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在线阅读 - 第899章 谁才是问题者

第899章 谁才是问题者

        “不用你操心,ta36不存在了。”

        斯高莫里说完这句后,又说道:“我并不相信jasmia36的影响,在冒险古堡第圆塔内发生的所有非特异性事件,自始至终,jasmine是正常的,根据我的调查,真正有问题的人是你,王灯明警长。”

        听到此话,王灯明该说什么?

        “我被你带偏了方向,我仔细的回想当时在圆塔内发生的细节,不管是811房间,还是813房间,还有你说的罗南用刀捅伤韦内的那件事,都不像是你说的那样,不是,罗南并不承认他捅伤了韦内,她和韦内是好朋友的关系,罗南怎么可能会用刀对韦内下手?”

        王灯明竖耳静听。

        “你为什么不反驳?”

        “你还没讲完,我听完你完整的叙述,我再说。”

        “jasmine也不承认她手持刀具剥森西的皮,她和你顾问没任何的利益和仇恨纠纷,她怎么可能剥森西的皮,这么残忍的事情,jasmine是干不出来的,由此推断,jasmine更没有理由去剥罗南的皮,她们是挚友,你说的jasmine被红眼人控制了大脑而变得行动诡异,我觉得都是你的个人臆想,是你被红眼人控制了大脑,是你成了ta36的帮凶,你在圆塔内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话。”

        “完了吗?”

        “难道不是?”

        “那么,那位特凡警察,你的同事想搞jasmine是事实吧,这是你亲自验证的,特凡的后脑勺被jasmine用棍子击打过,是不是那样的事实也是证明我在撒谎?”

        “对,当时是这样的,但后续的调查有蹊跷,先不说特凡,你在301州公路自杀,你又做如何的解释?你是一个那么怕死的人,怎么可能自杀?”

        “那是我个人的事。”

        “不是你个人的事情,乡下警察,难道不觉得你身边的那位女顾问存在可疑?是红眼人控制了森西的大脑,是森西的假死引诱你自杀,而这正好是红眼人ta36的诡计,他想干掉一切调查古堡的调查者,而你也是其中之一,你还是古堡桉子后期最主要的调查者。”

        王灯明不做辩解,他在想。

        “别老盯着jasmia36控制嫌疑更大。”

        斯高莫里说到这的时候,森西正好看过来。

        他对森西微笑了一下,回到了jasmine的身边,斯高莫里的手搂着jasmine的腰,jasmine很自然的斜靠着斯高莫里的肩膀。

        有意思啊。

        “你这样盯着别人,你的礼貌全部丢了?”

        森西站在王灯明的身边,低头笑看着他。

        “你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我怎么没听见你的脚步声?”

        “那是因为你盯人太入神了,jasmine喜欢上了斯高莫里,你不开心了。”

        “别乱说。”

        “你我相处那么长时间了,我是个随便乱说话的人?”

        王灯明在想着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森西已经下了船舱。

        海伦妮:“警长,你惹得森西不高兴了,你应该去解释一下。”

        “她不高兴,跟我有关系吗?”

        海伦妮吐吐舌头,不再搭理王灯明,也下了船舱。

        斯高莫里和jasmine两个人说着悄悄话,都下船舱,甲板上只留下王灯明一个人。

        随着太阳的升高,甲板上的温度逐渐的上升。

        是有点热。

        探长骂骂咧咧的从船舱走上来。

        “老板,纽约警察欠揍!”

        “你觉得森西有问题吗?”

        莫名其妙的一个问题,探长被问的猝不及防。

        “你,你为什么这样问?”

        “请回答,认真点。”

        “你确定需要我认真的回答?”

        “快说。”

        “当然有问题。”

        探长上来的时候,拿着两罐啤酒,他递给王灯明一罐,自己坐在甲板上。

        “这很明显的,当然有问题。”

        “问题在哪?”

        “不清楚,总觉得有问题。”

        “妈的,刚才为什么不淹死你呢,你最近老说废话,你和海伦妮去调查女歌手的时候,古堡内和警察局都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从来没怀疑森西有什么问题。”

        “到底怎么了?你怀疑森西有问题?”

        “可惜的是,你和海伦妮不在,当时在警局和古堡发生的事情有多么的诡异和精彩,你理解不了,也体会不了,森西不可能被ta36操纵大脑的,绝不可能。”

        “别自言自语了,你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没亲身经历,我没发言权,我说点别的,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哦?”

        “但我说的话,你未必高兴。”

        “爽快点!”

        “是你逼我说的,本来我是不想说的,我觉得不但是森西有问题,连琼斯梅迪都有问题。”

        王灯明抬起双眼。

        “阿拉斯古勐镇警察局就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市警局调来的是琼斯梅迪,你当时是什么反应?”

        “高兴,激动,运气好,市警局居然派了一个美女来,虽然是实习的。”

        “你有没有想过,市警局为什么派琼斯梅迪来?”

        “因为我缺人,因为她是实习的。”

        “不,我有种猜测,琼斯梅迪是费德利派来的。”

        “胡闹,是市警局人事部门派来的好吧,你想到哪里去了?”

        “行,就当是市警局人事局正常的警员调动,森西是谁派来的?”

        “是默恩啊。”

        “你觉得森西有必要来阿拉斯古勐镇这么一个破镇子?”

        王灯明越听越不对劲。

        “你是觉得她漂亮,太漂亮,没必要浪费在阿拉斯古勐镇那样的地方?”

        “默恩是谁干掉的?”

        “那是因为怕毒品工厂暴露,他们内部的人把他干掉的。”

        “费德利为什么假装死亡?”

        “你去问费德利吧。”

        “好吧,我们回到琼斯梅迪,她为什么会不辞而别?”

        “因为她甩了我,没脸见我。”

        “不,琼斯梅迪突然不辞而别绝不是甩你那么简单,你是怎么认识费德利的?”

        “我在芝加哥救了他,当时有人要干掉他。这你不是都知道了?”

        “那么,杀他的人是谁,你是否调查过?”

        王灯明静默了一会:“我还真的没问过他,他当时说是仇人寻仇,他的罪了黑帮而已。”

        探长:“我怀疑,你掉进了一个局里,一个扑朔迷离的局,设局的人有可能就是费德利,也可能是默恩和费德利两人。”

        “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

        “别激动,你现在好好想想,为什么阿拉斯古勐镇的毒品厂出事后,费德利和默恩,一个人失踪,一个人死亡,你难道真的认为这就是巧合?”

        王灯明不得不需要挠挠脑门。

        “你他娘的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这个局我是最近才琢磨出来的,漏洞出在森西身上,你有没有发现,森西有时候的动作,根本不像是毒贩,像.....”

        “像什么?”

        “警长,你不是已经有所察觉了。”

        “警察?”

        “难道不是吗?”

        王灯明彻底的沉默。

        “如果森西真的是警察,他妈妈的,整件事情就太有意思了。”

        “森西真是警察?那默恩是谁?”

        “搞不好默恩也是警察,费德利是藏在警队中的毒贩。”

        “你他妈的是真疯了!”

        “疯不疯,时间可以检验一切,所以,我分你的钱可不是白分的,是有价值的。”

        王灯明突然站起来,探长拔脚就熘。

        “该死的,胡说八道,扣你奖金!”

        “我的奖金早被你扣完了!”

        海风吹拂着脸,让人舒服而清醒,但王灯明脑袋却像塞进了两大团湿漉漉的棉花,一团是斯高莫里送的,一团是该死的探长送的。

        斯高莫里的话,王灯明还勉强能接受。

        不管是古堡,还是警局,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只要是关森西的,都处在虚幻之中,只要没涉及森西的,发生的大多数事情都是在现实中发生,这其中是不是有某种神秘的关联。

        至于探长说的,纯粹是胡说八道,胡编乱造,哗众取宠的神经病话。

        难道探长也出问题了,细想他那晚不停的拆卸电话机,好像是有点问题。

        但他说的,似乎是也有点道理。

        冒险古堡的桉子还没完全搞清楚,发瘟的探长又突然抛出这么些假设。

        当王灯明来到客房的时候,森西正在折腾着电话机。

        “还会响吗,我说的是我们到达货轮所在的海域之前。”

        王灯明:“亲爱的,你觉得我有问题吗?”

        森西吃惊的望着他:“你,当然没问题。”

        “探长有问题吗?”

        “好像也没问题。”

        “大家都没问题,问题出在哪里?”

        /39/39092/31329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