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秘运传说在线阅读 - 第20章 房间

第20章 房间

        镶嵌着金箔的宏伟木门打开,呈现在罗威眼前的是一片热闹繁华的场面。

        贯穿了整个巨大餐厅的长桌边,坐满了衣装华丽的女孩,她们似乎还沉浸在某种愉快的体验之中,面带微笑地互相攀谈,热情分享着自己的体会。

        虽然长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美食和精致的餐具,但她们都视若无睹,宛如一群刚刚玩耍归来的孩子。

        罗威的出现,让餐厅里气氛短暂地一滞。

        但坐在不远处的伊薇特立刻举起手挥动:“奥斯汀先生,请坐在这边!”

        罗威寻声看去,才发现伊薇特旁边的座位是空的。

        但他这会儿没什么心情应付这群人。

        下午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做了个不太好的梦,醒过来又发现自己被随随便便打发了……

        他已经不太想给这群贵族小姐们面子了。

        “不好意思,下午睡得太久,我这会儿‘身体不是很舒服’。各位小姐玩得开心,我这就先告辞了。”

        “身体不是很舒服”这几个字,被他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出来。但显然,一些单纯的小姐并没听出来,还在低低地笑着。

        罗威视线扫了一圈众人,视线在餐桌上首的艾丽莎·弗森身上停留了两秒,便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餐厅里原本舒展轻松的气氛,就像是一团被揉皱了的纸,充满僵硬与尴尬。

        ……

        罗威离开餐厅时,隐隐听到里面传来伊薇特的叱责声,但他并没有理会这些。

        他原本以为,这群贵族接受过良好的礼仪教育,至少应该会对任何人都能表现出基本的尊重。

        但是现在他意识到,礼仪和尊重也是讲阶级的。

        他沿着长廊向别墅大门口走去,心里想着,自己这么晚才出来,沃伦特估计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这家伙中午还在提醒自己,这里面住着的是大人物,要注重仪态……现在看来,印象分这种东西估计早就全毁了。

        “回头再找找别的客户群体吧,我现在也开始讨厌这些贵族……嗯?”

        走廊即将到达尽头的时候,罗威的心里没来由地突突了一下。

        他下意识地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有一扇门,似乎有某种让他不太舒服的感觉,正不断地从这扇门后渗透出来。

        跟在他身后的佣人见他停下,不由开口问道:“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

        罗威感觉到,胸口或者说身体的深处,有某种奇怪的吸引力,像是磁石一般,想要将他拉向这扇门——或者说,门后的某种东西。

        一种奇异的感觉涌遍了全身。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感受到了某种存在,只觉得浑身各处都传来了粘稠、湿重的感觉。他的身体正因为这种感触而不停地颤抖。

        罗威甚至分辨不清这到底是恐惧还是兴奋。

        “这里……”

        罗威顿了顿,重新开口问道:“这个房间,是用来做什么的?”

        “这里是临时储物间,先生。”女佣语气平静地解释道。

        “里面没人?”

        “没有,先生。”女佣如实回答,“这个房间被小姐专门清理出来,用来存放她朋友们带来的各种物件。”

        罗威有些疑惑地皱眉:“那我能进去看看吗?”

        “可以,但您最好只是观赏。”

        听女佣这样说,罗威向前走了两步,来到这扇门前。

        随着距离拉近,他越发明确地感受到,确实有一股力量在拉着他,想要他进入房间里。

        罗威抬手想要触摸门把手。

        他的心脏却在触碰的前一刻猛烈跳动,强烈的警示信号袭上心头。

        ?!

        罗威下意识停住。

        而下一刻,面前的房间门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捶在上面,从里面传来了猛烈的撞击声响。

        咚,咚,咚!

        震感强烈到罗威脚下的地毯都在震颤,房间门板更是剧烈地晃动。

        咚,咚!

        罗威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然而,在连续五下重击之后,一切声音戛然而止。

        走廊门前安安静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先生,您怎么了?”身旁传来女佣疑惑的声音。

        罗威转头看向女佣,这位面容和善的女性,正略带困惑地看着自己。

        “你没听到吗?”

        “听到什么?”

        “这个门,它刚刚……”

        咚,咚,咚!

        强烈到让耳膜传来痛感的巨大声音,猛然再次响起。

        咚,咚,咚,咚!

        沉重的敲击声里,还能听到清脆的骨头碎裂一般的声音。

        “对对,就是这个声音!”罗威指着门立刻说道。

        但他看到的,是女佣平静且困惑的神色。

        “……你真的没听到?”

        走廊里灯火通明,这位女佣看起来也非常正常。

        “先生,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并没有听到您描述的声音。”女佣和善地笑了笑,轻微行了个礼。

        罗威开始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官出了什么问题?

        还是说,自己正处在某种非正常的状态下,看到或者听到了普通人无法感受到的东西?

        他余光无意识地扫过地面,却猛然发现,房间门缝下渗出了浓稠的暗红色液体,以及一些分辨不清成分的细小碎块。

        液体已经渗进了脚下的地毯,晕红了一片半圆形的区域。

        咚,咚!

        咚,咚,咚!

        撞击声再次蓦然响起。这种近乎疯狂的强度与撞击频率,还有地面上越渗越多的液体,让他呼吸都滞涩起来。

        “你……”

        罗威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麻烦你去找弗森小姐问清楚,这个房间里,到底存放了什么东西。”

        他又强化了语气补充道:“现在就去,我在这里等你!”

        或许是感觉到罗威确实有些异常,女佣点点头,便小跑着前往餐厅的方向。

        罗威目送她进入餐厅后,站到这扇门的正前方,手微微颤抖。

        他再次深呼吸,绷紧神经等待着。

        咚!

        当剧烈的撞击声再次响起的时候,罗威猛地从地上弹起,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

        “喝!——”

        厚重的木门应声打开,狠狠地撞在侧面墙体上,发出了巨大的噪音。

        然而视线里什么异常都没有。

        仿佛是晃眼之间,眼前的异象已经完全褪去。

        地面上的液体、碎块,晕染到地毯上的痕迹,统统消失了。

        而面前,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矩形房间。

        房间里没有亮灯,但借着走廊里的光可以看到,房间的周围,靠墙摆满了木架,木架上还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物件。

        一眼看过去,就是标准的物品陈列室。

        但是,虽然没有异常,房间中央摆放在空地上的一样东西,还是瞬间抓住了罗威的视线。

        一面近两米高的工艺品落地镜。

        银色的长镜,拥有着光洁剔透的镜体。

        这显然是采用了近代的“锡汞镀”法制作的玻璃镜。

        而上面的雕花却又颇有复古的感觉。镜架自两侧中点位置支撑起镜体,支点是轴承。

        显然,这是一面贵族家庭常见的双面落地镜。

        但,问题在于:

        罗威猛然记起,自己在刚刚的梦中见到的那面镜子,和眼前摆着的几乎完全一致。

        “噩梦成真吗……”罗威怀疑地摸了摸下巴,“但好像也不是噩梦,我只听到了一些很微弱的呢喃声……”

        罗威鬼使神差地迈开步子,走进了昏暗的屋中。

        他站在这面镜子前,借着走廊的灯光仔细打量。

        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刚刚真的只是自己失智,看到了幻觉?

        他伸出手,轻轻摩挲着落地镜边框上凹凸不平的纹路。

        近距离观察才注意到,这些纹路上雕刻的,是许多衣衫半褪、肌肤裸露的女性身体。她们双手做出祈祷的姿态,身体却交织在一起,甚至有些诡异地扭曲着。

        这是什么奇怪的装饰?罗威皱起眉头。

        镜中的自己跟着皱起了眉。

        而且……

        “虽然这个时候冒出这种想法不太好,但是……”

        罗威自言自语道:“好像很多恐怖片里,镜子都是见到异象的开始啊……”

        他随即自嘲地笑了两声:“感觉我给自己竖了个超级flag。”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清晰的“滴答”声。

        从手掌接触的地方开始,整个镜面上泛起了一阵波纹。

        罗威心里咯噔一下,猛然收回自己的手。

        然而已经晚了,异象并未随之停止。

        他立刻发现,镜中原本应该是倒影的“自己”,并没有跟随自己的动作而变幻。

        波纹不断荡漾开来,原本洁净无瑕的镜面,竟然逐渐泛出鲜红的颜色。

        罗威清晰地看到,镜中的自己仿佛是被大水冲毁的松散泥塑,毛发、皮肤如同受到高温的金属般液化,从身上剥落下来,露出红白交杂的骨头。

        血肉之躯在迅速腐化。

        镜中的景象很快变得血肉模糊——这些如血泥般剥落下来的部分,随着波纹溶成了浓稠的红色液体,从落地镜中猛地翻涌而出,直直扑向罗威身上!

        “woc……”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巨大的力道推倒在地。

        与此同时,背后的大门传来了沉闷的“嘭”的一声,轰然关闭。

        罗威的视线立刻陷入黑暗,混乱之中,有一只怪力的手,从背后扯住了自己的衣服,猛地向下一拽!

        溺水的窒息感,伴随着强烈的腥臭味,立刻填满罗威的口鼻。

        他甚至来不及挣扎,就在怪力的牵引之下,向某种无尽的深渊坠去。

        恍惚之中,某种语调奇特的呢喃再次从耳边响起:

        “将血与肉剔除并分食

        将光洁的灵魂剥离并献祭

        伟大的生命主宰,欢愉之神

        您的忠仆正为您献祭

        迷失在世间的羔羊是您丰美的晚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