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秘运传说在线阅读 - 第26章 咒语

第26章 咒语

        三十分钟前,维托市区以西15英里左右。

        这里是一座废弃已久的村庄。多年前的山洪冲毁了建筑,如今只留下山冈之上,一座石制的简陋教堂。

        夜色之中,十数位身披红色长袍的身影,徒步来到这座教堂跟前。巨大的兜帽之下,难以窥见他们的面孔。

        “圣堂的兄弟姐妹们,‘达利尔的指南针’将我们引领至此,接下来的24小时,这里将会成为命运的道标,为我们带来启示。”为首的女性踏出一步,站在教堂的门前如是说道。

        她名字叫维洛妮,是“隐秘圣堂”的现任圣女,也是众人的领导者。

        站在她身后的巫师们齐齐低头:“伟大的命运给予圣堂指引!”

        做完这一切后,众人分散开来,用手掌托举着蜡烛,跟随维洛妮走进教堂之中。

        他们彼此互相熟识,随意地聊天。

        “最近越发感觉到,水晶球的预兆启示充满了局限性。它的意象感知模糊而残缺,难以形成有效的启示。”

        “灵摆也是如此,往往只能在几个固定的走向之中探索,如果所求方向出现偏差,结果也会谬以千里。”

        “听说有一种叫做萨满的流派,借助自然的原始感应,为自己提供灵感。”

        “萨满追求现世的因果,而难以触及命运。这不是圣堂所追求的目标。”

        ……

        教堂中央。

        这些人保持一定距离,在空地上围坐成一个圆形。

        他们将手中的蜡烛,放在面前两英尺左右的地方,然后将长袍的兜帽脱下。

        此时此刻,如果有一位见多识广的巫师看到他们的面容,一定会大受震撼:房间中的十二名男女,都是当今巫师界非常有名的大人物。

        他们都是通灵术、占星术和预言术方向的,成就极高、精研极深的巫师。虽然擅长的领域各不相同,但无不指向同一个大方向:窥探命运。

        维洛妮理了理金色的长发,站起身来到场地正中央。

        她戴着由细密金属圆环编制而成的抹额,眉心处是一颗倒水滴状的湛蓝宝石。

        她赤着脚,脚上是挂着流苏和细小铃铛的饰链——虽然跋山涉水徒步来到这里,但脚上却并未因此沾染污渍。

        “兄弟姐妹们。”维洛妮湛蓝的明眸扫过众人,微笑着将手中的物品托举起来,“这次精神炼金,圣堂给予我们的启发是‘沉睡魔像’。”

        这是一个腰背弯曲、双手抱膝、双眼眯起的泥质雕像。尽管表面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有人立刻认出了雕像的来历。

        “这是圣遗物!”有人低声惊呼道。

        “虽然是圣遗物,但不必担心。”

        她将魔像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并缓缓退开,口中说道:

        “魔像的身上施加了‘银色十字’的封印。”

        众人闻言默默点头,放下心中的担忧。

        “银色十字封印术”,是巫师界公认的三大封印术中,结构最为精巧、效果最为稳定的封印术。

        用这样强大的封印术来压制一个“1f”级别的圣遗物,着实有些大材小用。但恰恰如此,众人才能放心使用它进行仪式。

        等十二人各自坐定,维洛妮再次开口:

        “随着我们的努力,精神炼金术已经来到了第七个阶段:凝聚。所谓‘物我合一,身外无物’,当我们专注于冥想,天地的一切物质和精神都将不再分别,物质即精神,现实反映内心。”

        她深吸一口气,略带激动地说道:“根据圣堂秘典的启示,在精神炼金进入最后阶段时,修行者将会目睹奇迹的发生。兄弟姐妹们,今晚我们将用自身的实践,亲自验证!”

        “伟大的命运给予圣堂指引!”

        众人将双手十指交缠放在额头,进行最后的祈祷。

        很快,一次精神波动极为庞大的集体冥想,在这座隐秘的废弃教堂中开始。

        ……

        ……

        幻境之上。

        罗威很难描述,刚刚短暂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他在念完咒语之后,地面上便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五芒星圆阵,他好奇地伸出手去触摸——

        然后就似乎不小心,推倒了什么东西。

        眼前的景象突变。

        他看到一群穿着红衣的男男女女围坐在一起,几乎同时满脸震惊地睁开眼睛,盯着中间地面上一个长相奇特的人偶。

        人偶就这么栽倒在地上,身上泛着淡淡的银色光芒。那光芒逐渐暗淡,似乎很快就要消失。

        “闯祸了——”罗威这么想的一瞬间,立刻抓住了倒在地上的人偶,试图将它重新竖起来。

        然而他的努力失败了。

        有什么力量将他从圆阵中拉了出来。仅仅是一个晃眼,这个带有神秘连结的圆阵便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当初自己观察现实世界的时候,那种居高临下的、透明的“视窗”。

        “哎,什么情况?!”

        罗威趴在视窗上,看着下面的人群慌乱地四散退开。

        ……

        ……

        “异常情况!”

        “有人入侵,魔像的封印被解除了!”

        废弃教堂中,一群人迅速远离倒在地上的泥质雕塑。他们面色紧张地拿出了自己的魔杖,目光死死盯住目标。

        维洛妮是众人里行动速度最快的。

        她第一个冲到了教堂门口,并将手里的魔杖指向巨大的门洞,口中快速念道:

        “以查拉林维斯之名,冰瀑术!”

        魔杖的顶端亮起了奇特的魔法纹章,教堂门顶的石槽中迅速涌出水来,转眼间便形成了一道水帘。

        大量白气从水幕中迸出,立刻遮盖了视线。

        数秒之后,等白气散尽时,整个石门已经被巨大的冰墙完全覆盖。

        “封堵窗户!各位优先压制圣遗物,我来重构封印!”

        维洛妮声音坚定地指挥着,并从衣中取出了一枚银色的十字架。

        房间中的其他众人也不是等闲之辈,立刻默契地分成两拨,一拨前往各个窗口处,另一拨立刻对魔像展开攻击。

        幻境里,罗威趴在视窗上愣了半天,猛然一拍大腿:“完了!忘了记刚刚那个冰墙的咒语了!”

        他立刻意识到:这就是幻境通过某种方法,给自己营造了一个战场。眼前巫师们所使用的,便是自己所祈求的魔咒啊!

        “好家伙,这可真是老和尚的房子——妙啊!”

        “快,笔来!还有我的日记本!”

        罗威立刻调动意识,创造出了自己记忆中最深刻的记录工具——日记本和钢笔。

        他迅速摊开日记本,随便翻了一页空白就开始记录。

        “列维因的震荡光幕!等等……列维因怎么拼?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噢,还有这个!摩拉德维克的岩障……摩拉德维克又怎么拼?!”

        罗威一阵头大,怎么回事?怎么这群人念的咒语,都是“xxx的xx”这样的结构?为什么魔咒要带人名?

        这和自己之前见过劳伦斯的“遗忘法咒”不一样啊!

        他只能根据咒语的音节,先胡乱拼写一通,等“观摩”结束后再研究。

        教堂里,原本混乱的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

        在各种魔法的持续轰击下,地上的“沉睡魔像”几次升起到半空中,都重新跌落在地上。此时此刻,它只是微微发出颤抖,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威胁性。

        众人默契地衔接着法术:

        “席尔扎琳的急冻术!”

        “查拉林维斯的火葬魔咒!”

        “列维因的巫藤之缚!”

        “……”

        另一边,战场的远端。

        维洛妮正手捧十字架盘坐在地上,她口中不断念诵着冗长而繁复的咒语,无数细小光粒组成的锁链,正围绕着那枚十字架缓缓转动。

        虽然“银色十字封印术”是八级巫师才能够使用的强力术法,但好在这个法咒,是可以由低级巫师重构的——

        封印术一旦确定了某个封印目标,其作为封印核心的十字架就会与这个目标绑定。

        也就是说,除非封印目标本体消亡,或者十字架遭到破坏,否则封印随时可以通过固定的咒语再次生效。无论此时此刻距离多远,也无论施术者的等级高低——哪怕只是最低的一级巫师,只要有嘴,念咒就会生效。

        所有人都逐渐安下心来,配合越发默契娴熟,甚至开始有巫师聊天交谈,教堂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只有幻境中的罗威并不能感受。

        他人已经麻了——忙忙碌碌记了半天,到头来却发现,记录的内容如同天书。

        他只能凭借自己拙劣的拼写水平,尽量将咒语中那一个个生涩的名字记录下来,像极了班里组织听写,但前一天只顾着玩乐完全没复习的孩子。

        “哎……”

        视窗里,封印重新生效的沉睡魔像被维洛妮重新收起,众人因为怀疑受到了敌对势力的骚扰而迅速撤离。

        随着这群人离开,视窗也消失不见,只留下罗威一人抱着笔记本,躺在幻境里发呆。

        “全是人名……”

        “人名有什么特殊含义吗?还是说这其实不是名字,而是某种魔法公式?”

        他试着变出一根魔杖,并按照自己记录的法咒念诵。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幻境中平静得甚至产生了某种“安详”的情绪。

        罗威恼怒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不行,这些咒语虽然没用,但也不能就这么丢掉。”

        好歹也是自己献祭了一颗纽扣得到的,得想办法把这些内容留住。

        罗威简单地思索了一番,将目光定在了手中“幻想”出的日记本上。

        他缓缓站起身,然后将“幻想日记本”举过头顶:

        “无上之祖、象帝之先,太上老君!

        以我现实中的日记本为代价,

        给予我手中的日记本到现实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