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秘运传说在线阅读 - 第30章 提价

第30章 提价

        “好疼。”

        贝琳达揉了揉刚刚被拽疼了的胳膊,抬眼看向满头大汗的罗威:

        “你做噩梦了?”

        “我……不知道。”

        他胸口剧烈起伏,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慢慢舒缓下来。

        这到底是幻视还是梦境?无论怎么样,这无疑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影响了。自己需要尽快向队长反映这个问题。

        罗威犹豫了一番后,将自己手上的“无光之戒”脱了下来,然后压在了枕头底下。

        自己的体质,显然和圣遗物档案中记录的那些人不一样。别人都是先幻听、然后做噩梦,然后才出现幻觉。自己则是在一天之内,把别人三天才会遇到的事情经历了一个遍。

        “我难道是某种特殊的催化体质?”他自我怀疑地想着。

        贝琳达却是见到了桌面上的那副塔罗牌。

        “你做了新的?”她好奇地走到书桌前,将这副牌拿在手里,“质量真好。这些牌的表面居然还会反光,是做了打蜡吗?”

        “呃……不,呃。”罗威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勉强说道,“之前那副用起来不顺手,我在安全署门口的照相馆里,直接影印了一幅。”

        “不会影响占卜效果?”贝琳达好奇地问道。

        “不会特别影响。塔罗牌只是一种工具,简陋一些或者精致一些,并不会改变占卜的最终结果。”

        贝琳达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罗威:“我记得前年才刚刚有人发明了彩色照片。这一套影印下来,应该很贵吧?”

        “呃……”

        罗威没敢说自己是开挂变出来的,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借了队长的钱……哦对了,我还没跟你说,我现在是安全署的警员了,在埃文队长手下工作,以后我们家就有收入了!”

        这个消息显然更加吸引小姑娘的注意:“真的?不是巫师也可以吗?”

        “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劳伦斯叔叔的原因,你知道的。”罗威半真半假地搪塞了过去,随即又说道,“关键是!我们现在钱可多了!我每个月能领到6磅多的工资!折算下来有1500多尼特!”

        “1500……”小姑娘眼神有些失焦,显然脑海中正飞速进行着计算。

        “总之,你的学费,以后的衣食住行,完全不用担心了!我们每个月除掉日常开支,还能存下来不少钱。像是给你买些新衣服,家里添置东西,都绰绰有余了!”罗威乐呵呵地说着。

        小姑娘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真的……是真的吗?”

        “真的是真的!”罗威突然想起今天沃伦特给自己送的东西,“客厅茶几上不是有一包衣服吗?那个就是安全署的警员制服。”

        “噢——”

        贝琳达想起来了。

        她连眨好几下眼睛,然后将塔罗牌塞进罗威手里,用双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冷静下来。

        “罗威。”

        “嗯?”

        “我觉得埃文先生是一位好警官。我们要不要送一些礼物给他?或者,邀请他来家里做客。”贝琳达思考着说道,“我觉得有必要当面感谢他。”

        “有道理,我会试着邀请他的。”罗威点点头。

        楼下的钟表响了起来,罗威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不知不觉睡了很久。

        他看了眼桌上的闹钟:“不是吧,都已经六点了……”

        怪不得贝琳达已经回到家,原来自己从中午一直睡到了将近晚上。

        罗威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这样“献祭替换”的咒语,是需要消耗精神力的。只不过消耗的多少,需要看具体的东西是什么。

        罗威盯着自己手中的塔罗牌。虽然不是很明白具体的原理,但幻境为了制作这副牌,确实消耗了他非常多的精力。

        “沃伦特先生已经回去了。”贝琳达见他发呆,有些忍俊不禁地说道,“他刚刚走了没几分钟,还抱怨说你一下午都在睡觉,非常没有待客之道。”

        “我的错,下次他再来我就收费,让他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待客之道。”罗威眉毛一扬。

        咚咚咚。

        楼下传来了敲门声。

        有客人?今天来自己家的人还真不少,人鬼都有的那种。

        贝琳达却是率先跑了下去,只丢下一句话:

        “应该是伊薇特来了。”

        罗威好奇地“哦?”了一声,将牌揣在兜里,也一起跟着下楼。

        ……

        “我是来找你哥哥做占卜的。”

        伊薇特站在门口,笑嘻嘻地露出虎牙。她身上还穿着公学的制服,看起来年轻又充满活力。

        罗威下楼时,见到管家老麦站在她身后,于是也微微点头示意。

        “现在占卜要收费了。简单的一次6尼特,复杂点的1普朗。”

        看着贝琳达和伊薇特瞪大的眼睛,罗威有些得意地扬起下巴。

        原本生活潦倒时,他准备用占卜来营生,所以打算收费便宜一些。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自己主业是“巫师警察”,占卜顶多只能算是赚赚外快。

        “这么贵?”

        “这么便宜?”

        两个姑娘异口同声,却说出了截然相反的话语。

        觉得收费太贵的贝琳达,一脸狐疑地看向伊薇特。而伊薇特则是一步冲到罗威跟前:

        “一次1普朗,奥斯汀先生,你确定吗?”

        “什么意思?你不觉得很贵了吗?”罗威一头雾水。

        “太便宜了!”伊薇特大声说道,“奥斯汀先生,我觉得您一点也不比贝蒂所说的那位‘灵媒’差!您怎么可以只收这么点钱?”

        罗威:???

        贝蒂是谁?“灵媒”又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看出了罗威的疑惑,管家老麦乐呵呵地说道:“今天詹姆士男爵的女儿贝蒂来拜访小姐,说自己结识了一位‘灵媒’,花了150磅的价钱,请他进行了一次会面。看贝蒂小姐的态度,算是对那位‘灵媒’赞不绝口。”

        哦,懂了。

        多半是遇到了什么“有两把刷子”的异世界版算命先生。

        根据罗威的估计,说不定这位“灵媒”,还是某位真正的巫师假扮的。

        毕竟听沃伦特此前所说,似乎真的有专门研究占星、占卜、通灵这种学问的巫师。

        不过,罗威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伊薇特,你还记得昨天,在庄园里都发生了什么吗?”

        听到罗威没头没脑的问题,伊薇特不禁有些疑惑:“庄园?不是我们正常地进行了一次集会,就结束了吗?你有事先离开这个确实很让人遗憾。”

        “这样吗?”罗威陷入了思考。

        “对啊,下次集会您再来吧!我保证提前跟她们说好,让您优先展示塔罗占卜!”伊薇特语气诚挚。

        老麦在旁边也是一脸正常的表情。

        罗威摸了摸下巴,看来他们是真的被队长消除了记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善后处理”……

        他回过神来:“那什么,以后你们的集会,自己玩玩就得了,我就不去了。”

        伊薇特还想再问为什么,被罗威用各种理由推脱了一番,她也就没再强烈要求。

        众人在客厅聊了许久,话题拐了一圈,又回到了占卜上。

        伊薇特强烈要求,罗威把自己占卜的价钱提高到至少1磅每次——

        至少这样的价格,在她们这种有钱人看来才是正常的价位。这无关占卜的结果准不准,总而言之,关于“预测未来”的生意,在她们看来就值这个价。

        而且只有这么定价,她才好带着自己的贵族小姐妹们来罗威这里,照顾他的生意。

        罗威虽然答应了,但心中仍然是一万个不理解。

        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太任性了。

        以后自己成为了有钱人,可不能像这群憨憨一样,买别人东西还主动帮别人提价。

        “所以,今天来想占卜什么?”

        罗威从兜里拿出了那副献祭出来的,崭新的塔罗牌:“今天第一次上调价格,给你打个五折优惠,两个问题只收1磅好了。”

        “好呀好呀。”

        伊薇特用手指戳着下巴,想了很久以后,看着罗威的眼睛说道:“那我就问‘爱情’和一个‘决策’吧。”

        “爱情?”罗威眯起眼睛,“我懂,这是女孩子们永远离不开的重要话题之一。”

        “嘻嘻。我也就随便问问,贝蒂今天去找那个灵媒的时候也问了爱情,收到了很让人羡慕的结果。”伊薇特说道。

        灵媒……

        这么说起来,假设这位灵媒也是一位巫师,那么他现在必然就身处维托市。

        整个维托市人口将近三百万,不知道一共存在着多少位巫师?

        他手中动作没停,将牌洗好之后递给伊薇特,由她进行切牌。然后重组、铺开。

        “好了。深呼吸想着自己的爱情,然后从里面抽取一张牌。”

        伊薇特照做,短暂的犹豫之后,她将其中一张抽出。

        开牌以后,三个手捧圣杯的姑娘进入两人的视线。

        这是一张逆位牌。

        “这个是什么牌?我猜猜……是不是叫圣杯三?”伊薇特好奇地看着牌面问道。

        “是的,你很有天赋。”

        罗威说完这句之后,有些纠结的咂了咂嘴。

        “怎么了?”伊薇特问道。

        “呃……”

        罗威挠了挠头,斟酌了一下语句之后,开口说道:“冒昧地问一句,伊薇特小姐……你对于恋爱对象的性别……有没有什么倾向?”

        他这个奇怪的问题,让旁边厨房里正在做饭的贝琳达,都吃惊地探头看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