

        “是……明信片吗?”

        “呃……不是。”罗威一时语塞,顿了顿才勉强解释道,“是我……嗯,发明的一套卡牌。”

        “卡牌?扑克那种?”

        这个世界是有扑克牌的。虽然花色和图案和前世不太一样,但结构基本一致。

        罗威挠了挠头,解释道:“不是。怎么说呢……它是拿来占卜的。”

        贝琳达听后更疑惑了。

        “哎,现在说了你也不懂。等我做好了直接演示给你看。”

        罗威抬手捋了捋妹妹头顶蓬乱的头发,笑嘻嘻地开口问:“现在几点了?我已经饿了。”

        “等着呗。”妹妹翻了个白眼,将画纸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处,然后踢着拖鞋离开房间,“今天的早餐还是面包。”

        “别呀,我想吃肉。埃文不是给了钱吗?”

        “那我去对面布朗太太的旅店里买两份回来。一份要3尼特喔。”

        “3尼特就3尼特,买买买!你哥我很快就能赚钱了,运气好今天就能赚!”罗威高声喊道。

        贝琳达没再回话,去卫生间洗漱了。

        罗威则是继续他的塔罗牌制作工作。

        书房里找到的卡纸,是已经自带了简单纹路的。因此罗威不需要专门再绘制卡牌背面的图案,只需要将卡面裁下来,然后贴在卡纸上即可。

        书房里裁纸台、胶水这些用具都很齐全。

        罗威手脚利索。等贝琳达在楼下呼唤开饭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的卡面和卡纸粘合完毕,只等胶水干了以后,将卡纸裁开就能全部制作完成。

        “嘿嘿嘿。”

        餐桌上,望着满满一盘的经典英式全早餐,罗威忍不住开心地搓手。

        洁白的盘子里堆满了煎培根、鸡蛋、煎肉肠、茄汁豆、炸西红柿、炸蘑菇、黑布丁和面包。扑鼻而来的烤肉香味,让罗威有种恨不得把盘子都塞进嘴里的冲动。

        “其实还有猪排肉,但是太贵了所以没买。”贝琳达看见他这副饿疯了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而且布朗太太喜欢把肉排煎得很老,嚼不动。”

        “以后我们有钱了自己买!我还能给你露一手。”罗威把肉肠塞进嘴里狠嚼,感受着香浓的汁液在味蕾上绽开,幸福得像个仓鼠。

        “不要。你那惊世骇俗的厨艺……我会心疼家里的厨房。”

        “咳咳。”罗威干咳一声,转移话题,“说起来,你等下出门上学的时候,帮我给街坊邻居门宣传一下呗。就说限今天一天,我可以提供免费占卜。”

        贝琳达惊奇道:“你居然是认真的?”

        “什么叫‘居然’啊……我肯定是认真的!”

        “我不信。”

        “爱信不信。”罗威脸一黑。

        “不行,你要先给我试试。”贝琳达突然抬手,把叉子戳在罗威盘中的另一节肉肠上,“不然这个就是我的!”

        “错了,我错了!好妹妹,先给你试,先给你试!”罗威立刻求饶。

        “这还差不多。”

        贝琳达满意地收回叉子。

        罗威叹了口气,嘴角却忍不住咧了咧。

        也是。不先让自家妹妹见识一下,怎么可能指望她能卖力宣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