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名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山迷踪记01在线阅读 - 第169章 祸不单行,处处都有陷阱

第169章 祸不单行,处处都有陷阱

        第169章        祸不单行,处处都有陷阱

        …

        一个月时间很快,再熬一个月就到龙凤学院招生入学的时间了,【凤龙子】如愿以偿享受到梧桐府家人的待遇,每月十两黄金定期贴补,足够他日常开支了,这可是仆人们一年开支,在农村足够养活一家。

        “【凤龙子】,你能不能不参加篝火晚会?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会被人算计,加害!”

        在梦境中刚刚下课的【凰朱雀】好心好意劝说着【凤龙子】,明确指出赵娲教师图摸不轨。

        “我一个大男人,他能够把我咋样?反倒是你要格外小心,有人在暗中图目不轨。”

        说着用目光示意后右侧坐在书桌假装看书,用斜眼不断瞟着【凰朱雀】的申猴。

        看着贼眉鼠眼的样子,【凰朱雀】就心烦厌倦之意。

        “谁会看上他?那是八辈子倒了大霉了!”        【凰朱雀】哈哈一笑。

        “咸菜萝卜各有所好,你不信班上所有的男人不出十年都会找到心安意得的女人,生儿育女,过上幸福之家的生活。”        【凤龙子】变相反驳道。

        “那倒也是,人世间又有多少男女可以剩下,都不到了最后,均成为繁衍家族的工具或道具吗?”

        此刻,【凰朱雀】又一次想到大哥龙泉的境地。

        “又能有多少人,像大哥,因病、因念、因缘,只能选择孤独一生,了却人间世俗,空手白鸽走一回?”

        “世事难以预料,世间真假难辨,有快乐不享受,有机会不欢愉,那是傻啊?”

        “嘿嘿,我的大小姐,没事,有我保护你,你尽管放心,周末篝火晚会,我与你派对舞伴,如何?哈哈。”        【凤龙子】心中自有定力,自认为很男人,很能。

        “好,我与你一起参加,共同面对暴风骤雨。”

        【凰朱雀】已经深深感到,一切都没法更改,更不可能挽回,也许这就是命,必须渡劫的一道劫难和门槛吧。

        “精心准备,做好一切防患于未然就成了。”【凰朱雀】梦中下定了决心。

        “记住穿你最美的晚礼服噢,我可是燕尾服。”【凤龙子】哈哈大笑,很享受与【凰朱雀】在一起的生活样子。

        七十二变法术老师都已经带大家入门,此次篝火晚会,有一项考核就是,由师生自己动用七十二变法术。

        幻魔为化妆舞会形式,看谁法力最为身后,篝火晚会上,将斗法比试一绝高低,比分名次作为期中考试成绩。

        所以,在半个月前,十二生肖的学生们都各个暗自,摩拳擦掌,精心准备,将后手大器放在篝火晚会那一天。

        “哈哈,你可要好好准备噢,凤龙,我们谁输了,谁就要答应对方做一件事,永生不能反悔,这可是你说的。”

        【凰朱雀】很认真左手祭出誓言三指,右手拉出小拇指,伸向【凤龙子】。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凤龙子】左手祭出誓言三指,右手拉出小拇指,与【凰朱雀】左右手交叉,击掌,对天起誓,手指拉钩。

        “轰隆隆隆!”晴天霹雳惊雷闪电一道道光芒。

        “哈哈,这是上天起雷鸣惊,你可要说话算数啊!呵呵!”        【凰朱雀】大笑,看着【凤龙子】很深沉的样子。

        【凤龙子】几个月,已经突飞猛进,变化不少,已经不再是龙凤轮回世界的小白了。

        他与她都在长大,更加成熟充满韵味。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梧桐府俨然一个独立王国社会一般,数万人的大家族,以此盘整格局,每天都在发生离奇古怪的故事。

        龙泉的心理怪异病,被佣人丫鬟们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到了大太太的耳朵里就已经成为神经病。

        “这还了得,神经病?会不会传染?难道祖上有遗传?我们孔家二十多个兄弟姐妹们都正常,老二家,极乐家族也都正常。”

        “独独这个老三,看来凰家的遗传基因有问题,还是少与凰家姑表亲们结亲家为妙,免得误了子孙后代的大好前程。”

        刚好请来皇家大太医李勋,寻问过龙泉的病症,探讨了心理性疾病是否传染或遗传,在求证过不传染,是先天遗传学疾病,大家伙才放下心来。

        “看来就是娘胎里带来的,与凰家看来有很大关系。”大太太家老管家方天佩兼任着家族的国师角色,随声附和应声着。

        “不好了,大太太,二太太家十三少,昨晚病逝了,听说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先发烧,起皮疹,呕吐腹泻不止,一个多月,昨晚病逝。”

        “李太医,你可瞧过十三少的病症?”大太太孔雀琴很好奇,问道。

        “一个月前,是二太太让我瞧过,也下了猛药,但是,无效,是一种很强的烈性传染病,起初,我怀疑与梅-毒有关,但远比那病还强。”        李勋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都是家里人,防患于未然。”坐在太师椅上的大太太很上心道。

        “是性传染病,其几位妻妾,还有丫鬟都有了皮疹症状。”李太医小心翼翼的说道,看着大太太不敢再说话了。

        “什么?可否能够预防?”大太太越发开始担心起来。

        “断性,不血液接触即可。但是,无法治愈。”李太医很坚定道,因为他也为东印度来的商人看过此病。

        还有部分皇宫的官员甚至二品官员也都曾经相继去世,还有一部分青楼的花魁高价寻求过医治,都无一例例外,在一年以内都相继病逝。

        “难道,这都与青楼寻欢有关吧?”        老管家方天佩直言道。

        “多是,有这种可能,所以还建议,要求府上减少房事,尽力切断传染渠道,这才可以防患于未然。”        海棠内管家站在大太太角度补充道。

        “李太医,李太医在吗?”只见二太太家的女管家西凤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见过回礼大太太后,赶忙解释道二太太的大公子病了,发高烧,请求前去会诊。

        大太太孔雀琴听了,心头一惊,一种不好预感涌上眉心。

        “快去瞧瞧去吧,尽快查处原因,少不了你的黄金。”

        李勋太医告别后,急忙跟着女管家西凤急忙向极乐宫赶去。

        “方管家你认为,这?”

        “回太太,不好说,我们还是做好潇洒灭菌的消杀工作,做好提前防范最好,等李太医拿出来对策最好。”

        方天佩小心翼翼的说出每一句话,生怕说错了话,断送了前程。

        “下去吧,给个宫殿下个警示,少去红楼是非之地。还有丫鬟也要看好,别乱了家规。”

        “是,大太太。”

        ……

        凰牡丹始终是忧心忡忡,她很在乎龙泉,只要她心里明白为何?

        曾经过往经历,曾经爱慕过的虚荣,还越来越有一点不太像龙青苍老爷了,连她自己都不能确定,那一夜情,那黄昏恋,那仅有的一次黄酒醉梦神,麒麟斩阎罗的告白。

        “麒麟神啊,你好命苦,若不是你家境贫寒,如果不是一见钟情,如果不是龙、凰两家族世代结亲,你也不会因此被派往西沙战场,命丧黄泉。”

        “你仅仅只是一个二十出头少年啊,就魂断沙场,你怎么好命苦啊!”凰牡丹,痛哭流涕。

        那一夜的狂风暴雨,那一夜风情雨露,那一夜茅塞顿开,一剪红梅血洒床边。

        “初恋的吻别,是刻骨铭心的痛伤,初次的撕裂,是永生难忘的心寒。”凰牡丹更希望,龙泉就是那初绽腊梅的红尘命缘。

        每每看见龙泉,她心就揪疼一次,请来画师,涂鸦的儿子油画,抚摸油画中的红唇,抚摸着油画中多像儿子的双眼,还那飘逸的发髻神采。

        凰牡丹的眼前这张油画,就是麒麟神,她一生一世,一见钟情,初恋钟心的永生回忆。

        哭了,在蜡烛中晃动的余晖中,一道麒麟般身影,飘落在窗外。

        忽然,噼里啪啦,一道道雷鸣闪电,伴随着暴风骤雨而下,淬灭了蜡烛,吹开了两扇木屐的窗户。

        “噼里啪啦!”

        “麒麟?”凰牡丹,看见一道与油画一模一样的身影,站立在窗户屋檐下,满身落汤鸡一般,真正盯看着凰牡丹。

        “麒麟吗?”凰牡丹魂失守涩看着暴雨飘零的黑影。

        她,起身就赶忙向窗外黑影冲去。

        “噼里啪啦了!”

        一道道雷鸣闪电的光影,劈断了庭院的老魁树,一大断枝砸落在窗户边沿。

        “啪!”一声,将那两扇木窗砸碎的稀巴烂。

        凰牡丹,一惊看见破碎的窗户,等反应过来,雨中的黑影子已经不见了。

        下了惊魂失措的凰牡丹高呼。

        “大管家,大管家?救命,救命!”

        “噼里啪啦!”一道道雷鸣闪电,再一次劈来。

        凰牡丹吓的已经退回到卧室的木床旁边,缩身在被窝床边。

        “三太太,三太太,你没事吧?”麒海涛大管家已经赶到了三太太的卧室前来救驾。

        吓得发抖瑟瑟的凰牡丹看着麒海涛黑影,直接扑到了大木床里,胆战心惊。

        【凰朱雀】也赶到卧室,将母亲紧紧抱住,这才安稳下来。

        …

        第二天,龙泉也发高烧了,请的还是李太医。

        李勋太医已经暗中成为了梧桐府的私下家庭医生,薪酬不比做太医少,乐此不疲经营着第二职业,营生着李家族的发家之道。

        二太太的大公子龙山确诊了,果然是神秘性病,命不久已,还拖家带口了一个妻妾还有丫鬟与女佣人,都染上了顽疾。

        听说三太太的大公子龙泉,昨夜也发高烧,都在纷纷议论着,都认为也是得了神秘怪病。

        可能传谣的人们要失望了,仅仅是因为昨晚夜出淋湿了大雨,得了伤风感冒罢了。

        但此痛,却在他心里,他就是母亲凰牡丹的顽疾—心病,虽然都读“xi

        ”,但是,二太太的龙山得到是四声,性病,完全不同。

        性病,要死人,心病,却只能伤心!不是吗?

        “快请大巫师作法术,快请,喇嘛和尚来念经,不行了,建造个大祭台,招来四神八仙,来镇一震梧桐府上的外门邪气!”

        大太太孔雀琴已经受不了了,白皙的脸颊布满血红的血丝。

        “今年,龙家不幸,有大灾!”        大太太心头一阵绞痛,直接晕眩了过去。

        ……

        “不好了,大太太晕倒过去了,好像得心梗!”

        “不好了,二太太哭晕过去了,儿子中一死一重病,脑溢血发作了。”

        “不好了,三太太被雷电击伤了,心神疯癫,好像疯病发作了。”

        “都乱套!”

        太和殿里,大公子龙仙洋洋得意的样子,好像现在他就是梧桐府的龙主一般,带着他自封的那一群狗腿子,耀武扬威站在宫殿里。

        大公子龙仙摆着pos,坐在龙青苍的太师龙椅上,发号施令。

        收集着各个大管家的账簿,看阅着房屋地契,农田粮草,商铺地租,烟行茶序,酒楼客栈,市场街市等等。

        聆听着龙家族产业的今年经营情况,询问着各个分管家族的人丁与每月粮饷发放。

        “你给我下来!”

        “谁,这么大胆,敢来吆喝龙太子?”龙仙私人自封的狗头军师黑犊子,高声喝道。

        “来着何人,敢在太和殿撒野?”

        当,龙仙正要发怒,想劈头盖脸,吆喝手下的打手将来人打出去时。

        只见,龙仙啪的一声就跪在一位老头的面前。

        “爹!”仅仅一声,就让所有在场的小土匪们心惊肉跳。

        “大老爷回来!”所有人们恍然大悟。

        “谁让你开启太和殿的?这可是龙族祖上远古的上朝大殿啊。你,小犊崽子,你这是要翻天啊?”

        说着,龙青苍就拿起鸡毛掸子上去就抽打龙仙起来。

        “本事不好好学,这些歪门邪道倒学的挺快。你妈妈,你二妈,还有三妈都病倒了,你不好好照顾,反倒学摸着篡权起来。”

        “滚出去,全都给我滚出去,一帮废物!”

        看着前前后后生了将近有36个公子,45位千金,没有一个争气有出息的,也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看着一大家族,人丁旺盛,百年来少有的男丁满堂,千金娇艳,能够入龙青苍这个一品大官法眼真不多。

        “一群废物!都是一群废物。你父母亲都还没有闭气就开始学会篡权夺位了?”

        “老爷息怒,老爷息怒!”太总管龙太喜近乎于百岁老人,以私人国师身份一直守候在龙青苍身边左右,就是上京城为官,都一直守护着龙家家主。

        他清楚,龙家能否再一次崛起,就要靠大老爷“龙青苍”,他掌握着开启龙凤轮回世界的金钥匙。

        能否将其传承下去,能否将龙凤祖上光宗耀祖的宝藏继承下去,真正登上着龙凤凰三界的龙头宝座,全要靠这81位子女了。

        天机卦象上看,只有一位真龙天子可以登基,可以成为真正龙皇,领导龙凤凰族走向巅峰。

        “滚!”

        龙青苍已经懒得动手打这位不学无术的龙仙,文文不成,武武不行,品品不德。

        “真是,提什么都提不起来,太军师啊,你得为我想一个办法,就是掘地三尺,也要将我们龙凤凰三族的族人中,寻到真正的龙之凤,凤之凰,凰之王出来。”

        “属下这就安排,金秋十月,龙凤凰三族,龙凤凰称雄争霸赛,直接选出,真龙、金凤、凰皇出来!”

        “好,你就费心了,我已经将九大太医堂大师请来,为我三位妻子看病,应该没有太大障碍。”

        “只是这神秘性病突如其来,龙家族负面影响太大,这里,你与凤族去沟通一下请他们来帮忙。”

        “也通知凰族,就说凰牡丹病了,凰王一定会全力以赴,前来救治帮忙。”

        “还有,尽快将龙族产业和家业及矿产资源统一集中归口管理,梳理出一二三,拿出方案,为后续可能发生的战事做准备。”

        “十二星宿纷争又起事端,有可能龙凤凰三界会与十二星宿有生死大会战,规模不比百年前的那一次纷争规模低啊。”

        “各方已经有大量讯息反馈,星宿神子已经落下凡间,我们还是小心为益啊。”

        “左将军,你去查查,看此次瘟疫是否与十二星宿族有关,我们需要消清内部潜伏敌人,做好万全准备,等处理完家中事宜,我们就立马返京,我亲自与金龙皇沟通。”

        左岸将军一直支持龙青苍,对于九色彩龙,他最认可还是龙青苍,只有他才能雄霸龙业,令龙族再次崛起,浩瀚银河太阳系之巅。

        “得令!请王爷放心!”        左岸将军视军令入圣旨,如一而终贯彻执行。

        看着,已经粉尘满灰的太和殿,龙青苍怎么能不想起曾经金碧辉煌,号令万兽武林的龙皇争雄巅峰时刻,无限风光,傲宇天庭之巅。

        情不自禁的落下了眼泪,往日不堪回首,情头投手足,无数兄弟姊妹们血洒战场,泪别妻儿亲人,生死间,仅仅是一剑虹息之间。

        龙族败北,被人族妖兽魔鬼宗门屠杀,驱赶出地球,历史不堪回首,要不是七姊妹星云团阵法幻术,也许,龙凤凰族早就消逝在银河黑洞之中。

        “昂星双琴座!”龙青苍太清楚了,这是神话中美丽传说,是双琴座龙太子动用琴弦梦幻法术,将龙族救走三界,自成虚空宇宙世界。

        “有机会,一定可以探秘到那位远嫁昂星的龙凰公主的后裔,好好感谢一番。”

        龙青苍满脑子都是历史典故,还有无穷无尽的传说故事。

        “走吧!老爷,我们先回府休息,等明天再议梧桐府棘手事宜。”

        “好!”

        龙青苍渐渐从自我的思绪世界里,慢慢缓过来。

        “还好,不是最坏的状况,幸亏回来及时,要不然老大老二都要瘫痪在床上了。”

        “年龄不饶人啊!该隐退二线了!”已经年近70岁龙青苍,还在一线上拼命,真是第二个姜子牙出世,江湖不可一世!

        …

        /115/115110/31330005.html