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秘运传说在线阅读 - 第18章 夜话

第18章 夜话

        “嗯哼?”

        贝琳达已经快速地将信看完,然后将它放在沙发背上。

        罗威赶紧拿起信封确认上面的内容。

        淡绿色的信纸上,是伊薇特亲笔手写的字迹:

        【尊敬的罗威·奥斯汀先生,】

        【托您昨日占卜的福,我今天度过了充实而又忙碌的一天。在这里我想向您分享,神奇的塔罗占卜所应验的结果……】

        这姑娘花了相当长的篇幅,介绍了自己今天一天的生活内容——

        早上喝到了一种名为“锡兰”的新品红茶,收获了小惊喜;上午前往学校,与高年级的学长搭档,练习不久之后的诗朗诵节目;因为昨晚回家之后突如其来的“女孩子的秘密”,今天身体略感困乏,于是躲在学校礼堂的休息室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这些事情对照着昨天占卜的结果,可以说是完美地一一应验。

        伊薇特毫不吝啬言辞,对塔罗牌的神奇大吹彩虹屁。一封信居然有三分之一的篇幅,都被她拿来夸赞,看得罗威直咧嘴。

        看起来,这姑娘是真的对塔罗牌很感兴趣。

        【您应该已经留意到了信封中的请柬——请不要惊讶,这是我对您发出的诚挚邀请。】

        【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黑蔷薇”秘密结社:这是一个由我和艾丽莎·弗森小姐共同举办的,神秘学和魔法爱好者的俱乐部。结社每隔一周时间,都会在艾丽莎小姐的宅邸举办茶话会,分享近期对于神秘领域新的见闻和理解。】

        【如前所述——我在短短两天时间里,接连见证了塔罗占卜的奇迹。因此,我非常迫切地希望您能够参加这次集会,为我们这些在神秘学之路上迷茫探索的羔羊,介绍有关占卜和塔罗的知识!】

        【为表诚意,我在信封中附赠了1金磅,作为“黑蔷薇”结社提出邀请的出场费。这代表了结社对您的尊敬和希冀,还请您不要多虑,安心收下!】

        看到“1金磅”,罗威睁大了眼睛,扭头看向身边——

        贝琳达正从信封里,捏出一枚崭新的金色硬币。

        “嘶……好家伙。”罗威倒吸一口凉皮。

        1金磅就是20普朗,足够他们两人半个月的饭钱。

        出手如此阔绰,这就是伯爵家的女儿吗……

        “所以,你打算去吗?”贝琳达摇摇手里的金币问道。

        “别急!等我看完!”

        罗威赶紧拿起信封继续看下去:

        【我为这次邀请的唐突和仓促向您致歉!茶话会将会于11月4日,也就是明天的下午三点,在枫霜白叶大道12号的“梅德维尔”庄园举办。由衷希望,届时能看到您的身影!】

        【另外,希望您能携令妹贝琳达·奥斯汀共同出席。我知道她对神秘学颇感兴趣,因此也曾多次邀请,但均被贝琳达以忙碌为由拒绝。希望您能劝劝她。】

        【谨致问候,伊薇特·莱恩】

        “这不是也邀请你了吗?去呀去呀,一起去。”罗威乐呵呵地拿起自己的请柬,“1金磅的邀请费,还能去蹭吃蹭喝,何乐而不为呢?”

        贝琳达却默默翻了个白眼。

        “我才不去。我不喜欢那种上流人群聚集的场合。”

        “啊?”罗威有些发愣。

        “你决定要去的话就去,但是别带上我。”贝琳达拽过罗威的一只手,将1磅的硬币放在他手中,“虽然我和伊薇特关系好,但本质上来说,她是贵族,而我只是普通人。”

        “让我待在那种场合,只会像个异类。格格不入,手足无措。你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妹妹出丑吧?”贝琳达扬了扬下巴,用老气横秋的语气说道。

        “呃……好吧,我知道了。”

        她的话让罗威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前世那个平等、和谐的社会。阶级间的差距直接决定着社会地位的差距。

        “我一个人去就好。”罗威挠挠头,笑道,“毕竟是1金磅,她给得实在太多了。”

        “嗯哼。”

        贝琳达乖巧地点点头:“那祝你玩得开心。”

        “你应该祝我多挣些钱,我占卜可是要收费的。”

        “好好好。我回卧室了。”

        贝琳达拿起沙发上的诗集,走向二楼的卧室。罗威望着妹妹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继续收拾起杂物间来。

        ……

        时间在忙忙碌碌中流逝。

        罗威花了整整一下午,将杂物间的东西搬空,又仔仔细细打扫了一番。

        等他冲完了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他决定今晚早早地躺在床上。

        小心翼翼地将房间门反锁后,罗威来到桌前,拿起闹钟确认时间。

        21:32。

        “好。”

        他迅速钻进被子,身体平躺,闭上眼默念道: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熟悉的吸引力传来,周身的环境迅速远离变幻,耳边再次传来悠远回响的吟诵声。

        他又来到了这片神奇的幻境之中。

        这次,他刻意没有在脑海中模拟任何环境,而是默默屏住呼吸,思维放空——

        他想要看看,这幻境原本应该是怎样的形态。

        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如同星空般,缥缈、虚幻而又瑰丽的景象。

        星星点点的光芒铺满了周围的“天幕”,某种似乎存在颜色,但又难以形容的、暧昧的“光的波纹”,淡淡地漂浮在虚空之中。

        此时此刻罗威能想象到的形容只有四个字:

        以太之海。

        像是某种原初的、浩渺无尽的空间,不断变换着,同时呈现出了混沌与明晰的两种状态。

        置身在这个环境中,罗威的视觉、听觉,仿佛超越了生理器官的限制,能够准确觉察到这里的任何一个细微之处。

        这种澄澈的感官体验,是此前进入幻境时所没有的。

        “嗯?”

        他猛然注意到,这些变幻的一胎背后,无尽的虚无天幕之上,隐隐呈现出了一对黑白交合的阴阳鱼形状。

        阴阳鱼缓缓转动,勾勒出了熟悉的太极图案。

        但不知怎的,这图案之中,象征着“浊气”的深色部分,明显能够看得更加清晰,而象征“清气”的浅色部分,却仿佛被某种迷雾之类的东西遮挡了视线,看起来模糊而又暗淡。

        罗威想要试着触碰,却发现太极图案迅速消散。收起手来的时候,它又隐隐幻化出形状,漂浮在天幕中。

        “奇怪……”

        “这种暗淡的感觉……总觉得像是能量不足的表现。”

        “而且幻境的维持非常消耗精神。”

        罗威推测,幻境可能是通过某种能量维持,而在悠久的历史岁月中,它已经消耗了过多能量,因此现在还处在一个比较虚弱的状态。

        “先离开这里吧。”

        考虑到明天还要参加茶话会,留在这里的话,一时半会儿思考不出什么结果,罗威决定先退出幻境。

        即使如此,醒过来之后,罗威还是感到轻微的虚脱和疲乏。

        “消耗好大……”

        罗威摸了摸肚子,腹中传来阵阵饥饿感。

        打开煤气灯,罗威拿起闹钟看了看时间。

        “21:55……这样看,幻境和现实的时间流速,应该是同步的。”

        罗威起身打开房门,准备去楼下拿些面包来填肚子。

        然而,打开客厅煤气灯的瞬间,坐在餐桌边的一个人影,吓得他险些跳起来。

        “谁?!”

        罗威敏捷地缩到了沙发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朝饭厅张望。

        昏黄的灯光里,一位面容英俊,眼神中透出淡淡哀怨的男青年,正坐在餐桌边发呆。

        他左手拿着一块干面包,右手机械地从上面撕下来一小块填进嘴里——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咦?……沃伦特?”

        见到熟悉的面孔,罗威霍地站起身,抬头挺胸地从沙发后面走出来,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来到餐桌边坐下。

        “你怎么在这……呸,你是怎么进到我家里来的?”

        “开锁咒。”沃伦特僵硬地回答,依然哀怨地将面包塞进嘴里。

        “这算是非法入侵民宅吗?”

        罗威肚中饥饿,也掀开餐桌上的竹篾,从盘子里取出一块面包塞进嘴里。

        “虽然很便宜,但是按照法律,偷面包也算偷窃。”

        罗威义正辞严地强调。

        “建议你去报警。”沃伦特终于有了点力气,朝罗威翻了个白眼。

        “不,我要求索赔。你必须为自己的夜宵支付金钱。”

        “你想钱想疯了吧?”

        “随你怎么想,吃人嘴软,给钱。”

        罗威朝沃伦特伸出手,却被他不耐烦地推开。

        “烦死了,没钱!”他恶狠狠地看了罗威一眼,“因为前几天劳伦斯家那件事,我这个月工资已经赔光了,现在还欠着队长1磅16普朗!”

        “这么惨吗……咳咳,我是说,那你怨谁去?”罗威差点没笑出声。

        怪不得这两天见到他的时候,都是一脸如丧考妣的样子。

        沃伦特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于是转而问道:

        “你明天要出门?”

        “对,有个茶话会邀请。”

        罗威站起身来到灶台边,从壶里接了两杯水,递给沃伦特一杯。

        “什么茶话会?”

        “你们连这个也要知道吗?”

        “不,只是好奇。”

        “呃。”罗威挠了挠头,“是一群喜欢神秘学和魔法的小姑娘,搞了个秘密结社讨论魔法知识。我是受邀参加的。”

        “喜欢魔法?小姑娘?邀请你?”

        沃伦特脸上写满了问号,罗威一句话里包含了太多槽点,他竟不知从何问起。

        “不用担心,她们应该全都是麻瓜。你知道的,麻瓜世界其实也有不少魔法、神秘学之类的书籍。”

        罗威无意间转头,从窗户中看到屋外街道上,正停着一辆马车。就是沃伦特经常使用的那辆,算是这个时代的“警车”。

        “那你又怎么会受到邀请?你和她们有什么联系吗?”沃伦特问道。

        “你居然不知道?昨天你没有监视我家吗。”

        “负责监视你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噢。”罗威挠了挠头,“我自己发明了一套占卜工具,她们很感兴趣,就邀请我了。”

        “占卜工具?水晶球还是灵摆?”沃伦特眼前一亮。

        “塔罗牌。”

        “那是啥?你自己胡编乱造的东西?”

        你才胡编乱造,你全家都胡编乱造。

        罗威翻了个白眼:“跟你解释不清。”

        “那算了。”

        沃伦特显然是将塔罗牌,当做了某种罗威自己臆想出来的玩具。

        “我要睡了。”罗威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完,看向沃伦特问道,“你今晚不会就睡在我家客厅了吧?”

        “有意见?”

        “我没意见,但是你得付钱。”罗威再次伸出手,“住宿费,睡地上一晚1尼特,睡沙发3尼特,这很公平。”

        “哎你烦不烦,都说了没钱!”沃伦特黑着脸将罗威的手打开。

        “嗯……那这样。你可以不付钱,但明天你得用马车送我。这样我原本坐公共马车的钱就可以省掉,用来抵扣你该付的钱。”

        罗威从刚刚看到马车的那一刻,就开始酝酿这个提议。

        沃伦特陷入了沉思。

        “严格来说,这属于‘利用职务便利’,公物私用,是违规的行为。”

        “不过为了能保证对目标的监视……嗯。”

        “一言为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